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学校

国家成功的关键所在

你是否想知道,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并屡屡获奖的芬兰教育体制的强项和亮点究竟是什么?

阅读文章

萨拉•考勒贝拉(Salla Korpela)撰写

2012年5月

值得称赞的教育:这本芬兰语言和文学教科书是以著名作家阿列克西斯•奇维( Aleksis Kivi,1834-1872)来命名的。

值得称赞的教育:这本芬兰语言和文学教科书是以著名作家阿列克西斯•奇维( Aleksis Kivi,1834-1872)来命名的。照片: Lehtikuva

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主办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中,芬兰15岁青少年的屡屡成功及其能力水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面向所有人的免费、平等教育

有能力保证为不同社会或者经济背景的所有人提供相同教育机会,是芬兰教育体制的主要优势之一。综合学校并非侧重竞争和比较,而是注重为学生提供个体化的支持和指导。

教师均接受过优质的培训;任何年级的教师都需持有硕士学位,还需进行过教育学和学校科目方面的广泛学习。教师在芬兰是非常受尊重的职业。

Education and schools in Finland

芬兰的学校鼓励学生们独立思考,学习和研究。照片: 教育和文化部/L.Takala

低年级学生的所有或者大部分科目都由同一位教师教授,他们负责为学生们提供情感支持以及安全感。这种做法还能够确保和谐的课堂氛围,避免出现歧视和扰乱。到了五年级,学校才会开始对学生的学习成绩进行评分。师生之间的关系友好轻松,学习动机基于鼓励而非惩罚。

综合学校毕业之后,所有学生都有机会根据个人喜好继续接受普通和职业教育。国民在一生中可以通过多种形式接受继续教育。25%的芬兰人持有大学或者技术学院学位;而在25-34岁这一年龄段的人群中,该比例达到36%。

教育资金来自税收,从而确保了面向所有人的优质和平等的教育机会。

PISA测试:芬兰青少年名列前茅

芬兰排名

2009

2006

2003

2000

阅读素养
经合组织国家 2 2 1 1
所有参与国 3 2 1 1
数学素养
经合组织国家 2 1 1 4
所有参与国 6 2 2 4
科学素养
经合组织国家 1 1 1 3
所有参与国 2 1 1 3
解决问题的能力
经合组织国家 2
所有参与国 2

 

在经合组织自2000年起每三年一届的历次PISA测试中,芬兰均名列前茅。PISA评估的是15岁青少年在数学、自然科学和阅读素养方面的能力。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所有芬兰学生中,高分者与低分者之间的差距非常小,而且各类学校学生的能力水平都很高。

“教育为小国保驾护航”*

* 斯乃尔曼(J.V.Snellman,1806年-1881年),哲学家、学者、记者、政治家
在形成芬兰国家认同的过程中,他起到了独一无二的重要作用。

芬兰的孩子们在七岁那年的秋季才开始上小学。这样,他们在上学前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玩耍、运用想象力,并且培养安全感。

芬兰的孩子们在七岁那年的秋季才开始上小学。这样,他们在上学前能够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玩耍、运用想象力,并且培养安全感。照片: Amanda Soila

在现代社会,受过良好教育、技术娴熟的人群是一个国家成功的关键。

芬兰在20世纪下半叶开始崛起,一跃步入全世界最富裕的国家行列,这一切主要归功于民众对公共教育的需求以及国家相应的大力投资。

早在19世纪,芬兰的几项重大决策就为教育体制的持续成功播下了种子。芬兰决定普及全民教育。通过这种方式,整个国家避免了高素质精英与未受过教育的社会底层人群之间的社会不平等。全民学习热情高涨,对于教育充满信心。人们希望始终了解各类议题和社会问题的最新信息。

