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教育经验走向全球

芬兰人正在采取措施,把备受好评的芬兰教育专业经验打造成为可供出口的全球化产品。

阅读文章

一些芬兰机构正在采取措施,把备受好评的芬兰教育专业经验打造成为可供出口的全球化产品。

芬兰人对自己的教育专业经验历来倍感自豪。芬兰学生在国际学生能力评估项目(PISA)中的优异表现广为人知,这也提高了芬兰教育体系在国外的声誉。这一名为“芬兰未来学习”(FLF)的项目正在尝试出口芬兰“国产”教育实践经验,以便其他国家加以利用并从中受益。

“芬兰未来学习”项目由贸易与投资促进组织芬兰贸易协会(Finpro)牵头,得到了芬兰教育与文化部、就业与经济部、外交部等政府部门的支持。该项目的74家成员单位包括大专院校、职业学校、基金会和各种协会等。企业也参与其中,尤其是涉及教育和ICT领域的公司。专门开发卓越教育实践的机构EduCluster Finland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实地学习与虚拟学习相结合

2830-future-learning-_susanna-alatalo_550px-jpg

图:Susanna Alatalo

“‘芬兰未来学习’项目是由2010年制定的芬兰教育输出战略催生的。”芬兰贸易协会的项目总监爱娃·努蒂宁(Eeva Nuutinen)介绍说。“芬兰在PISA中表现优异,而该项目的目标就是找到将芬兰教育的成功经验商业化的方法。很明显的,芬兰的教育经验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三年前,将教育出口作为产业在芬兰是闻所未闻的,教育出口是从本项目启动才开始的。”努蒂宁指出,尽管教育出口常常与 “兜售” 学位联系在一起,但芬兰却不打算这么做,芬兰的教育出口将另辟蹊径。

那么,芬兰的教育经验究竟是什么?更重要的是,这一经验怎样向其他国家出口呢?教师培训,尤其是职业教育发展,是一个重要的方面,ICT以及公共和私立学位也同样重要。“我们并不真正出口学位,而是根据具体需要打造甚至定制教育实体。”努蒂宁说道。“教育咨询业也将占有一席之地。我们将评估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教育水平和需求,以及其发展方式。”实地学习与虚拟学习两种环境都被纳入项目范围之内。

快速转型中的社会

2830-future-learning_team-finland_riitta-supperi_550px-jpg

图:Riitta Supperi/Team Finland

“芬兰未来学习”组织了各种活动,包括论坛、研讨会和路演。这些活动对于界定和接触某些特定领域(如ICT)非常重要。当地媒体的宣传也提高了该项目的能见度。人员和信息的流通是双向的:外国代表团来芬兰访问,芬兰专家也出国做宣传。

努蒂宁表示,沙特阿拉伯是目前“芬兰未来学习”项目最重要的市场。沙特正在发动大规模的改革运动,对教育的投资是巨大的。芬兰可以在这一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不但能够分享教育经验,还可以帮助沙特建设教育基础设施。“比如说,他们需要整所学校。”努蒂宁说。“芬兰有专门设计学校的建筑设计事务所和专门建造学校的建筑公司。“芬兰未来学习”的成员中还有能够提供合适的教学家具和设备的公司。”

除了波斯湾地区,俄罗斯、中国大陆以及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都是芬兰教育专家们感兴趣的目标市场。2013年2月,一年一度的国际教育展暨论坛(IEFE)在沙特阿拉伯举行。芬兰贸易协会的项目经理尼各·林德霍姆(Niko Lindholm)认为该展会兼论坛对于大规模对外宣传芬兰教育极其重要。一系列商业协定已在该展会上签订,芬兰在展会上备受瞩目。

“当沙特政府发起改革、研究向谁学习教育经验的时候,芬兰、新加坡和韩国进入了他们的视野,这三个国家都经历了从传统制造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迅速转型的阶段。” 林德霍姆介绍道。

“芬兰未来学习”的许多成员公司都参与了国际教育展暨论坛,其中包括一家名为“10monkeys.com”的专长于数学教学的网络公司。该公司总经理卡特莉·比约克伦德(Katri Björklund)表示这个展会对他们公司而言非常有益,因为他们与沙特当地的一家机构签订了协议。“作为一家小公司,能得到‘芬兰未来学习’这样的组织的支持真是太好了,这为我们增加了可信度。” 比约克伦德表示。

“芬兰未来学习”项目将持续三年时间,之后将接受评估,以决定是否会继续开展。“我们正在研究2018年时芬兰教育的模式。”努蒂宁表示。“到那时,无论这个项目是否还在继续,芬兰教育产业的发展肯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芬兰未来学习”项目以“我们憧憬光明的未来”为口号,看来是非常恰如其分的。

芬兰展示未来学习方法

阿尼卡·劳塔考拉(Annika Rautakoura)撰写,2013年4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