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白色,以及金色:芬兰庆祝冰球世锦赛夺冠

2019冰球世界锦标赛决赛击败加拿大队夺冠翌日,芬兰队从斯洛伐克飞回,在赫尔辛基市中心与球迷们派对狂欢。庆祝活动的盛况请看我们的照片集锦。

阅读文章

“芬兰3 – 加拿大1”——电视屏幕上打出字幕。这是来自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的直播,芬兰冰球队在冠亚军决赛中战胜了加拿大队。

在赫尔辛基,一位不乏幽默感的火车司机自豪地在报站显示屏上打出了比赛结果的字幕。

在本届世锦赛中,芬兰队的表现可圈可点,高光时刻很多。名不见经传的24岁选手凯文·兰基宁(Kevin Lankinen)在斯洛伐克赛场上横空出世,担起芬兰队门将的重担。他刚刚在北美完成处子赛季,为罗克福德冰狗队出战19场,这支球队是NHL劲旅芝加哥黑鹰队的青年后备军。

年仅18岁的小将卡波·卡科(Kaapo Kakko)首次亮相世界大赛的舞台,在他首次参加的世锦赛上就击入六球。34岁的芬兰队长马勒科·安蒂拉(Marko Anttila)分别在四分之一决赛击败瑞典、半决赛击败俄罗斯、决赛击败加拿大的三场比赛中各打入一粒关键进球。安蒂拉的绰号“魔兽”(Mörkö)现在连不是芬兰队粉丝的球迷也已耳熟能详,仅这一条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吧。

(文章未完,照片集锦下方还有。)

芬兰冰球的狂欢时刻!

Mörkö:这头“魔兽”大有来头

国家队队长马勒科·安蒂拉的绰号“Mörkö”指的是姆明故事里的魔鬼角色“哥谷”(Groke)。芬兰设计公司阿拉比亚(Arabia)制作了以姆明角色为主题的系列马克杯。
摄影:Fiskars Finland/Tosikuva

芬兰冰球队队长的绰号是其名字“马勒科”(Marko)的谐音,“mörkö”在芬兰语里的意思是“魔兽”。不仅如此,这个名字还大有来头,特指一头特定的魔兽,它是瑞典语芬兰作家兼画家托芙·杨松(Tove Jansson,1914–2001)笔下姆明系列小说和卡通中的角色。

在姆明故事里有个鬼魅般的“哥谷”(Groke),其实那是“Mörkö”的英语译名,其他的角色听到它的名字就谈虎色变,它所过之处周围的地面都会结冰。所以给冰球运动员起这样的绰号还挺贴切的,尽管加拿大人未必能了解其深层含义。

学学芬兰语:“Torilla tavataan”

赫尔辛基的凯莎涅米公园成了欢庆的球迷的海洋,国旗招展,还有——那是一只奖杯形状的气球吗?
摄影: Tim Bird

在赫尔辛基的一列短途火车上,工作人员在报站显示屏上打出“Torille”字样。这个词的意思是“开往市中心广场”,完整的表达是“Torilla tavataan”,意思是“我们在市中心广场碰头”。其实这条讯息是在说:“大家快到街上去,因为我们要开个派对!”

芬兰曾在2011年拿过世锦赛冠军,决赛中以6比1大胜瑞典队,那一次同样是在布拉迪斯拉发。1995年还拿过一次,那次是在斯德哥尔摩,瑞典是东道主,也是击败瑞典后夺魁,比分为4比1。上一次夺冠的庆祝活动在赫尔辛基的集市广场上举行。但2019年的这次,因为球队尚在空中返航途中,所以得到的消息是,这回派对将在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旁的凯莎涅米公园(Kaisaniemi Park)里举行。

在公园一头的舞台上,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stö)向球队表示祝贺,他把奖杯高高举起,还和队员一一握手。流行歌手宝拉·维萨拉(Paula Vesala)和其他明星纷纷登台;维萨拉演唱了《芬兰颂》。每次有人唱起这首歌,总能让芬兰观众心潮澎湃(1899年让·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作曲,1941年维克·安特洛·科斯肯涅米【Veikko Antero Koskenniemi】填词)。

就在前一天,芬兰首都刚刚遭遇一场暴雨,下了整整一下午,到傍晚方止。而现在,据估计有5万人聚集到凯莎涅米公园,多数人身穿蓝白两色,此时正艳阳高照。

撰稿:Peter Marten,2019年5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