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特别记者招待会:儿童直接向芬兰政府提问

有史以来,芬兰总理首次召开了这样一次记者招待会,所有提问的记者全都是少年儿童。桑娜·马林和她的同事们直接回答芬兰孩子们关心的问题。

阅读文章

由于采取了旨在遏制Covid -19病毒蔓延的措施,自2020年3月中旬以来,芬兰各地几乎所有学生都在进行远程学习,在家登录,在线上课。在本文撰稿时,据估计学生回到实体学校上课的可能时间最早为5月中旬。

现在,大多数孩子已经习惯了参加班级视频会议和在线提交作文。2020年4月24日这天,很多老师给学生布置了一份特殊的作业:让学生收看记者招待会,聆听芬兰总理桑娜·马林(Sanna Marin)、教育部长李·安德森(Li Andersson)和科学与文化部长汉娜·科索宁(Hanna Kosonen)的讲话。

这可不是普通的记者招待会——通过视频链接提问的记者全都是孩子。

这是芬兰政府首次举行的儿童专场记者招待会。孩子们可以听到同龄的小记者们道出芬兰50多万学龄儿童的关切和忧虑。

政府部长们则直面镜头,回答问题。

萦绕在心头的问题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在Yle的演播室里,艾玛和阿容承认在国家电视台上向总理提问,他们有点紧张。屏幕上打出的标题是:“部长们回答孩子们的提问”。
摄影:ThisisFINLAND.fi

这场记者招待会以芬兰的两种官方语言——芬兰语和瑞典语进行,也提供芬兰手语的同步传译。

七个孩子分别代表各家媒体提出问题。艾玛(Emma)和阿容(Aaron)坐在芬兰国家广播公司Yle的银河演播室里,瓦尔德马(Valdemar)和努蒂(Nuutti)则代表《儿童新闻》(Lasten uutiset,《赫尔辛基日报》旗下的一个部门)在各自的家中提问。

提问的话题包括:“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学校上课?”“今年夏天我们可以去主题乐园玩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去看望祖父母和其他上了年纪的亲戚?”“假如我们因为病毒的事情感到紧张或害怕,该怎么办?”等等。

许多父母和祖父母无疑也观看了网络直播。毕竟他们也一直在试图回答孩子们的提问,而且有些问题是大家普遍关心的,与年龄无关。

“你认为新冠疫情结束、一切恢复常态,还要多久?”一个名叫伊阿(Ia)的女孩问道。

安德森回答说:“伊阿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但是很难回答……我们这些政府工作人员认为,我们可能不得不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关注新冠病毒的情况。我们共同制订出的那些规则,洗手、人与人之间保持距离、不要去祖父母家……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相信在芬兰,我们不得不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遵守这些规则,甚至有可能持续到秋季。”

守望相助

在现场直播中,芬兰总理桑娜·马林回答了一个名叫伊瑞思(Iiris)的女孩的提问,其他儿童都在家收看。屏幕上打出的标题是:“芬兰政府解释新冠疫情危机”。
摄影:ThisisFINLAND.fi

最后一个问题来自芬兰国家广播公司的阿容:“我能为芬兰做些什么?”

马林总理回答道:“当然,孩子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跟上远程学习,即便网络学校不是他们过去习惯的样子,仍要确保学习不能松劲。与亲戚朋友以及其他人保持联系当然也很重要。我想,当你打电话问候祖父母,告诉他们自己最近都做了些什么,他们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安德森回答说:“你们已经非常努力了。我们知道远程学习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们能做的另一件事,也是我认为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仅要关心祖父母,而且要照顾好你们的朋友们。假如你发现很久没跟某一位同班同学说过话了,或者发现有人有点垂头丧气,或者没能正常参与远程学习,那么就主动和他/她联系、问问是否一切都好、是否需要你帮助,这绝对是个好主意。”

“我们可以相互鼓励。”科索宁补充道,“这非常重要,就像桑娜和李刚才说的那样。给朋友或祖父母发个消息,打个电话……你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在Yle的演播室里,艾玛和阿容还在为刚刚的问答复盘。“你们觉得部长们的回答怎么样?”银河的记者亚思敏·贝勒德(Jasmin Beloued)问。

“我觉得挺容易理解的。”艾玛说,“对于现状他们都说得很直截了当,还有你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我们将有一段时间不能去看祖父母,我有点失望。”

撰稿:Peter Marten,2020年4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