借助教育解决全球问题

当今社会面临着重重挑战——气候变化、全球经济波动、人口老龄化、现代科技相关风险、流行病和大规模移民,找到相应的解决方案需要生活方式的变革和全新的行动主义。在芬兰和世界其它地方,信息的大规模涌入和人口流动如今已经为传统教育带来了新的挑战。不管一个国家的教育体制多么强大,它仍然需要与时俱进,只有持续的体制发展和革新才能使其保持成功。国民受教育的程度越高,就越能更好应对当今世界的各种复杂挑战。

教育是民主和现代社会的基石

“芬兰民族精神视民众为国家最重要的资源,赋予其获得优质教育的权利,这为芬兰高水平的教育体制提供了有力支撑。”芬兰国家教育委员会普通教育处处长约马·考比宁(Jorma Kauppinen)如是说。

在芬兰,学生们的上课时间比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的都短,但学习效率却非常高。照片: 教育和文化部/Liisa Takala

芬兰的教育经费占到国家和市政预算的11-12%。这笔经费被用于免费的学前班、基础教育、高中、职业培训、高等教育、继续教育和博士生教育,以及部分自由的成人教育。这也从而奠定了民众终身学习的基石,居住在芬兰的每个人都可以享受这种权利。

考比宁说:“小学教育体制的建立与强大的民族意识的觉醒息息相关。国家需要高素质、受过良好教育的公民,需要形成一种有素养的文化。”

到20世纪初,芬兰绝大部分城市都设立了小学。于1921年生效的《义务教育法》要求所有儿童必须至少接受6年的小学教育。

20世纪70年代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小学和初中主要被各个城市的公立9年制综合学校所取代,义务教育被延长为9年。综合学校改革旨在保证实现面向所有儿童的平等和免费基础教育,与家庭居住地和社会经济地位毫无关联。

尽情玩耍和精心培育为儿童入学做好准备

在芬兰,儿童入学年龄相对较晚。根据芬兰教育惯例,儿童的成长和发展需要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学习占用的是儿童生命中比较敏感的时期,而且可以激励其独立思维并开发其创造力。在入学的最初几年,家长们会得到关于儿童课堂作业的口头反馈。

童年早期阶段,儿童享受父母为其提供的精心照顾和培育,还可以在日托所参加小组活动,比如游戏、体育和户外活动。父母依法享受较长的产假和父母假。家长可以选择把儿童送到公立或者私立日托中心,或是儿童看护员家中,和几个儿童一起接受日常看护。

6岁儿童可以免费在学校或者日托中心接受学前教育。几乎所有的6岁儿童都上学前班。

如有必要,经过入学就绪程度的评估之后,儿童可以提前或者延迟一年上学。

本地区就读原则和信任感造就优质学校教育

芬兰约有3000多所综合学校,共有学生55万人。在实践中,各市政当局负责教学组织管理。PISA研究中一项最为重要的发现是,在所有参与国中,芬兰各个学校之间的差距是最小的。

考比宁总结说:“这是本地区就读原则、高素质教师和信任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

本地区就读原则是指几乎所有儿童和青少年都可以选择到离家最近的学校就读,这样就预先扫除了根据家庭社会地位划分学区的障碍。由于学校教学水平高,值得信赖,所以家长对于本地区的学校大都很满意,并未出现精英私立学校与本地区综合学校同台竞争的现象。获得许可的私立学校确实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但这些学校也接受国家资助,遵守全国课程要求,而且也有义务接纳本地区的儿童就读。

市政主管机构为家离学校比较远、无法步行上学或者乘坐公共交通上学的儿童提供交通方面的补贴。

教师自主选择教学方法

如果需要的话,学生们可以在小团体中得到支持和指导。照片: Amanda Soila

教师培训包括教学技能和任课科目的深入型知识培训。虽然课程和学习目标有全国性的统一规定,但教师在课堂上可以自由选择授课方法。

考比宁解释说:“权力被下放至市政当局、学校,最终至教师本人,各级教育管理机构会交流并分享彼此的意见。这种信任文化能够培养出独立的专家型教师。”一方面,他们熟悉自己学生的需求和发展机会,另一方面,他们也尊重全国性的课程目标。

