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明“妈妈”——托芙·杨松百年诞辰庆

托芙·杨松百年诞辰庆:杨松在艺术和文学领域有着多才多艺的表现,深受欢迎的姆明仅仅是她职业生涯的一个侧面。

阅读文章

2014年是托芙·杨松(Tove Jansson)100周年诞辰纪念。她那享誉国际的知名度是从撰写和绘制姆明冒险故事开始的。不过,她的贡献可远远不止这些。赫尔辛基阿黛浓美术馆内的一个大型展览着重勾勒了杨松在艺术领域的多样性。

托芙·杨松( 1914年-2001年 )的一生不同寻常,她至今仍是最受喜爱的芬兰艺术家和作家之一。她笔下的那些姆明形象深受读者们欢迎,虽然它们被称为troll(巨魔),却神奇地拥有人类的特征。这群好奇的生物具有小小的弱点和哲人般的思考,使得大人孩子皆为之倾倒。

在托芙·杨松的这幅未曾标注日期的早期作品局部图中,可以看到骑在马上的司那夫金(Snufkin)(左)和围着篝火的姆明一家(右边帐蓬旁)。点击图片,欣赏未经剪裁的版本。

在托芙·杨松的这幅未曾标注日期的早期作品局部图中,可以看到骑在马上的司那夫金(Snufkin)(左)和围着篝火的姆明一家(右边帐蓬旁)。点击图片,欣赏未经剪裁的版本。图:坦佩雷艺术博物馆, © Moomin Characters

姆明系列形象最早出现在小说中,然后进入了系列漫画,再后来又活跃在动画片中。杨松用自己的母语——瑞典语来撰写姆明故事。瑞典语也是芬兰的官方语言之一。从20世纪40年代一直到70年代,这些书籍横贯了她四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姆明丛书的第一本英译本出版于1951年,比芬兰语版本还早了几年。

Comet in Moominland(姆明谷的彗星)是第一本被翻译成最多种外语的姆明丛书。只要浏览一下目录,你就能体会到故事中那些惊心动魄的冒险,幽默滑稽的小把戏,哲人般的洞察力和迷人的角色塑造。

作者在章节描述中提到:姆明和史尼夫(Sniff)沿着一条神秘的路径来到大海;姆明从有毒的灌木丛中救出司诺克小姐(Snork Maiden);奇妙地穿越干枯的大海;一窝蚱蜢;一场咖啡派对。在本书目录中,作者用一种冷幽默的方式写道,最后一章说的是故事的结尾。本书的场景设置包括山洞、地下河、天文台和森林中的一场派对。

姆明书籍之外

托芙(左),她的伴侣杜丽吉也在同一张照片上。她们每年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芬兰南部的一个岛上度过。她的许多书籍中都出现过大海和群岛。

托芙(左),她的伴侣杜丽吉也在同一张照片上。她们每年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芬兰南部的一个岛上度过。她的许多书籍中都出现过大海和群岛。图:Per Olov Jansson/Moomin Characters

很多人不知道,杨松也曾为成年读者撰写小说和短篇故事。过去几年内,Sort Of Books将她的这些作品以设计美观的崭新英文版结集出版。其中一些作品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以英文版问世。

Fair Play(公平游戏)这本书的介绍前言中,阿里·史密斯(Ali Smith)写道,“杨松以一种不事张扬的方式,在为成年人撰写的作品中也采用了激进的写作形式和题材。” 杨松的文体明晰度“制造出神秘的透明度”,她的著作描述了在文学作品中“通常不被包括在内或是给予足够空间的人们”。

Fair Play 汇集了一系列以杨松和其伴侣杜丽吉(Tuulikki)的生活为原型的自传体故事。她们共同生活了40多年。由Sort of Books出版的其它一些杨松书籍还包括The Summer Book(夏之书)和Sculptor’s Daughter(雕塑家的女儿),这两本都被视为她的经典之作。

企鹅出版社(Penguin)将于2014年12月出版一本与杨松相关的书籍,这就是由图拉·卡亚莱宁(Tuula Karjalainen)撰写的新传记,名为 Tove Jansson: Work and Love(托芙·杨松:工作和爱情)

卡亚莱宁除了展示杨松作为作家和视觉艺术家的多才多艺的职业生涯,还描述了她在选择人生道路时的勇敢选择。她和一个男人同居而未曾结婚 ——在那个年代里是个足以引起流言蜚语的决定。她还与女性保持着亲密关系。在当时的赫尔辛基( 20世纪40和50年代),她的这些关系是公开的秘密,虽说这可能会让她坐牢或是进精神病院。

绘画,壁画和艺术圈

自画像“猞猁围脖”(1942年)的局部。点击图片,欣赏未经剪裁的版本。

自画像“猞猁围脖”(1942年)的局部。点击图片,欣赏未经剪裁的版本。图:芬兰国家美术馆/Yehia Eweis, © Tove Jansson Estate

不少姆明迷们不甚了解杨松的另一侧面,那就是她的绘画生涯。尽管姆明丛书以及成人读物最终获得了成功,但杨松自己还是认为绘画是她的一生中的主要职业。她职业生涯中有一个阶段是以为不少政府和公司建筑物绘制纪念壁画为生的。

卡亚莱宁说,杨松很晚才加入于20世纪50年代进入芬兰的抽象主义浪潮,虽然后来她也创作了不少这一流派的成功之作。在接受本文采访时,卡亚莱宁表明,杨松没有过早采用抽象派,因为无论在绘画还是文学方面,她都是“一个天生讲故事的人” 。

在20世纪中叶的赫尔辛基,艺术界远远谈不上思想开放。杨松所具备的讲故事的天赋,事业的成功和多才多艺似乎引发了某种程度的嫉妒。20世纪50年代的大部分时期,她都通过为英国的Evening News(晚报)撰写和绘制姆明漫画来养活自己,并从事其它艺术创作。 “在赫尔辛基和艺术家们见面之后, ” 卡亚莱宁说, “她得到了很多负面反馈。情况变得非常糟糕,以至于她不得不更改电话号码,因为她会接到那些指责她把灵魂出卖给商业化的电话。”

“我们如今很难想象这种情形,但当时的确是这样的。 ”

阿黛浓美术馆内的托芙·杨松大型展

2014年3月14日至9月7日,托芙·杨松的大型展览在赫尔辛基  阿黛浓美术馆   举办,其中汇集了她创作的油画、绘图、政治漫画,对了,甚至还有姆明的漫画、插图和小型塑像。新出版的杨松传记的作者——图拉·卡亚莱宁(见上文)负责这次展览的策划工作。

卡亚莱宁四方搜罗私人收藏家手中的杨松油画,给博物馆观众带来一次欣赏这些作品的罕有机会。阿黛浓的展览内容包括杨松20世纪30年代鲜为人知的作品,20世纪60年代的抽象派绘画,以及跨度为五十年的迷人的自画像系列。

彼得·马腾撰写,2014年3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