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中体育合作,冰球成为交汇点

隆冬的芬兰。一天下午,来自中国北京的一支少年冰球队从球队巴士上鱼贯而下,踏过齐膝深的积雪,去与赫尔辛基的同龄人比赛。这些男孩的年龄都在14至15岁之间。

阅读文章

芬兰首都近郊马尔米冰球场(Malmi Ice Hall)内的这场比赛,谈不上是真正的较量。在两个回合的比赛中,芬兰队以总分9比0大胜,比赛过程中几乎所有的“战斗”都发生在中国队球门前。

这场比赛的意义并不在于比分,毕竟芬兰是世界冰球运动强国,而中国才刚刚开始发展冰球运动。这场比赛是中芬两国之间开展的更广泛合作的组成部分,合作的目的是要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之前提高中国国家冰球队的竞争力,同时也为芬兰企业带来商机。

基于冰球的头脑风暴

你追我赶:中国球员来到芬兰取经。在芬兰,冰球是一项全民运动。
摄影:Hernan Patiño

这个想法是从2015年开始酝酿的。赫尔辛基小丑(Jokerit)冰球俱乐部的高管听说北京有一支冰球队希望参加KHL大陆冰球联赛(Kontinental Hockey League,简称KHL)。当时小丑队才刚刚加入在俄罗斯举行的KHL不久,自己也还是一支新军。KHL那时已经扩编,有七个国家的球队参赛。尽管来自中国的职业冰球队加入是件新鲜事,但小丑冰球俱乐部的管理层看到了芬中合作的潜力,两国都将从中受益。

芬兰可以让中国这样的冰球“初学者”分享其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专长于建造冰球场馆的公司等芬兰企业则可以借此机会在冬奥会召开之前开拓中国市场。(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的部分运动场馆就是由一家芬兰公司建造的。)

来自北京的昆仑鸿星队参加了2016-17赛季的KHL。在本文撰稿时,这家冰球俱乐部已经有五名芬兰球员加盟,主教练也是芬兰人。在北京球队加入联赛之前,小丑俱乐部的管理层已经赴中国进行过多次友好访问。不断深化的合作甚至还为芬兰旅游业带来了增长机遇。

“中国游客将纷至沓来,这对芬兰的冬季运动市场影响巨大。”小丑俱乐部场馆设施运营总经理尤西·拉波(Jussi Rapo)表示。他刚刚结束对中国的访问回到芬兰,这已经是从2015年至今他的第25次中国之行了。“这还仅仅是开始。目前一亿中国人持有护照。在未来五年中持有护照的人数估计将达到3.5亿人。”

渴望朝夕之间一蹴而就

“大”小伙子:小丑队的史蒂夫·摩西(Steve,蓝队11号)与北京昆仑鸿星队的泰勒·比克(Taylor Beck ,41号)在赫尔辛基举行的KHL比赛中争夺控球权。
摄影:Vesa Moilanen/Lehtikuva

中国是一个刚刚开始大力发展冬季运动的人口大国。从长远来看,吸引中国游客将对芬兰十分有利。与此同时,芬兰为中国提供冰球场馆相关专业技术,也可以强化芬兰该产业的基础。

拉波表示,当前以体育为先的合作旨在帮助中国建设有实力的国家冰球队。中国男子冰球国家队的主教练是芬兰人于尔基·阿霍(Jyrki Aho)。中国希望在冬奥会召开之前,男女冰球国家队都能具备竞争力。但考虑到在中国14亿人口中,冰球运动员不超过15000人,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相比之下,人口仅550万的芬兰,冰球运动员的人数是中国的五倍。

通过在两国国内进行一系列冰球比赛,芬兰冰球大使们正在向中国同行传授技巧和理念,但是拉波说文化差异有时候会阻碍进步的步伐。芬兰能够成为冰球运动数一数二的强国,也是吸收了其他国家的知识并取长补短、根据芬兰文化加以调适的结果,这一过程历时许多年。而中国则希望直奔竞技阶段而去。

“他们希望朝夕之间一蹴而就。”拉波说。

来自芬兰的灵感

来自北京的孩子们在冰球场外的雪堆里也玩得很开心。隆冬的芬兰。一天下午,来自中国北京的一支少年冰球队从球队巴士上鱼贯而下,踏过齐膝深的积雪,去与赫尔辛基的同龄人比赛。这些男孩的年龄都在14至15岁之间。
摄影:Hernan Patiño

最近在中国进行的一场比赛中,芬兰一支十岁少年队完败给了中国队。虽然中国人学得很快,但拉波说许多孩子到了12岁就为了学业而不再打冰球了。

中国16岁以下冰球队——也就是在马尔米冰球场的比赛中一分未得的那支来自北京的少年队,其捷克籍主教练吉力·诺瓦克(Jiří Novák)说,鼓励中国少年参加冰球运动是件苦差事。不但球员们在校学习时间长,而且冰球场馆少,在北京市内训练比赛要长距离穿梭。

不过,诺瓦克相信在赫尔辛基惨败的经历对他的队员有益无害。

“这些孩子们参加过中国联赛,每次比赛都能大获全胜。”他谈起自己的球队时说,“他们觉得‘我们很强。’但是当他们与冰球文化强国的球队比赛,他们就看到了大问题。”

“这对我们而言是好事情,因为孩子们看到了芬兰少年是怎样打冰球的。我希望等我们回到北京之后,他们能更加刻苦地训练。”

撰稿:Michael Hunt,2019年2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