优质的教学材料相当重要。政府斥巨资支持芬兰语和芬兰另一官方语言——瑞典语的学校课本以及其他学习材料的制作。如今各种材料日渐向电子化发展,并可在线阅读。

考比宁认为学校未来面对的挑战将是发展家庭与学校之间的合作以及促进学校与周边社会的对话。

师范教育确保优质教学

所有综合学校的全职教师均持有大学学位。

小学(1-6年级)教师通常教授所有科目。他们持有教育硕士学位,并侧重教学技能。在初中和高中,具体科目的教学则由获得各自领域硕士学位并完成了教育学课程的教师负责。

幼托中心和学前班教师也必须是大学毕业生。

师范教育是非常受欢迎的领域。虽然教师收入水平相对平平,但确实是倍受尊崇的职业。师范教育专业的录取比例为5:1。

终身教育

无论是雨天还是晴天,课间休息时,小学生们都在户外玩耍。

无论是雨天还是晴天,课间休息时,小学生们都在户外玩耍。照片: Amanda Soila

芬兰人享有终身免费教育,从幼儿园一直到最高学术学位。

芬兰青少年在综合学校的初中完成其义务教育。在学完9年基础教育课程后或者最迟16岁时,他们的义务教育阶段便结束了。

从综合学校毕业后,约有一半的学生选择继续就读高中——女生和男生比例分别约为60%和42%。高中学习阶段为2-4年,毕业时需参加高中毕业会考。

另外一半同龄学生则进入职业学校。还有约5%的学生在完成综合学校学业之后不再继续上学。然而,政府的目标是所有人至少能够完成高中教育,即通过高中毕业会考或者取得基础职业资格。

高中毕业后,学生可以决定进入大学还是技术学院接受高等教育。在录取过程中,院校会参考学生的高中毕业会考成绩和高中阶段成绩,大部分院系还要求申请者参加入学考试。如果获得了三年制专业职业学位或者同等学位,他们也可以再申请上大学或者技术学院,也就是说可以在职业学校毕业后继续接受高等教育。这种教育体制的目的是避免教育的任何领域走入死胡同,包括职业教育,所以无论如何,学生总是有途径可以继续接受高等教育。

那些已经毕业和参加工作的人可以接受进一步的职业培训或者学习一门全新的专业。在很多领域,人们可以完成实习计划下的在职培训。已经从事某种职业的人也可以通过能力考试来证明其技能水平。

中央和地方政府广泛支持面向儿童和青少年的、以创意兴趣和艺术为方向的基础教育,以及基于爱好和社会兴趣、包括了综合教育和课程的自由的成人教育。

良性互动支持学生成长和发展

在芬兰,学生们的上课时间比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的都短,但学习效率却非常高。

在芬兰,学生们的上课时间比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的都短,但学习效率却非常高。照片: 教育和文化部/Liisa Takala

位于赫尔辛基西部美湾综合学校的一个平常的教学日即将开始了。学生们匆匆赶到自己的衣物柜和教室。擦肩而过的学生们会愉快地彼此问好,有时还会问候一下丽塔•艾勒金允蒂(Riitta Erkinjuntti)校长,因为她那扇面向正厅的校长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

艾勒金允蒂校长说:“当我办公室门开着的时候,就表明我随时欢迎老师和学生们的来访,而且我办公室的门几乎整天都是打开的。”

同大部分芬兰学校一样,这所学校的氛围是轻松宽容的。学生们互敬互爱,但又并非刻意如此。学生可以直呼老师的名字,课程都以谈话的方式教授。

艾勒金允蒂校长说:“教学以支持、参与和互动为基础。学生们努力学习,但并非被迫如此,没有人要求、恫吓或者给他们施压。”

