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世界体坛明星的芬兰名医

芬兰在运动医学领域声誉卓著,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一个人:世界各地的许多知名顶尖运动员都曾经寻求过芬兰名医萨卡里·奥拉瓦(Sakari Orava)的帮助。

阅读文章

足球明星奥斯曼·登贝莱、大卫·贝克汉姆、迪迪埃·德尚、长跑健将格布雷希拉西耶、短跑女皇玛莲·奥蒂……这些仅仅是奥拉瓦曾经医治过的运动健将当中的几例而已。

就在不久前,洛杉矶一名铁人三项选手专程飞到芬兰,在西南部城市图尔库(Turku)接受外科手术。他受腘绳肌腱伤病的困扰已经多时,在美国做的三次手术均不成功。

芬兰之行终于让他痊愈了。不过医疗费用却没有及时付清,因为美国保险公司没搞清楚诊所的地址在哪里。这次手术的主刀医师正是奥拉瓦。回忆起这件事他笑道:“他们一查世界地图,发现图尔库靠俄罗斯很近,于是就以为我们属于俄罗斯。”

手术费最后总算是收到了,不过这种荒诞的误会恰恰反映出现代运动医学领域的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现实:明星运动员全球粉丝无数,而替他们实施治疗的明星医生的名字却很少有人知道。

职业生涯手术25000例

埃塞俄比亚长跑名将格布雷希拉西耶在2006年柏林马拉松赛上夺魁后举国旗庆祝。若干年后,他请芬兰名医萨卡里·奥拉瓦为自己做跟腱手术。
照片提供:Fabrizio Bensch/Reuters/Lehtikuva

同样的,图尔库这座城市也鲜为人知,尽管这里的大教堂已有600年的历史,而且曾经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充当着芬兰首都的角色。不过,稍有一点名气的运动员,没有一个不知道奥拉瓦的。常有运动健将前来图尔库求医,请奥拉瓦“修理”他们身上的“故障零件”。

奥拉瓦是世界运动医学领域顶尖的外科医生之一,在其职业生涯中做过的手术超过25000例。他曾经担任过四届夏季奥运会芬兰国家队的队医,还是曾在芬兰国家田径队服役32年的老队医。

各种出版物曾经不止一次将他比作运动医学界的“豪斯医生”(同名美剧的主人公),因为他总是诊断迅速,而且总能解决其他同行没能察觉到的问题。他似乎专爱挑长期悬而未决的疑难案例下手,结果手到病除,每每令他的同事们啧啧称奇。然而这位温和谦逊的医生却一点“名医”的架子都没有。

尽管如此,西班牙奥运障碍长跑选手玛塔·多明戈斯(Marta Dominguez)仍用“como dios”形容奥拉瓦本人和他的医术,意思是“神一般的存在”。2010年奥拉瓦在图尔库治好了大卫·贝克汉姆撕裂的跟腱,这位足球界的万人迷立即在社交媒体上对奥拉瓦大加赞赏,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中东地区的亲王酋长们纷纷慕名而来。同样在2010年,塞尔维亚派私人专机把奥拉瓦接来,请他医治时任塞尔维亚总统的鲍里斯·塔迪奇的跟腱,那还是他多年以前玩街头篮球时留下的老伤。

成就斐然

曾经请萨卡里·奥拉瓦诊疗膝伤的萨库·考伊乌,在二十一世纪初连续担任蒙特利尔加拿大人队队长十余年。这是2009年斯坦利杯季后赛上对阵波士顿棕熊队时他在带球突进。
照片提供:Elsa Garrison/Getty Images/AFP/Lehtikuva

经奥拉瓦医治之后重返赛场的国际体育明星数不胜数,以至于他一人的成就足以让芬兰成为世界运动医学强国之一。“我并不是唯一有外国病人上门的医生。”奥拉瓦说道。“我们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就形成了这样的传统。”

奥拉瓦1945年夏出生在芬兰西海岸小镇科科拉(Kokkola)。他曾经当过少年拳击冠军,也是柔道爱好者。考入奥卢大学医学院后,他把对体育的热情带入到了医学学习中,并且在芬兰全民热爱体育运动的氛围中找到了专业从事运动医学的机遇。

在芬兰冰球选手进入美国国家冰球联盟(NHL)并崭露头角的年代,联盟各支球队很快就发现了一个人才:有这么一位年轻的芬兰医生,能讲瑞典语、英语、德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各个俱乐部花再多钱、用再“高科技”的手段都解决不了的伤病问题,他却能手到病除。

后来,芬兰冰球明星、刚好也来自图尔库的萨库·考伊乌(Saku Koivu)从美国飞回故乡,请奥拉瓦诊治他的膝盖。考伊乌当时在蒙特利尔加拿大人队效力,队医一筹莫展。奥拉瓦却成功诊断并治好了考伊乌的膝盖。

奥拉瓦在事业巅峰时曾经把诊所开到了罗马和巴塞罗那,不过如今年逾古稀,他已经不再离开自己的第二故乡图尔库接诊病人了。他不止一次想过退休,但同事们一再挽留,因为他们不但需要他的高见,而且需要他那双妙手。

谦和与纪念

萨卡里·奥拉瓦展示他收到的一些病人表示感谢的纪念品。
照片提供:Heikki Saukkomaa/Lehtikuva

在他办公室陈列架上的各种荣誉证明中,有一枚皇家马德里足球队的队医们赠送给他的欧洲冠军联赛金牌。其他纪念品还包括一幅松鼠的画,是一位上年纪的病人赠送给他的,因为“奥拉瓦”在芬兰语里的意思是“松鼠”。这位病人一开始还担心奥拉瓦不喜欢这件礼物,没想到奥拉瓦对这幅画的珍视不亚于欧冠金牌。

性格一贯谦和的奥拉瓦,对芬兰未获得应有的运动医学圣地的地位,有时竟也忿忿不平。上面讲到的那个洛杉矶铁人三项运动员的故事就是一个例子。他在与美国医生的切磋时也常常能感受到这一点。

“他们对我说,假如你是美国人,【在美国】作出了这么多的医学发明,你早就是个名人、或成为富豪了。”奥拉瓦说。“但是我们不在乎那些。打电话来的人都说:‘我【在自己国内】到处求医,就是没人能给我做手术。我能来芬兰吗?’”

于是,全世界的人都来了。

撰稿:Michael Hunt,2018年2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