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社会重视与家人共度的时间以及包容性

芬兰人对母亲节和父亲节的重视可能反映了一些超越节日本身的东西。它也许表明了芬兰作为一个社会看待和支持父母及家庭的方式。

芬兰人往往对母亲节和父亲节相当重视。或者说,他们往往对庆祝这两个节日相当重视。尽管这两个节日是以父母来命名的,但它们是全家人的节日。

大多数有孩子的家庭,以及许多孩子已经长大成年的家庭都会安排好日程,以便在母亲节(芬兰母亲节为5月的第二个周日)和父亲节(11月的第二个周日)做一些特别的事情。如果你向一个朋友建议在这两个日子里聚会,他们可能会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言下之意是,你真的早就该明白了。(注:文章中的一些网页链接是英文的。)

以小见大

A woman and a baby are pointing at tree leaves beside a forest path.

一位母亲和一个孩子在坦佩雷附近的诺基亚镇(是的,就是那个诺基亚)探索马蒂亚兰哈尔尤(Maatialanharju)自然小径。摄影:Laura Vanzo/Visit Tampere

芬兰社会对家庭的态度在一年中的其他日子里也是显而易见的。

阿努·帕尔塔宁(Anu Partanen)是一名芬兰记者,曾在纽约生活了十年,之后她与美国丈夫和孩子一起搬回了芬兰。在《The Nordic Theory of Everything》(北欧万物论)一书中,她研究了在美国和北欧国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医疗保健、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教育和养育孩子。

她提到了北欧社会的一些方面,这些方面也有助于我们理解芬兰对待父母和家庭的方式。在名为 “真正的家庭价值观:强大的个人组成美好的团队”一章中,帕尔塔宁提到了北欧国家中幼童的父母获得的许多福利。在芬兰,这些福利包括充裕的带补贴育儿假、负担得起的日托服务,以及装满了衣服和其他新生儿所需物品的新生儿大礼包(被昵称为“宝宝盒”)。

帕尔塔宁指出,这种福利给予父母和家庭更多的独立自主性。虽然养育子女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但育儿假和日托服务的提供给了父母更多的灵活性,使他们能够以一种可控的、充实的方式安排自己的生活、家庭和事业。也许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在孩子们成长的最初几个月和几年里花更多的时间与他们在一起,而不会受到难以承受的经济打击或从职业阶梯上跌落。

这些福利并不是免费的——芬兰人经常提到他们已经以税收的形式支付了这些福利(在另一篇文章中,“这就是芬兰”询问了纳税是否让芬兰人感到幸福)。随着时间的推移,该体系已经发生了变化,下一次更新将在2022年进行,届时将再增加几个月的育儿假;术语将更为性别中立;并增加对各种家庭组合的包容性——关于这一点,我们稍后再详细解释。

适应家庭生活

这个动画显示了计划于2022年对育儿假制度进行的改革(视频为英文)。视频提供:Ministry of Social Affairs and Health

我们与几位有小孩的家长交谈,以了解芬兰的家庭如何安排他们的育儿假,以及这种福利如何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变化。(我们用“育儿假”来涵盖各种类别的假期。更多信息将在文章末尾的方框内展示。)

安-玛丽(Ann-Mari)和雅各(Jaakko)是一对30多岁的夫妇,住在赫尔辛基。他们有一个男孩,在本文撰稿时已经两岁多了。“很早的时候,当我还在怀孕时,我们就讨论了一些事情,雅各说他想分享育儿假。”安-玛丽回忆说。

产假在预产期前一个月或更早开始。儿子出生后的头两个星期,父母双方都在休假。”从事建筑修复工作的雅各说,“我们能够一起在几周内分享那段奇妙的时光,这真的很棒。”

之后,安·玛丽在家里呆了将近九个月。然后他们交换了位置,雅各负责照顾儿子,而安·玛丽则回到出版业从事原职。雅各说:“当时的想法是,孩子会习惯父母双方都在身边。”

当他的育儿假结束后,他选择持续几个月每天工作6小时。这种选择适用于有三岁以下孩子的家庭,被称为弹性育儿。这给了雅各回旋的余地,帮助儿子在一岁生日后一个月过渡到上日托班。

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的雇主都很宽容——法律要求雇主在不影响雇员职位的情况下给予其假期。孩子们从中受益了,他们的家庭和整个社会也随之受益了。

与双胞胎有关的操作

A man walks a bicycle that has a trailer with two toddlers sitting in it.