她所在的学校约有350名初中生(7-9年级学生),年龄为13-16岁。除了常规的初中课程之外,学校还开设有艺术和音乐课。另外还设有中芬双语班以及语言浸入式教学课程。通过这样的浸入式课程,以芬兰语为母语的学生们在一天中可以有一部分时间用瑞典语进行学习,从而轻松地掌握本国的第二官方语言。学校针对移民设有特殊的预备课程,针对有轻微智力缺陷的儿童设有培训课程。特教班级的儿童可以来自本地学区以外。

艾勒金允蒂校长说:“对于学生而言,他们在学校环境中结识各种各样的其他学生是件好事,这都是些代表着不同文化和不同类型的年轻人。”很多其它芬兰学校也采取同样的方式。

教学日早上8点半开始,最迟下午3点半结束。初中课程包括许多数学课、芬兰语课和至少两门外语课、人文学科、自然科学和艺术课以及每周两小时的体育课。

美湾综合学校校长丽塔·艾勒金允蒂照片: Amanda Soila

为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提供特殊帮助

根据国际评估,芬兰学校的特殊优势之一在于学校为学习有困难或者需要其他支持的学生提供帮助。如果不发展阅读、数学和其他方面的基础技能,便无法完成芬兰学校的学业。每个儿童和青少年都有权利享受优质教育,无论他们自身条件如何或者存在何种局限。

一旦需要,学生们便有权获得特殊帮助。常见的支持方式包括小组补习、个人咨询辅导以及根据个人不同的情况授课,即使需要帮助的学生与其他人是在同一个课堂上学习。大部分学校都有特教教师,几乎所有学校都有轮值助教帮助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如果学校发现某个学生长期存在多方面的学习困难,则会针对该学生制定个人学习计划。有轻微至中度学习困难的学生会与其他人在同一所学校和教室里学习,但是学校会因此获得额外资源。

有智力障碍,严重感官或者身体残疾,以及有特殊健康或精神健康问题的儿童可以在特殊班级或者学校学习。对于其中部分人,义务教育的年限可延长至11年。

移民子女在学校会得到多种支持。不会说芬兰语或者瑞典语的学生可以接受小班预备教育,根据经过改编的大纲学习芬兰语。在大城市,有移民背景的学生还有机会学习母语课程。

艺术类科目有助于塑造个性

在美湾综合学校,通过与包括艺术学校、体育俱乐部和本地教堂在内的各类组织的合作,师生的热情得到进一步提高。各类项目的开展使得学校与计算机技术和其他领域的最新发展保持同步。美湾学校学生的学习成绩很好,曾经入选为PISA学校。

艾勒金允蒂校长说:“我们的学校体制可以避免学校间的不断竞争。我们关心的是根据学生各自的特殊情况来为其提供支持。”

就这方面而言,艺术和实用类科目尤为重要。

“能够表现自我的科目可以支持学生形成平衡的个性且不断发展。有天赋的学生有机会在特殊兴趣班上进一步深入探索此类科目。这种做法有助于提高学生学习的动力,并给他们提供额外的挑战。”

艾勒金允蒂校长认为,芬兰学校的成功主要源自学校社群的价值观和人性化形象。如果感觉到自己被接纳、尊重和信任,学生们会更加愿意学习知识和技能。恫吓和其它不利于学生身心健康的问题将立即得到解决。

从艾勒金允蒂校长的经验来看,儿童教育方面最显著的挑战在于父母时间的匮缺,而青少年又需要成年人对其生活予以更多关注。在现代社会,儿童通常不得不过于快速地成长,不得不尽早独立并学会适应。

另外一个挑战是信息的涌入。艾勒金允蒂校长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了无穷无尽信息的世界,这当然也会影响到学校。未来的学校应如何确定侧重点?在何处划定界限?”

