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顾客无法出行,芬兰鱼市惨淡经营

芬兰东部的一些商家平时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俄罗斯的跨境购物者。为了了解这些商家是如何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我们走访了一家水产市场,这里的停车场空空如也,但老板已经开始放眼未来。

阅读文章

当你将车驶出距离俄罗斯边境不到25公里的芬兰东部城市拉彭兰塔(Lappeenranta),你会看到几座典型的方方正正的大卖场。它们看上去与芬兰其他地方的没有什么两样,不过有一个特点十分鲜明。

在这些商店里,许多芬兰语广告和标识边上都有俄语译文。服饰、冰球装备、鞋子、园艺用品——所有商家都在试图同时吸引芬兰和俄罗斯顾客的青睐。

空荡荡的感觉

An empty fish counter in a grocery store

虽然生意没有彻底枯竭,但也已经大幅减少,以至于穆斯多拉的迪萨斯市场里长长的弧形鱼柜台有一部分闲置着。
摄影:ThisisFINLAND.fi

迪萨斯(Disas)水产市场共有四处门市。在2020年3月19日政府关闭边境之前,迪萨斯的顾客中俄罗斯人占了70%。

(本文撰稿时,即6月下旬,边境对于非必要旅行的人员仍然处于封闭状态。这意味着除了必要的医疗工作者、货物运输、公民回国、外交官和少数其他例外情况外,几乎所有人都不可以过境。目前尚不知道边境何时重新开放。)

从那天起,位于拉彭兰塔郊外穆斯多拉(Mustola)的迪萨斯分市场就一直空荡荡的。这个市场曾经号称拥有芬兰所有市场中最长的鱼鲜柜台,而且生意通常很红火,以至于市场人员在切片打包的时候,顾客往往会排起长队。

“边境开放的时候,停车场里停满了俄罗斯车辆。” 这里的常客杜依雅(Tuija)说。她是芬兰人,在拉彭兰塔生活了很久,曾经从事社会工作和教育事业,最近刚刚退休。

她说在生意好的时候,市场外面可能会停着好几辆巴士,满载着过境来消费的顾客。“鱼柜台的形状像一个巨大的字母S,可以排20到30个人,许多工作人员在为他们服务。”市场运作很流畅:几分钟就做完一单。

自从边境关闭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最近感觉这里很荒凉——偌大的一个停车场,只有三四辆车。” 杜依雅说,”整个南卡累利阿地区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俄罗斯游客,尽管这些商店同时为芬兰人和俄罗斯人服务。这显示了社会有可能是多么的脆弱。”

度过难关

A signpost that says “Disas” in front of a blue sky

等待雨过天晴:位于芬兰东部拉彭兰塔郊外的一家迪萨斯市场。
摄影:ThisisFINLAND.fi

“这就是芬兰”在春季和初夏期间曾数次访问位于穆斯多拉的迪萨斯市场。每一次都只有寥寥几个顾客在这座占地3000平方米的市场过道上徘徊。这里除了出售新鲜的水产之外,还有日用品和杂货。

对于任何商家来说,空空如也的停车场都不是他们乐于见到的景象,但是假如说迪萨斯的所有者兼首席执行官马蒂·戴波宁(Martti Tepponen)感到气馁,他会千方百计不表现出来。

“还没有到彻底灾难性的地步。”他说,“我们还在继续经营,不过当然,生意比以前明显减少了。无论如何,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暂时的阶段。只不过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边境关闭迫使迪萨斯公司调整其业务。“我们能够以一定数量的员工继续开张,并维持基本的运营。”戴波宁说,“到夏季结束时,我们会再看看情况。希望到时候情形会有所改变。”

为了度过这场危机,迪萨斯缩短了营业时间,并关闭了一处门市。店内咖啡馆也关闭了,公司还临时解雇了150名市场工作人员当中一定数量的员工。这些员工包括芬兰人、俄罗斯人和爱沙尼亚人;他们都居住在芬兰。

扩大内需

Shelves and stacks full of products in a grocery store

迪萨斯采取了多项吸引顾客的战略,包括增加产品品类。
摄影:Disas

为了应对充满挑战的环境,迪萨斯正试图扩大顾客群,以吸引更多的芬兰人。过去的商品种类主要面向跨境购物顾客——咖啡、茶、糖果、食用油、特色肉类和家庭用品,以及产自芬兰的和进口的鱼类,而现在将增加新的品类。

“我们加大了在芬兰境内的营销力度,并修订了产品系列,加入了更多当地人需要的商品。”戴波宁说。迪萨斯在芬兰南部的洛维萨(Loviisa)镇还有一座单独的工厂,在那里生产熏鱼、包装鱼制品和鱼子酱,供应自己的商店和批发。

虽然迪萨斯公司以水产市场闻名,但戴波宁正设想跳跃式转型成为他所谓的“完全超市”,增加水果、蔬菜和酒精饮料等品类。“我们已经在储备其他各种商品。”戴波宁说。

虽然迪萨斯正借此机会提高自己在国内消费者当中的知名度并追求新的理念,但戴波宁和世界各地许多人一样,还是希望有一天“一切可以回归正常”。

撰稿:Anna Ruohonen和Peter Marten,202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