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住在美国的芬兰人觉得:享受生活是一种奢侈

阿努·帕塔宁(Anu Partanen)是《北欧的万物理论:追寻更美好的生活》(The Nordic Theory of Everything: In Search of a Better Life)一书的作者,她在这本书中比较了美国与北欧地区日常生活的异同。

阅读文章

我的一位美国朋友从纽约市搬到赫尔辛基的时候,他很清楚这里是什么样的。他曾经来过芬兰多次,他喜欢赫尔辛基大小适中的规模,他也知道这里的冬季有点难熬。然而还是有一件事让他有所顾虑:芬兰的工资水平有点低。

芬兰全职工作者年收入中间值只有36000欧元,相当于43000美元。在世界许多地方这个水平不能算低,但是对于来自世界最大金融中心之一、受过良好教育的专业人士而言,这意味着收入锐减。我这位朋友习惯了纽约市的薪酬,尽管纽约领着最低工资的工人无疑收入还要比这个水平低得多,但是像律师、银行家、销售总监等大公司里的专业人士年薪至少在10万美元以上。芬兰的薪资水平是不能比的。然而这位“纽约客”很快就发现,收入降低的损失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原因很简单:在芬兰,你基本上不用花钱。

这话是他笑着说的。当然啦,该花的钱还是得花的。赫尔辛基的房价或许高得离谱,饮食相对于许多其他城市也相对较高。但是他说的话还是道出了一些深层次真相。

例如,在纽约市上托儿所的年均成本是16000美元。这个标准高于美国全国平均水平,不过在美国一半以上的州,成本仍然远高于10000美元,其中最高的是华盛顿特区,高达22000美元。在芬兰,全国各地每一个小孩都能享受公共日托中心的高质量服务,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孩子们都在户外玩耍,由受过专业培训的高学历工作人员看护。家庭参照收入水平按比例支付费用。无论有多富裕,每年支付的费用不会高过3480欧元,也就是4100美元。

在美国,新爸爸新妈妈们不但要支付昂贵的日托费用,而且还不得不开始为孩子日后的教育存钱。美国私立非盈利性四年制本科的平均学费加上宿舍食宿费用一年约为45000美元。芬兰的大学教育对所有芬兰公民和欧盟公民免费,而且政府还每个月发补助,补贴学生的日常生活开销。

爱上北欧理念

医疗保健是美国家庭最大的开支项目之一。在芬兰,医疗保健成本通过税收抵偿,患者仅支付一小部分费用。孕妇和儿童保健大部分是免费的。平均每年需要自掏腰包的成本不超过690欧元,即815美元。患者支付的费用达到了这个限额之后,多数的医护都是免费的。

我的这位朋友发现,高学历美国人的收入乍看上去很高,然而上述基本服务的成本每年要让美国家庭在税后多支出数万甚至数十万美元。在芬兰,此类服务就和消防队是一样的:你交了税,就有了保障。芬兰的税率与收入成正比,所得税的水平也比多数外国人猜测的低。(挣中间值工资的芬兰人缴纳的税大约相当于收入的四分之一。)所以,在芬兰即便看似工资不高,也能过得很潇洒。

近来全世界都在热议北欧模式,丹麦语单词“hygge”频频出现——宁愿多点时间与家人和朋友相伴融融,而不愿为了多挣一点薪水把自己累死。但是常常被忽略的是,北欧国家的人们能够这样享受生活,是因为北欧社会更愿意把一些复杂的、昂贵的、必不可少的生活需要,比如日托、教育、医疗卫生、诸如此类,作为公共商品提供。这意味着人们不再需要花时间精力研究并争取这些服务,人人都可以享受到这些基础服务,无论收入水平高低。这还意味着高收入阶层与中产阶级享受到的是同样的服务,因此服务质量得以保持在高水平上。

我这位朋友现在已经在芬兰定居了,找了份工作,生了个孩子。他觉得值。这与挣多少钱没关系;钱能买到什么才是关键。

芬兰做得最好的三件事情

  • 骑自行车
    “在芬兰,自行车道通常是与机动车道分开的,而且常常沿水道而建,或是从森林或城市中心穿过,即便在城市里也是如此。上下班沿着海岸线骑自行车,没有比这个更棒的了。”
  • 日托
    “一旦公共服务不尽如人意,芬兰人投诉之快是出了名的。但是多数芬兰人都对公共日托中心赞誉有加,说他们的孩子在那里很快乐,白天活动很充实,是真正的幸福之源。”
  • 冬季交通
    “在冻雨、冰雹、下雪天气驾车,在任何地方都不是件容易事。在这种天气条件下,芬兰人也和其他所有国家的人一样会发生事故、出现拥堵。不过,在国外生活多年之后回到芬兰,我每每对芬兰人管理冬季交通的能力感到十分惊讶。生活照常进行,和在夏天没什么区别。”

撰稿: Anu Partanen,《这就是芬兰》2018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