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与感受:纳税让芬兰人感到幸福吗?

说到芬兰和纳税,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芬兰人对纳税怎么看?事实数据是怎么说的?芬兰人的纳税换来了什么?

阅读文章

在意识形态的谱系上,其他国家的政客总是将芬兰和其他北欧国家或奉为“就应该像这样”的典范,或当作“千万别像这样”的反面教材。

这些政客总喜欢拿税赋说事。聆听这些演讲的听众不一定有机会亲自到访芬兰,或面对面与现实中的芬兰人讨论税赋的问题。

最好从数字开始。假定有这么一位30岁的赫尔辛基居民——姑且给她起名字叫“安妮卡”——月薪3000欧元,不高不低。这笔薪酬的17%她要缴所得税,按7.15%缴养老金,按1.25%缴失业保险金。这样手里还剩下2238欧元。【就在本文写作时芬兰税务局审阅了这些税率。文末我们提供了数据来源的链接。】

这是一种累进制税率体系,你的收入水平决定了你的税率。假如安妮卡的月薪提高66%,也就是每月5000欧元,那么她的所得税率就将提高8.5个百分点,提高到25.5%。其他一些因素——如你所在地的地方政府,或你的通勤交通支出,也可能影响到你的税率或能否享受抵扣减免政策。

对纳税的态度

A happy family of three waiting for their food in a restaurantg

在芬兰城市坦佩雷,一家人去餐馆吃饭;账单中会包含14%的增值税。
摄影:Laura Vanzo/Visit Tampere

在3000欧元月薪的基础上,安妮卡的雇主每月还要为她支付约600欧元的社会保险金,包括养老金、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金,以及与具体工作岗位有关的意外事故保险。

在安妮卡购买的许多商品中包含了一种销售税,即增值税(简称VAT),税率为10%、14%或24%。安妮卡就这样为芬兰的总体税收收入贡献了自己的份额。2019年芬兰的总税收收入在700亿欧元左右(芬兰总人口550万人)。

安妮卡和其他芬兰人对纳税的想法是怎样的呢?

别以为芬兰人都会乐呵呵地交税。芬兰人毕竟也是人,不过他们常常会从哲学高度提醒你:各种各样公共服务是因为税收才得以实现的。

例如,芬兰的医疗保险全民覆盖,在《全球疾病负担》(Global Burden of Disease)研究中被评为全世界最好的、最平等的医保体系之一。2017年芬兰政府医保支出206亿欧元,年人均3742欧元(截至本文写作时,这是芬兰健康与福祉研究所发布官方报告的最近的一年。)相比之下,英国当年人均支出相当于3366欧元,日本3486欧元,加拿大4136欧元,德国4459欧元,瑞典5096欧元,美国8519欧元。

税收还支持着各个层次的教育,为失业人口和残疾人提供救助,并为从歌剧、芭蕾到图书馆系统等各种文化活动提供资助。仅2018年一年,芬兰花在每个居民身上的图书馆平均支出就达58欧元左右。

利于家庭

Contents of the Finnish maternity package, for example baby clothes and toys.,

芬兰每一位准妈妈都会领到新生儿大礼盒。这是一个大盒子,里面装满了婴儿出生后这一家人将会需要的各种日常用品,如婴儿床上用品、婴儿指甲钳、婴儿在各种气温条件下穿着的衣物(包括冬季户外摄氏零度以下气温中)等等。
摄影:Annika Söderblom/Kela

你也可以把芬兰体系视为一种全国性的保险政策,为人生最脆弱的阶段提供一种“强力助推”。生育和育儿是重中之重。

假如安妮卡决定要建立家庭,她在妊娠期间将定期去母婴诊所(通常总共12至15次),完全免费。芬兰第一家母婴诊所开办于1922年,上世纪四十年代时母婴诊所体系被纳入了国家法律。

婴儿出生后,全家定期去儿童保健诊所(通常与母婴诊所设在一起)检查孩子的健康和成长情况——第一年八次,第二年和第三年各四次,之后每年一次直至上学。

母亲和婴儿医疗保健全面覆盖,这正是芬兰婴儿死亡率低的一个重要原因。2018年这个比例是平均每1000名活产儿夭折(1岁不到)2.1例。

所有准妈妈在预产期到来前都会及时领到新生儿大礼盒。这是一个大盒子,装满了婴儿出生后这一家人将会需要的各种日常用品,如婴儿床上用品、婴儿指甲钳、婴儿在各种气温条件下穿着的衣物(包括冬季户外摄氏零度以下气温中)等等。

