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教师在线开课,家庭日常为之改变

芬兰家庭,乃至世界各地的家庭正面临新的挑战:许多父母只能在家上班,许多孩子也开始了远程学习。每个人都得找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最好是有一间自己的房间,以重新安排作息——新的日常逐渐形成。

阅读文章

为抑制Covid-19病毒的蔓延,芬兰政府决定自2020年3月中旬起暂时关闭中小学和大学。但是这并不等于学年就这样结束了。

短短几天之内,芬兰教师就完成了不可思议的任务,将课堂搬到了网上。在4月初本文撰稿时,已确定这种情形将至少延续至5月中旬。* 学校教育仍然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年级学生伊莎贝尔(Isabel)今年10岁,她将继续执行原有的课程学习计划。网上学校上午9点整开始,下午1点结束,就和正常的时候一样。她的老师遵照教学计划,把每天的教学指导上传到一个叫Qridi的APP上,伊莎贝尔可以在自己的手机上使用这个APP。她看完老师的指导,就开始学习了。

今天的第一堂课是地理:“阅读第118–121页关于丹麦的部分,在练习册上完成习题。给你的答案拍张照,然后上传到你的‘日记’里。”

在线课堂

学生可以通过手机、笔记本电脑和真实的课本与老师沟通,跟上老师的授课进度。
摄影:Catarina Stewen

9点30分是使用Google Meet进行当天在线会议的时间。伊莎贝尔用从学校借来的平板电脑登录到谷歌课堂(Google Classroom)。所有朋友们的脸也纷纷出现在了屏幕上。

教师要求他们把麦克风调成静音,听她的指导。当有学生想提问时,就点“竖起大拇指”的图标,代替举手。学生提问必须轮流进行,与在传统的课堂教学情境完全一样。

芬兰的教师们都明白,如果没有运动和休息时间,孩子们就无法集中注意力听课。通常情况下,在一天的学习中每隔一段时间会进行15分钟的户外休息放松。许多专家认为,芬兰教育体系之所以成功,这一安排发挥了一定作用。

今天,伊莎贝尔的老师在每天的教学指导中加入了一段跟学跳舞的视频链接,让学生自行观看。除了让他们动起来、玩得开心之外,视频里的这首歌还有助于他们练习英语词汇和数学规律的概念。

远程讲座

A young man sitting on a beanbag chair, writing on a tablet.

我们敢打赌,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大学教室里,你都不可能找得到这样的椅子。
摄影:Catarina Stewen

与此同时,伊莎贝尔的哥哥约阿基姆(Joakim)登录到他的大学在线教育频道,收听了一场关于软件开发的讲座。他所在的大学——位于芬兰西南部城市图尔库的奥博学术大学(Åbo Akademi University)这一年来经常使用网络讲座的方式教学,所以变化并不很大。

“在虚拟课堂进行的语言课程还刚刚开始。”他说,“教师用Zoom把我们分成小组进行讨论,并巡视每个小组,关心我们在讨论什么。这样学习效果非常好。”

精通技术的教师

现在课间休息:站起来活动一下!芬兰的老师们都明白,孩子们需要休息和运动,即使是在远程学习期间也是一样。一位老师推荐了这段由美国人制作的视频,用于课间休息;它对英语和数学的学习也有帮助。 视频制作:GoNoodle

一夜之间将课堂搬到网络环境中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教师们孜孜不倦地了解数字化工具,学习新的功能,根据教学需要做好设置。

“幸好相关技术在平时的正常教学中已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这意味着很多程序和平台都是学生和老师熟悉的。”芬兰东部城市约恩苏(Joensuu)的一位高中老师说。

安德斯·约翰森(Anders Johansson)在赫尔辛基以西约50公里处的洛赫亚(Lohja)的Källhagen学校教数学和科学,他说:“你在网上还能找到许许多多有趣的学习资料和练习题,这些都是免费的。”

很多学校都提供IT方面的支持,老师们也互相交流经验,互通有无。对年龄较小的学生,学校呼吁家长协助,以便使之尽快适应,让教学顺利进行。教师们正在使用各种应用程序和工具进行在线教学,包括Qridi;Google的Classroom、Meet和Duo;微软的Teams;Zoom;以及WhatsApp等。

互联网访问的问题

手机架在乐谱架上,乐器课也能在线进行。
摄影:Catarina Stewen

根据芬兰统计局的数据,大多数芬兰家庭都能上网,几乎所有学龄儿童都有手机。

年龄较小的学生若是没有自己的智能手机,则可以借用父母的手机,或在父母的手机上接受教师的指导。

学生们依然需要纸和笔:年初发放的课本在每天的学习中仍要用到,只不过学生们现在通过手机接收具体指导,或在网上查阅。

然而,仍然有家庭无法上网,或者在家不讲官方语言芬兰语和瑞典语,而讲其他语言。这可能会增加在线学习解决方案的难度。“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会邀请这些家庭到学校来接受实用指导。”图尔库Ilpoisten学校的校长约翰娜·雅维宁(Johanna Järvinen)表示。

学校可以将平时课堂教学所用的平板电脑或笔记本电脑借给学生用于远程学习。芬兰国家教育署还与企业界合作,收集二手笔记本电脑提供给没有电脑的学生。

加班加点

在赫尔辛基一间空荡荡的教室里,四年级教师埃利娜·海诺宁(Elina Heinonen)正在给学生们远程授课。
摄影:Vesa Moilanen/Lehtikuva

在这个非常时期,正常的工作时间已经不能满足教师的工作需要了。

“备课、指导、评估每个学生的学习情况,都比正常课堂环境要花多得多的时间。”赫尔辛基以北万塔市(Vantaa,)Kyrkoby学校的玛丽亚·科蒂莱宁(Maria Kotilainen)说。

“教师不得不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习很多新的东西。”在洛赫亚Solbrinken学校工作的玛丽卡·斯特隆伯里(Marica Strömberg)说。另一件让老师们担心的事是:即使在正常情况下,也有一部分学生在学习上需要额外的帮助。

学习不间断

2020年4月2日,芬兰教育部长李·安德森(右二)在议会回答关于远程教育的问题。上图中还有财政部长卡特丽·库尔穆尼(Katri Kulmuni,左)、司法部长安娜·玛亚·亨里克森(Anna-Maja Henriksson)和就业部长图拉·哈泰宁(Tuula Haatainen,右)。
摄影:Markku Ulander/Lehtikuva

尽管政府已建议教师在非常时期可以适当降低成绩标准,但教学仍将继续沿用芬兰国家教学大纲。教师、学生和家长不应太过追求完美,尤其是在当前的特殊情况下。

芬兰教育部长李·安德森(Li Andersson)在4月初的新闻发布会上清楚地表明,教师仍有责任核实孩子们是否真的在上课,就和在正常课堂上考勤一样。截至撰稿时,芬兰政府仍在制订更为具体的指导方针,但安德森表示,教师与学生及其家庭的沟通渠道应保持畅通。

所有在校学生接受高质量教育的承诺仍然有效。不论网络课堂还是实体课堂,学校教育在日常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为学生带来安全感。

“我们的目标是让学生跟得上学校的课业,继续学习,就像平时一样。”Kyrkoby学校的小学教师安·布里特·桑德巴卡(Ann-Britt Sandbacka)说。

撰稿:Catarina Stewen,2020年4月

*注:一至三年级(年龄在七岁至十岁之间)的孩子,若父母无法为其作出其他安排,可以继续到学校上学。但政府强烈建议,只要有可能,即使是这些学生也应尽可能留在家里。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