双胞胎的父母可以获得相当长的额外育儿假。
摄影:Riitta Supperi/Finland Image Bank

阿塞达斯(Aseidas,)是一个来自美国的移民,有一对两岁的双胞胎儿子。他娶了个芬兰人,在一家芬兰公司担任技术建筑师。他没有得到芬兰社会系统中的育儿假,因为他在孩子出生前不久才搬到芬兰,因此不符合条件。幸运的是,他当时任职的国际公司给了他三个月的假期。

“家里有对双胞胎就稍稍更具挑战性。”他显然是轻描淡写提了一句,因为在背景中,男孩们正欢快地把食物洒在地板上。“父母双方都得同时下班。”

像所有芬兰家庭一样,他们家领取儿童补贴(每个17岁以下的孩子每月约100欧元),双胞胎从18个月大开始就去离家很近的幼儿园。阿塞达斯的妻子休了育儿假。对于有双胞胎的家庭,育儿假比通常的要长十周。在离职一年多后,她回到了在非政府组织的原工作岗位。

后来,他能够采取弹性育儿时间,并在四个月内每周只工作80%的时间。他打算在孩子们满两岁半的时候再次这样做,并实施六个月。他说:“芬兰的制度照顾到你和孩子,并至少保障你最低限度的需要。”

寻找时间

A mother and child sit on a park bench in the sun.

育儿假使家庭能够增加共同度过的高质量时间。
摄影:Heli Sorjonen/Finland Image Bank

薇尔比(Virpi)和阿基(Aki)有个两岁的女儿,他们住在离赫尔辛基市中心约10公里的一个街区。两人都从事与医疗保健相关的工作。“当孩子出生时,我正好暂时失业,”阿基说,“所以我在家里呆了一个月,然后回到了工作岗位,但我后来休了育儿假。”

薇尔比休了九个月的假,当她回到工作岗位时,阿基就休了几个月的假。假期结束后,他又在家里陪了女儿几个月,在此期间,他领取了一小笔家庭育儿的补贴。

出于一些实际的考虑,阿基这一阶段留在家里更为合理。薇尔比正在完成研究生的学习,这些课程与她的工作有部分结合,而且她的工资也比阿基高。

女儿长到18个月大时开始上托儿所。当时,薇尔比和阿基都在三个月内每周工作80%的时间,以便使全家更顺利地过渡到日托的日常节奏。

总在变化

A baby sits on the floor at a museum.

让你的孩子对阅读产生兴趣永远不嫌太早,但我们不确定这个孩子是否知道他们在坦佩雷的芬兰文学博物馆里。
摄影:Laura Vanzo/Visit Tampere

几十年来,芬兰的福利制度与时俱进,允许父亲们享受越来越长的育儿假。另一项重大改革将于2022年8月实施(请见下面的方框和上面的视频)。

新的改革增加了假期的数量,并修改了术语,使用“父母的”(parental)一词来代替“产妇/母亲的”和“父亲的”。它还平衡了分配给父母双方的时间。这些变化鼓励所有父母的平等和包容,无关乎性别,并跟上了人们对家庭的看法和定义的改变。

但是,作为芬兰家庭的重要日子——母亲节和父亲节呢?它们真的平等吗?

让我们来看看可能影响你回答的外部因素吧。这里是一些统计数字:在5月的母亲节,赫尔辛基的日照时间通常超过16小时,该月的平均最高温度为14摄氏度。而11月的父亲节,通常日照时间刚刚超过7小时,平均最高温度只有4摄氏度。

你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自己的判断,但我们相信我们可能已经找到了作为父母,无论多少福利都无法影响的那一面。

福利的复兴

在育儿福利制度的大部分沿革历史中,母亲都能比父亲享受更长的育儿假。1917年,也就是芬兰独立的同一年通过了一项法规,规定了至少4周的产假。其长度逐渐增加,并在20世纪60年代增加了补贴,但直到1982年才开始实行父母双方都可以使用的育儿假。

从那时起,该制度经历了多次更新。新的修订定于2022年8月实施——假期总量增加,并在伴侣之间平均分配(除了产妇在预产期前有几周怀孕假)。

假期的总天数更长——约14个月,而非之前的约12个月。术语更具包容性和性别中立性——不再有产假或陪产假,只有育儿假。领养孩子的家庭、单亲家庭和多亲家庭也获得相同长度的假期,由父母共享。所有家庭的孩子都能平等地享受与其父母在一起的时间。

2022年8月之前:

产假, 共约4个月(在预产期前5-8周开始)
陪产假,共约9个星期(其中3周可能与产假重合)
育儿假,共约6个月(父母可根据自己的意愿分配假期)
总计:超过12个月

2022年8月开始(计划):

产妇的孕期假期, 共约6.5周(从预产期临近开始)
育儿假, 父母双方各约6.5个月(其中一方可以将10.5周的假期转给另一方;领养家庭、单亲家庭和多亲家庭的育儿假总数相同,约13个月)。
总计:超过14个月
(产假、陪产假、育儿假或怀孕假的补贴基于但不等于父母的工资,并且有一定的上限)。

其他:

弹性育儿假(孩子不满三岁期间,父母可以工作80%的时间或更少,并获得补贴)
家庭育儿假(父母任何一方可以全职在家照顾不到三岁的孩子,并获得补贴,但该补贴通常比育儿假补贴少得多)

“这就是芬兰”编辑部,2021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