幸福的纳税人

A happy family of three standing outside on the street in wintertime

许多芬兰人,如上图中的家庭,“感激从社会获得的东西,承认税赋是社会福利的资金来源。”学者弗兰克·马戴拉说。
摄影:Pasi Markkanen/Finland Image Bank

尽管听上去可能有点奇怪,芬兰在2018和2019年的世界幸福报告中连续两年排名第一,税赋或许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这个指数将幸福定义为总体生活满意度,该满意度受安全和社会凝聚力的影响。

阿尔托大学的弗兰克·马戴拉(Frank Martela)是社会福祉研究的专家。“我觉得芬兰人其实是相当幸福的纳税人。”他告诉我说。

据2019年芬兰税务局的民调显示,80%的芬兰人乐意纳税,96%的芬兰人相信纳税是一种重要的公民义务,98%的芬兰人相信税收对维持芬兰的福利国家制度至关重要。

“芬兰人感激从社会获得的东西,承认税赋是社会福利的资金来源。”马戴拉说,“因此,多数人都乐意纳税,这个现象让人有点惊讶。”他补充说,“对许多芬兰人而言,税赋没有让他们不满,反而成为他们自豪的原因之一。”

只有31%的民调受访者说他们对必须缴纳的高额税赋感到不满。在对企业纳税人所作的类似民调中,86%的受访者说他们的公司对待税赋的态度积极,95%的人相信“做正确的事情是值得的”。

灵活安排生活

A family of four at the playground. The father plays with the two children

许多芬兰人,如上图中的家庭,“感激从社会获得的东西,承认税赋是社会福利的资金来源。”学者弗兰克·马戴拉说。
摄影:Jukka Rapo/Keksi/Finland Image Bank

连缴税的方式,在芬兰都比在其他许多国家来得方便。春季你会收到一份预先填写完成的纳税申报表——如果你核对无误,没有什么需要增加了的话,你的任务就完成了。你不再需要邮寄或提交任何其他东西了。如果有地方必须修改的话,也可以很方便地在网上完成。

每四年,芬兰人投票选出新一届议会,而选民始终比较关心的一件事情就是税收与公共服务之间的关系。无论政府有什么样的计划,总会遵循北欧传统——以平等主义和高度有序的实用精神来贯彻实施,这意味着民众对许多这样的公共服务的需求始终不减,未来仍将继续。

再回到安妮卡和她的家庭:在孩子出生后,安妮卡、她的伴侣和他们的婴儿将在医院享受到近乎酒店式的待遇。母亲和父亲都享有带薪育儿假;还有一定时间的假期是母亲或父亲中的一方今后可以享受的。

所有假期用完后,安妮卡可以选择在家带孩子,同时领取补助,直到孩子三岁。或者在此期间,也可以让孩子的父亲大多数时间待在家里,担当主要的育儿工作。万一安妮卡与她的伴侣的关系出现紧张情况,她和她的伴侣都可以获得咨询辅导。

守望相助

A group of daycare kids walking down the street in reflective vests with their caretaker

完全支付得起的日托服务让芬兰的父母得以灵活安排时间,有助于平衡家庭生活和职业生涯;这些孩子刚从森林里游玩归来。
摄影:Pasi Markkanen/Finland Image Bank

以后,孩子将被送到日托中心,然后还将上学;日托中心和学校的餐食都是家常式的。学校教育是免费的;至于日托服务,根据家庭收入水平和需要日托的儿童的数量,家长只需支付一小笔费用。(例如,在本文写作时,赫尔辛基最高收入档家庭最多每月需要支付的日托费用为:最年幼的孩子289欧元,第二年幼的孩子145欧元。对最低收入档家庭日托服务免费。)

芬兰学校是芬兰人的骄傲,也是这个国家精神的体现:不分快班慢班或好班差班,成绩好的学生帮助同班的困难学生一同成长,而不是将他们分班分别对待。这促进了教育的平等。

大学和理工学校等其他教育机构也免收学费,学生还能每月领取生活补助。假如安妮卡日后希望改行,她还能得到令她职业生涯灵活发展的支持和教育。

同样的,安妮卡也明白纳税其实也是在帮忙照顾他人;一个照顾到所有公民的社会,人人都能从中获益。

这些机制在日常生活中都是看得见的,所以纳税的意义显而易见——无论你对此有怎样的看法。

撰稿:Eric Bergman,2020年3月

资料来源(英语)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