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辛基奥林匹克体育场整饬一新迎接新纪元

奥林匹克体育场经过了历时四年的全面翻修之后,终于以新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功能主义建筑风格与设计被精心保存了下来,并增设了21世纪的技术和设施(参见下文中的照片)。

这座芬兰最大、设施最精良的体育场由建筑师禹乐约·林德格伦(Yrjö Lindegren)和托依沃·严蒂(Toivo Jäntti)设计,于1938年建成,原计划用作1940年奥运会的主体育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得芬兰不得不等到1952年才终于主办了奥林匹克运动会。

2020年8月,奥林匹克体育场综合翻修工程竣工后投入使用,然而全球疫情的爆发意味着这座体育场重开之后举办的首场比赛只允许出售1400张门票。首都地区的两支球队HJK和PK-35在8月19日迎来芬兰顶级女足赛事全国联赛德比战。9月3日,芬兰国家队与威尔士队在奥林匹克体育场内进行了一场现场零观众的国际男子足球比赛。

“原定于2020年举办的赛事只是推迟了,并没有取消。”奥林匹克体育场赛事专员埃西·布伊斯托宁(Essi Puistonen)表示,“我们仍旧可以利用这些设施举办相对较小规模的活动。例如2020赫尔辛基设计周就选择了奥林匹克体育场作为主展览场地。”包裹在脚手架之中、被挖土机占领了将近五年之后,这座英伟的赫尔辛基历史地标及72米高的瞭望塔再度亮相,为举办大型体育赛事和娱乐活动做好了准备。

芬兰对本国的建筑艺术遗产十分自豪,一切翻新工程全都是遵照芬兰文物局关于保存具有特殊历史意义的建筑物原有特色的规定进行的。特别是在安全和技术标准方面,奥林匹克体育场需要大范围的改进,而这些都在不影响其独有特色的前提下做到了。体育场建筑内还设有芬兰体育博物馆,将于2020年10月重新开放,此外还开设了一间简餐餐厅。

撰稿:Tim Bird,2020年9月

体育场的内景与外观

体育场外观,显示出顶棚的轮廓,其中有台阶状逐级上升的部分。

主看台上空的旧顶棚被保留了下来,而体育场内其余几乎所有座席上方都由新的木质顶棚提供遮盖。顶棚设计是两家芬兰建筑师事务所K2S和NRT与瑞典的White Arkitekten和荷兰的Wessel de Jong建筑师行合作的结晶。 摄影:Tim Bird

体育场内景,显示出绿茵、观众席上方的顶棚,以及顶棚边缘露出的天空。

赫尔辛基奥林匹克体育场精致的正立面。体育场距离市中心两公里,在全面翻修后保存了原貌特色,改进的部分包括举办大型体育赛事和音乐会活动时的人群安全和通行等设施。 摄影:Tim Bird

一尊跑步者的塑像矗立在体育场前的基座上,一名跑步者刚好从旁边跑过。

“飞翔的芬兰人”帕沃·鲁米(Paavo Nurmi,1897–1973)的塑像仍然矗立在体育场的入口处。鲁米曾经在奥运会上获得过九枚金牌和三枚银牌,在中长跑项目中创造了多项世界纪录。他在这座体育场点燃了1952年奥运会的圣火。 摄影:Tim Bird

一名骑行者在平滑的新自行车道上骑着自行车经过体育场。

体育场的通道和环境的升级改进包括新建的自行车道,这是赫尔辛基成为全世界功能最先进城市战略的组成部分。 摄影:Tim Bird

奥林匹克体育场顶棚曲线的边缘露出瞭望塔的一部分。

72米高的瞭望塔耸立在体育场的西南角。想参观瞭望塔的游客可以在体育场官网订票。 摄影:Tim Bird

赫尔辛基全景:一个海湾、一列经过的火车、一座郁郁葱葱的公园,以及教堂的塔楼。

从体育场瞭望塔上可以眺望芬兰首都最佳全景之一 ——甚至可以将“之一”这个词去掉。从这个观景平台上能看到的其他地标有:乌斯本斯基东正教大教堂(Uspenski Orthodox Cathedral,左)和路德大教堂(Lutheran Cathedral,右)。 摄影:Tim Bird

体育场内正在进行女足比赛,球员在绿茵场上奔跑。

在2020年8月19日芬兰全国女足联赛的比赛上,PK-35队的阿妮塔·阿布(Anita Abu,红衣)正在突破HJK队的防线。这是翻修后重新开放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内举行的首场比赛。(最后结果:HJK队获胜,2:0。) 摄影:Vesa Moilanen/Lehtikuva

两块石块陈列在墙上的一块展示板上。

来自古代罗马和雅典体育场的文物,象征着对古老的奥林匹克传统的传承。 摄影:Tim Bird

冠亚季军三级领奖台矗立在跑道边上。

体育馆在所有细节上完好地保存了功能主义风格——甚至包括领奖台。 摄影:Tim Bird

金属栏杆又长又细的阴影投射到白色空间内。

明亮的白色背景上黑色的阴影十分醒目,表现出典雅的功能主义主题。 摄影:Tim Bird

一排屏幕,每个屏幕都安装在一根柱子上。

电子检票机可以加快体育场的观众进场速度,缩短排队的长度。其他翻新项目还包括升级换代的餐饮和服务亭,以及把卫生间数量从248间增加到了600间。 摄影:Tim Bird

室内笔直的跑道。

供参赛选手和体育俱乐部使用的热身和室内训练设施得到了改进,室内装饰也恢复了往日的质朴风格。 摄影:Tim Bird

在一段室内跑道旁边,墙上的芬兰语字幕显示“快到了”。

标识显示“快到了”:一段地下跑步隧道复制了户外体育场跑道的样子,这是体育场2万平方米地下设施的一部分。 摄影:Tim Bird

在一场国际男子足球比赛中,一名球员在控球,对方一名球员企图拦截他。

2020年9月3日在奥林匹克体育场举行的欧洲国家联赛一场现场零观众的比赛上,芬兰队的格伦·卡马拉(Glen Kamara,6号)正在护球,防止威尔士队的乔·莫雷尔(Joe Morrell,18号)的抢夺。(威尔士队最后以1:0获胜。) 摄影:Markku Ulander/Lehtikuva

室内体育场的地板上画着不同颜色的线条,可供不同的运动项目之用。

先进的室内体育设施为业余爱好者和专业运动员提供了全新的训练机会。 摄影:Tim Bird

背景中有成排的体育场座椅,前景是足球场的绿茵。

根据芬兰文物局的要求,原主看台的外观被保存了下来。 摄影:Tim Bird

宽阔的走道上,两座阶梯从一侧拾级而上。

洁白的结构和阶梯凸显了体育场独特的历史特色。 摄影:Tim Bird

赫尔辛基全景,可以看到一个海湾,以及一座屋顶呈波浪形的大型图书馆建筑。

从20世纪三十年代的功能主义到21世纪的现代主义:在瞭望塔上看到的景观中包含赫尔辛基新建的别具一格的“颂歌”(Oodi)中央图书馆。 摄影:Tim Bird

细细的高塔拔地而起,伸向蓝色的天空。

奥林匹克体育场瞭望塔上的五环标志是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的纪念。 摄影:Tim Bi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