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运动中的平等在芬兰受到关注

在体育界,平等近来越来越受关注。热议的话题包括国家男女队的平等薪酬,职业体育接受性少数群体和残疾运动员等。

阅读文章

在残疾人奥运会上,身体残疾的运动员相对受到更多的瞩目。关于智力残障运动员的报道没有那么多,不过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为这些运动员提供了一个国际舞台。

芬兰是高度重视平等的国家。2005年,芬兰的PuHu Juniorit成为第一家组建智力残障运动员球队的篮球俱乐部。一个小男孩看了他表哥的比赛后,提出了为什么他不能同样打篮球的疑问。

“于是我们开始思考,为什么不呢?”比乐约·佩利卡(Pirjo Pellikka)教练说,“这项活动之所以兴起,就是因为的确有建立这样的球队的需要。”

他们将其称之为“联合篮球”,佩利卡教练成了积极推动的人士之一。在联合运动中,残障运动员与非残障的伙伴运动员一同训练。据芬兰残障人士体育协会介绍,在篮球、帆船、排球、保龄球、福乐球(室内曲棍球)和骑马等项目中都已经有了联合运动。

人人都能享有的爱好

在PuHu Juniorit 俱乐部联合球队——红队的训练中,球员一跃而起。
摄影:“这就是芬兰”

今天,芬兰各地已有15家篮球俱乐部组建了联合球队,加入的球员总人数将近400人。联合球队是怎样比赛的呢?每支球队同时上场的五名球员中有三名残障运动员和两名伙伴球员。伙伴球员不能主动寻求得分,但当队友传出好球时他们得分是被允许的。

在最近一次PuHu Juniorit俱乐部在万塔(位于赫尔辛基以北)主场的联合球队训练中,球员们分享了他们关于篮球、平等以及身为球队一员的感受。

“我们在球场上不是辅助角色。”洛塔·阿尔托宁(Lotta Aaltonen)说。她是一名伙伴球员,PuHu Juniorit俱乐部的联合球队——红队的队长。“我们是平等的球员成员,和其他所有人一样。”

阿尔托宁自己的篮球生涯已经有将近三十年了。她曾经在芬兰顶级篮球联赛的多支球队中效力,还曾是芬兰国家队队员。

对于联合篮球,阿尔托宁表示她“一见钟情”。她觉得这支球队有一种非常积极、相互支持的氛围。“联合运动让有着不同背景的人们聚到了一起。”她说,“它拓展了我对篮球以及对人生的认识。”

团队合作精神与幽默感

训练也是与朋友一起开心的好机会,团队精神无处不在。
摄影:“这就是芬兰”

这支球队的另一位队长——残障运动员戴穆·萨尔蒙阿霍(Teemu Salmenaho)也是篮球场上的老将了。他有15年的经验,非常热爱这项运动和他的球队。他每周三次分别朝三个方向分别驱车一小时,为的就是参加训练。

“我觉得篮球作为一项爱好,最棒的就在于球队良好的精神状态和幽默感。” 萨尔蒙阿霍表示。

当我问他自己最珍视的一段篮球记忆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2015年洛杉矶特殊奥林匹克世界杯赛。我们参加了第二分区的比赛,得到了第四名。”

芬兰的联合球队参加国际比赛和取得名次已经不是新闻了。在2019年阿布扎比特奥会上,芬兰篮球女队以一场未输的战绩赢得了冠军。

获胜不重要,怎样比赛最重要

联合篮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人享受一同比赛的乐趣。
摄影:“这就是芬兰”

尽管胜利总是甜蜜的,但荣耀并非联合运动的决定性因素。“虽然我们打比赛很认真,但我们不是以‘不惜代价夺取胜利’的态度去比赛的。”阿尔托宁说,“最重要的是人人乐在其中,享受一同比赛的过程。”

除了篮球,他们还交流一些技巧,如怎样成为团队中的一员,残障运动员怎样养成良好的饮食和睡眠习惯等。“我并不介意自己时不时温故而知新。”阿尔托宁微笑道。

佩利卡在职业生涯中与残障运动员合作了许多年,他也看到了联合篮球带给残障运动员的诸多价值。

“我在工作中注意到,不幸的是,残障人士真正的朋友往往不多。”佩利卡说,“看到我们的队员在平时和在训练中都能玩到一起,让人非常高兴。这支球队的精神就是我们真正相互关心、相互支持。”

 

撰稿:Alissa Juote,2019年11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