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滑板来这里:芬兰建筑师打造具有雕塑感的滑板公园

童年时玩滑板的热情,让来自赫尔辛基的亚内·萨里奥(Janne Saario)成了职业滑板运动员。后来,他又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专注于因地制宜设计滑板公园的建筑师之一,他将这些场所设计成高质量的城市空间,让滑板玩家得以依地形之便,流畅地滑行。

阅读文章

六岁的时候,萨里奥的爸爸用一块胶合板加四个办公椅的滑轮替他制作了一块滑板,他就这样学会了滑板。

“这是有点难度的,因为轮子会360度旋转。”彦尼笑着回忆道,“但是我就这么学会了。我猜父亲当时觉得这不过又是热那么一阵的事情,就像当初的溜溜球一样。不过他后来还是买了一块滑板送给我。”

事实证明,滑板绝不是转瞬即逝的风潮而已。赫尔辛基的街道、庭院,以及其他公共空间都变成了萨里奥少年时代炫技的舞台,滑行、碾磨、踢翻等动作日益精进。读高中时美国Element Skateboards公司发现了他的天赋,邀请他加入公司的欧洲职业队。从此他成了职业滑板选手,周游世界比赛。

他还对包括环境艺术在内的建筑和艺术产生了兴趣。如今,萨里奥已经是一名获得认证的景观设计师,也是全球滑板公园设计领域内的重要人物之一。芬兰、瑞典、荷兰等国家有35座滑板公园出自他的手笔。

激情不减

这个位于芬兰南部城市卡勒亚(Karjaa)的滑板公园是亚内·萨里奥设计的。请看在滑板公园内拍摄的短片。

“我认为滑板公园的设计师在做设计之前,至少需要八年的滑板经验。”萨里奥说。他现在已经三十出头,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

他至今仍然在玩滑板。萨里奥之所以从事这一行,除了对滑板的热爱,还出于将城市空间变成公园、以便“年轻人可以有地方表达自我”的动机。专门为年轻人设计的城市空间实在不是很多。

“青少年喜欢三两结伴出来玩,所以社交功能是滑板公园至关重要的方面。”他说,“当了家长,也让我更多地要为后代着想。”

滚动的激越芭蕾

请看萨里奥的“街头单元”系列可移动滑板公园元件的制作过程,以及这些元件被安装到赫尔辛基的冰球馆(Ice Hall)之后玩家玩滑板的视频。

萨里奥设计的滑板公园融入了概念化思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创造出“可以玩滑板的雕塑”。他将滑板形容为“激越的芭蕾”。

萨里奥现在每年要做十来个项目。他最近在尝试的“街头单元”(Street Unit)由一系列可以移动的元件和障碍物构成,在需要的时候很容易搭建成为滑板公园。“滑板空间也可以是季节性的或临时的。”萨里奥说。这些单元用钢材制成,可以承受得住专业玩家和严酷天气的考验。

他在挪威有一个滑板公园项目正在施工中。同时他在美国印第安纳州哥伦布市还有一个项目,芬兰建筑师埃利尔·萨里宁(Eliel Saarinen)和埃罗·萨里宁(Eero Saarinen)父子二人为这座城市设计了许多建筑,其中有几座已经成为美国的“国家历史性地标”(National Historic Landmark)建筑。

“我猜想他们大概就是喜欢芬兰建筑师吧。”萨里奥说道。

来自微型城市的声音

费利克斯·菲林和奥乐·美维斯在微型城市玩累了,坐在边上休息一会儿。微型城市是赫尔辛基市内的一座滑板公园,由各种街头元素、绿化带和一座保持了原生态造型的游泳池构成。
照片提供:Hernan Patiño

“微型城市”(Micropolis)位于赫尔辛基的蝶略区(Töölö),可以说是萨里奥滑板公园的范例。微型城市于2006年建成,由各种街头元素、绿化带和一座保持了原生态造型的游泳池构成。萨里奥的设计还保留了所有原有的树木。草坪走廊从滑板场穿过,中央公园里的野兔仍能自由出没。

来自德国的交换生奥乐·美维斯(Ole Meiwes)是通过“滑板地图”(Skatemap)发现微型城市的。这是一种用来定位欧洲范围内的滑板公园的应用程序。

“这座公园很棒,因为这里有足够大的腾挪空间。”美维斯说道,“几乎可以尝试任何技巧。”他本人是一名园丁,非常欣赏萨里奥的设计。“造这样一座公园有多难我是知道的。而且这里还很漂亮,因为有周围的这些树和绿化。”

费利克斯·菲林(Felix Fiilin)几乎每天都来微型城市,不是滑着滑板就是骑着电动车。“这里离我上班的地方很近,所以下班后来这里很方便。”他说。

菲林认为,玩滑板所包含的社交元素与一座好的滑板公园同样重要。“要是没人和我一起玩,我大概就不会来了。”他表示。

菲林是在被公认为滑板圣城的巴塞罗那学的滑板。“在巴塞罗那玩滑板更轻松,因为那里的天气比芬兰好。”他说,“但我仍然觉得芬兰还需要建设更多的滑板公园。”

撰稿:Carina Chela,2018年1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