姆明作者托芙·杨松在赫尔辛基的不寻常故事搬上银幕

我们采访了导演载达·伯格罗斯(Zaida Bergroth),她的电影向观众展现了托芙·扬松(Tove Jansson)新的一面。托芙·扬松是备受喜爱的芬兰作家兼画家,闻名世界的姆明故事正是诞生于她的笔下。

影片《托芙》(Tove,将于2020年10月2日在芬兰首映)的故事背景为战后的赫尔辛基,那时也是杨松的人生成型期。

托芙·扬松(1914–2001,阿尔玛·波伊斯蒂【Alma Pöysti】饰)因创造了“姆明一族”而蜚声国际,她笔下的角色同时受到了儿童和成人的喜爱。杨松的母语为瑞典语,除了写作姆明故事书并绘制插图,她的绘画、漫画连载、姆明系列以外的长篇和短篇小说等也都受到了很高的评价。(瑞典语是芬兰两种官方语言之一,《托芙》影片中的对白为瑞典语。)

杨松的父母都是艺术家——她的母亲是插图画家,父亲是雕塑家。杨松在赫尔辛基出生,曾在斯德哥尔摩、赫尔辛基和巴黎的顶尖艺术学府深造。

她十几岁时就出版了第一本故事书,之后做起了期刊插图师和政治漫画师的工作。杨松作为画家的艺术生涯同样很有成就。第一本姆明图书《姆明与大洪水》(The Moomins and the Great Flood)于1945年问世,影片《托芙》的故事正是从这时候开始讲述的。

自由和独立

A woman paints on a canvas on the floor of a large room with bookshelves in the background.

托芙·杨松(阿尔玛·波伊斯蒂)正在作画。这一幕是在真实的杨松工作室里拍摄的,工作室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至今仍保留着杨松离去时的样子。照片提供:Tommi Hynynen/Nordisk Film

上世纪四十年代,杨松曾经与哲学家、政客阿托斯·维塔宁(Atos Wirtanen,沙蒂·罗尼【Shanti Roney】饰)订婚,但很快就解除了婚约,后者据说就是姆明故事中的角色史力奇(Snufkin)的灵感来源。她也曾与已婚女戏剧导演维维卡·班德勒(Vivica Bandler,克里斯塔·科索宁【Krista Kosonen】饰)有过一段感情纠葛。杨松把她自己和班德勒放进了姆明故事中,那两个矮小的、一模一样的角色比斯兰与托斯兰(Thingumy and Bob)就是她们两人的象征。后来杨松邂逅了女平面设计师杜里吉·比埃蒂拉(Tuulikki Pietilä),后者成了她的终生伴侣,也是姆明故事角色迪琪(Too-Ticky)的原型。

编剧艾娃·普特罗(Eeva Putro)和亚诺·埃洛宁(Jarno Elonen)决定将《托芙》——第一部杨松传记故事片的故事年代设定在战后十年内。聚焦于这位艺术家比较不为人知的人生阶段,是吸引导演载达·伯格罗斯参与影片拍摄的原因之一。

“对托芙的这一人生阶段多数人可能一无所知,聚焦于这个阶段很重要。”伯格罗斯说,“托芙与……阿托斯·维塔宁的关系,她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以及她的绘画生涯与姆明作品的交叉影响,都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伯格罗斯说她“感觉到”与本片的主题之间存在“一种关联”,影片的主题是杨松“试图掌控自己的情感生活,在爱情和在艺术追求中争取自由和独立”。

艺术人生

A woman and a man wearing pointed party hats look at each other.

知识分子、议会议员阿托斯·维塔宁(左,沙蒂·罗尼饰)成了杨松生活中的一个重要人物。
照片提供:Sami Kuokkanen/Nordisk Film

“就托芙的绘画而言,我们在影片中描绘的这个时期是很有趣的。”伯格罗斯说,“我觉得我们重点关注的这个时期,即战后十年,或许并不是她作为画家的创作巅峰期。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促使我去探究原因究竟是什么。”

伯格罗斯出生于芬兰中部小镇基维耶尔维(Kivijärvi),她本人也是在艺术家家庭里长大的。她母亲是画家,伯格罗斯很年轻的时候就进入了艺术家圈子。

“我们的生活节奏是跟着我母亲的画展走的:先是一段时间的高密度创作,接着在开幕当天的晚上达到兴奋的高潮。”她说,“接待观众,卖画,一段时间的休整期,然后是下一个高密度创作阶段。”

他们经常举办派对。“除了视觉艺术,她的朋友圈子里还有作家、音乐家、导演和演员。”伯格罗斯说,“事实上,维维卡·班德勒本人就曾经参加过我们的派对。”

了解托芙

In an advertisement for the film, a woman dances.

导演载达·伯格罗斯是这样描述托芙·杨松的:“她真的很喜欢舞蹈,经常想跳舞。所以要记得多跳舞!”这幅电影海报里杨松的影子变成了姆明的剪影。
照片提供: Nordisk Film

作为导演,拍摄一部像杨松这样的国宝级人物的传记影片难度不小。制片人阿列克西·巴尔迪(Aleksi Bardy)最初找伯格罗斯接这个项目的时候,她“非常高兴得到了如此绝好的机会”,她说,“但是我又感到没有把握”。

她开始进行深入的研究:“与托芙的世界以及本片的主题之间建立一种密切的个人联系对我来说很重要。”她与制片人安德里亚·路透(Andrea Reuter)、摄影琳达·沃斯伯格(Linda Wassberg)、布景师凯瑟琳娜·尼奎斯特·埃恩罗斯(Catharina Nyqvist-Ehrnrooth)一起访问了杨松位于赫尔辛基的工作室。这间工作室有着高高的天花板和窗户。

“我读了鲍尔·威斯汀(Boel Westin)和图拉·卡亚莱宁(Tuula Karjalainen)写的传记。”伯格罗斯说,“我读了托芙写给友人、爱人和家人的信,还花了很多时间在国家电视台(Yle)的档案库里看关于托芙、维维卡·班德勒、阿托斯·维塔宁以及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赫尔辛基艺术领域的影像资料。”

轻快与沉重,以及幽默感

A woman sits in the middle, surrounded by Moomin characters.

托芙·杨松把自己画在了许多姆明角色的中间,其中包括史力奇(右侧戴帽者),据说这个角色的灵感来自于杨松的朋友阿托斯·维塔宁。
插图版权:Moomin Characters Ltd

通过研究杨松的绘画、壁画和图书作品,伯格罗斯对她的了解更深入了。“我看了许多纪录片。”她说,“我听了托芙自己最爱听的音乐。我们听取了托芙的侄女索菲亚·杨松(Sophia Jansson)对剧本的反馈。”

反思姆明系列作品的大获成功,伯格罗斯认为原因在于杨松的哲思。“我认为这种轻快、幽默感以及出人意料的沉重感,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吸引着成年和儿童读者。”她说。

在背景研究的基础上,“我感觉我们可以自由发挥,俏皮一点,创作我们自己的故事。”伯格罗斯说,“在任何类型的创作中,俏皮与欢乐对托芙都是很重要的。我也以此作为我自己的创作指针。”

撰稿:Tabatha Leggett,202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