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芙•杨松和姆明的故事

有关作家和艺术家托芙•杨松的职业生涯和世界知名的姆明形象的塑造。

阅读文章

第一本姆明故事书诞生的六十五年后,托芙•杨松(Tove Jansson)笔下的姆明形象已远远不仅仅是流行热门了,而已经成为了经典。

姆明人物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在1995年声称,”我们想让姆明成为象唐老鸭和阿斯泰利克斯一样有名的人物。”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日本拍摄的一部以姆明为主角的动画片系列在很多国家引起了一股姆明形象的热潮。

姆明的创始人托芙•杨松的家庭公司也开始加大市场推广,比如在日本销售印有姆明形象的午餐盒和筷子。日本人非常喜欢姆明。早在1972年,他们就拍摄了第一部有姆明形象的电视系列片 ,姆明图书在日本的销量已达到了一百万本。

姆明人物成了经典

杨松的侄女索非亚•杨松(Sophia Jansson)是公司董事会的主席和艺术总监。她认为,热潮这个词不是很确切,应该说姆明人物获得了经典的地位更为合适。”姆明已经伴随了三代人成长。这样,姆明人物也就成为了经典。”

3440-jansson2_b-jpg

艺术家家庭里的一名艺术家: 托芙•杨松在家中作画,1956年照片: 雷诺•罗毕能(Reino Loppinen)/杂志图片公司(Lehtikuva)

1954年,伦敦晚报开始刊登托芙•杨松,接着是她弟弟拉斯画的姆明系列漫画。这是姆明第一次在国际上获得成功。在鼎盛期,这一系列漫画在40多个国家的多种报刊上发表。芬兰西南部的一个小岛上还建了一个姆明世界,每年夏天都吸引了几千名儿童前来参观。

所有这一切都是从托芙•杨松的姆明插画故事书开始的。原著使用的是芬兰的两大官方语言之一 瑞典语。1945年至1977年之间,她一共出版了13本书,并被翻译成43种语言。姆明们在书中保持了最初的样子。他们遇到了灾难,经历了冒险,然后快乐地回到了理想的姆明山谷。那里的居民们很敏感,有耐心,有时也很调皮。

随着故事的发展,它们遇到了更加严酷的气候条件,试图适应种种不确定因素,思考有关友谊,独处和自由的问题。

姆明是如何诞生的

杨松的父母都是艺术家。他们在赫尔辛基的工作室和芬兰湾一个小岛的夏季别墅里度过的那种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成了日后姆明书中的背景。姆明形象第一次作为托芙•杨松的象征公开露面是在1930年末她画的反希特勒的漫画当中。不过,姆明的诞生却可以追溯到杨松家的夏季别墅户中。呃,事实上,是在户外厕所的墙上。

3440-jansson3_b-jpg

托芙•杨松戴着夏天的花环。由弟弟派•奥洛夫摄影。照片: 派•奥洛夫•杨松(P.O. Jansson)/姆明人物有限公司

后来,杨松对姆明的诞生曾经讲述过几个版本的故事。其中一个版本是1984年芬兰瑞典语报纸Ny Tid对她的采访,后来又于2008年用英语重新发表,还配上了姆明和世界末日连环漫画的原件(Tigertext):

她和弟弟派•奥洛夫(Per Olov)经常把他们的想法写在户外厕所的墙上。”以显得自己很深刻,” 杨松说。一天,派•奥洛夫在墙上写了一段哲学家的名言。 (在有的版本中,这位哲学家是康德,另一个版本中变成了叔本华,还有一个版本中是无名氏。) 托芙试图反驳他,”但是几乎没办法和他辩论。所以,我只好画了一个我能够想象出来的最丑的家伙。” 这就是姆明诞生的经过。

后来,姆明故事中又增添了其它成员,有姆明妈妈,姆明爸爸,通晓哲学的音乐流浪者史力奇, 滑稽自私却又易于受惊的史尼夫, 富有诱惑力的哥妮小姐,小小的淘气鬼米妮和可怕的格洛克,她每走一步就把周围的地都变成冰。

还有一些其它人物,名字也都一样有趣。比如海姆冷,菲利雍可,哈提发藤,迪琪,米莎贝尔,约克萨,搅拌棒, 忽泼, 麝鼠, 米宝,和神秘的住在洗手池下面的人。如果要知道详细内容的话,建议你去读一读姆明故事书。

“我并不希望象哲学家一般地思考,也不想教育我的读者们,主要是想用我的故事来自娱自乐。” 也是杰出的画家和诗人的杨松如是说。

作为作家,画家和插图家的托芙•杨松

  • 于1914年8月9日在赫尔辛基出生,2001年6月27日在赫尔辛基去世
  • 分别在以下城市学习绘画: 1930年至1933年,斯德哥尔摩; 1934年至1936年,赫尔辛基; 1938年,巴黎
  • 公共的艺术作品包括: 1947年为赫尔辛基市画的壁画, 1951年为考特加(Kotka)职业学校画的壁画,1952年为哈米那(Hamina)市政厅画的壁画,1954年为代乌瓦(Teuva)教堂画的圣坛,及1984年为波里(Pori)的幼儿园画的壁画。
  • 姆明故事书。第一本出版于1945年,被译成43种文字。
  • • 1976年获得芬兰艺术家(Pro Finlandia) 奖章,1966年获得安徒生奖章,1972年获得瑞典学院奖,1978年获托佩流斯(Topelius)奖,1963年,1971年和1982年分别获芬兰国家文学奖,1980年获赫尔辛基奖,1995年获得荣誉教授称号。

 

佩卡•塔勒卡(Pekka Tarkka)和彼得•马腾(Peter Marten)撰稿,2010年4月更新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