学生的愉快舒适和学生之间的互动是学校最为关注的两个领域。照片: 教育和文化部/Liisa Takala

确保学生福利

每所学校都设有学生福利部和学校健康服务。学生福利部需要协助学校承担确保学生社会、心理和身体健康的责任。如果学生逃学、长期迟到、不合群、吸毒或者饮酒、面临不稳定的家庭环境等,学校可以采取相应行动。在这些情况下,学校的教职员工有权利、也有义务与父母一起找出解决方案。而且如有必要,还可求助于市卫生保健、儿童福利或者社会服务部门,请求他们提供意见。

在校学生定期接受健康和牙齿检查。如有必要,他们会被送到公立医疗服务中心接受进一步检查。学校的健康服务是免费提供的。

“我最喜欢的是活跃和支持的氛围” 

欧娜·倪美拉(中间)正在和同学们一起查看图片

欧娜·倪美拉(中间)正在和同学们一起查看图片照片: Amanda Soila

9年级学生欧娜·倪美拉在校的一天

15岁的欧娜·倪美拉(Oona Niemelä)7点前起床,与家人一起吃早餐,然后乘半小时公共汽车到学校。她就读于注重视觉艺术教育的美湾综合学校九年级。

美湾并非距离欧娜家最近的学校,但是她为了能学习视觉艺术课程而专门申请到那里就读。

欧娜说:“入学考试时,我需要完成一幅铅笔画和一幅水彩画。我很紧张,但幸运的是,我通过了考试。”她认为美湾综合学校最让人满意的地方是积极的、鼓励学生保持活跃的学习氛围。你根本不用担心在学校会受到欺负。

欧娜最喜欢的科目是视觉艺术和语言。她不太喜欢体育和宗教这两门课程。

“我每天大概需要用一个半小时来完成家庭作业。但是在考试之前,我会延长学习时间。我通常不需要父母帮助我完成家庭作业。”

欧娜每天在学校的时间是5-7小时,每天上午和下午各有15分钟休息时间,中午会有半小时午饭时间。课间休息时,她与好朋友们呆在一起。如果天气好的话,她们会到学校操场上玩耍。

放学后,欧娜忙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她每周去音乐学校上一次钢琴课,另外还有一次骑马课。与赫尔辛基其他大部分年轻人一样,欧娜自己搭乘公共汽车去上兴趣班。

晚上,欧娜做家庭作业并练琴。她还会花时间与朋友在网上聊天、和朋友通电话以及看电视。因为学习日活动繁多,所以她大多在周末才与朋友出去玩耍。

欧娜晚上10点上床休息。

综合学校毕业后,欧娜打算继续上高中。她想要到西贝柳斯高中就读,因为那里提供专门的音乐课程。

欧娜说:“我将来并不一定会从事艺术生涯。但对于我本人而言,我认为能够学习更多音乐和艺术知识是件好事。”

更多信息

芬兰教育体制

来源: 教育和文化部

标准化的教育目标

政府制定整体目标以及综合学校和高中科目之间的时间划分。芬兰教育和文化部下属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制定全国教育课程。教育提供机构(大部分为各市政当局)基于此制定本地的课程和学校具体计划。通过这一方式,全国的所有学生接受到同等水平和质量的相同科目教育。与此同时,这种体制还允许本地制定重点和强化科目。

综合学校学生的学习成绩接受全国评估监测,包括5%的随机抽样。另外,负责组织教学的人员需要定期进行评估。

学生高中毕业后需要参加全国性的高中毕业会考,由全国高中毕业会考委员会统一评定分数。

照片: Amanda Soila

课程包含免费午餐

芬兰日托中心、小学、中学或者职业学院的每个学生都能享受到学校免费供应的一份健康的热午餐,包括沙拉、牛奶和面包。

学校供应的免费午餐是正式课程的组成部分。因为在学校度过午餐时间可以让学生恢复精力,帮助他们以饱满的状态度过一天余下的时间。同时,这也是一节关于健康、营养和习惯的课程。

一些具有开拓精神的学校会给学生提供气候友好型午餐,比如素食和有机午餐。

学生最喜欢的午餐菜单

  • 意式宽面
  • 肉碎通心粉煲
  • 菠菜薄饼
  • 肉丸
  • 肉泥酱
  • 炸鱼条
  • 肉碎土豆泥煲
  • 大麦粥

照片: A. Soi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