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芬兰图书馆借你的季度套票

从芬兰的图书馆里总能借到意想不到的东西:电钻,雪鞋,划桨小船——现在又有了季度套票,文化活动和体育赛事都能用。哦差点忘了,还能借书。

阅读文章

2018年底,赫尔辛基时尚而巨大的新中央图书馆“颂歌”(Oodi)落成开放。除了建筑艺术的精美,这座图书馆还因其服务和设施的多元化而受到国际瞩目。

芬兰人对这座新地标深感自豪。至于在图书馆里能借用缝纫机、3D打印机等,芬兰人对这样的理念也并不感到陌生。

颂歌图书馆是芬兰图书馆长久以来拓展公共出借传统的一个最突出的例子。最新的、最具想象力的出借选项已经在首都呈增长之势,而且推广到了其他城市:那就是,可参加体育和文化活动的季度套票。

体育赛事或音乐厅的季度套票由来已久,你可以购买一整个赛季或整个季度里体育场或音乐厅的某个固定座位,也可以借给朋友或是商务伙伴。不过现在你可以从图书馆借到某些季度套票了。在这一周或两周时间里,你就是这张季度套票的拥有者。

海鸥引路

在2020年1月25日的芬兰杯比赛中,赫尔辛基海鸥队的特雷·贝尔-海恩斯(Trae Bell-Haynes,右)正在突破维尔巴斯(Vilpas)队的阿图·基维麦基(Aatu Kivimäki)的防守,后者所属的俱乐部来自西南部城市萨洛(Salo)。海鸥队最后以94比93险胜。
摄影:Antti Aimo-Koivisto/Lehtikuva

这个概念最早是由赫尔辛基海鸥(Helsinki Seagulls)篮球俱乐部的体育总监托尼·莱帕宁(Toni Leppänen)在2019年秋提出的。他一开始的设想是让球迷可以通过蝶略区(Töölö)的当地图书馆借到特定数量的海鸥俱乐部主场赛季套票,想不到这个点子一下就流行开了。现在赫尔辛基全市各家图书馆乃至芬兰各地的图书馆都在开办类似的服务,覆盖所有种类的赛事。

“据我所知,海鸥俱乐部与蝶略图书馆的合作是这类服务的首创。”芬兰图书馆协会理事长劳哈·马尔诺(Rauha Maarno)表示。据她说,出借季度套票的理念是芬兰独有的。

“这个理念在芬兰全国推广开来,是完全自发的。大家听说了之后很兴奋,都觉得本地也可以这样做。”

这一现场观看赛事的民主化运动,让许多原来不想或不能花钱去现场观看比赛的观众坐进了体育场馆里,同时对运动队而言这也是一种亲民的做法——出借本队季度套票的图书馆通常就在本队主场的附近。

“同样的理念从体育赛事推广到了文化活动和音乐会。”马尔诺说,“我认为这真的是完美的创新,因为推广起来很容易。图书馆有出借季度套票的基础设施,而且遍布芬兰各地。”

用户可在图书馆借到于韦斯屈莱(Jyväskylä )JYP、赫尔辛基Jokerit、坦佩雷(Tampere)双雄Ilves和Tappara等冰球队的主场赛季套票。在瓦萨(Vaasa)可以借到冰球馆、音乐厅或城市剧院的入场券。颂歌图书馆出借的则有赫尔辛基爱乐乐团和芬兰广播交响乐团的演出票。

先行一步

赫尔辛基爱乐乐团在音乐中心(Music Centre)的主舞台上演出。音乐中心与颂歌图书馆只相隔一个广场,在颂歌图书馆里你可以方便地借到该乐团的音乐会季度套票。
摄影:Heikki Tuuli

最初曾有过关于芬兰图书馆是否应当把出借范围扩大到书籍和音像制品以外的争议,不过在很早以前——二十一世纪初的时候就已经尘埃落定了。读者早就能从各家图书馆借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从电钻和雪鞋到园艺工具和划桨小船(停泊在离图书馆最近的沙滩上,不在书架上)等,无奇不有。

芬兰法律规定每座城镇必须拥有一座公共图书馆。某些地区面临人口问题,例如农村人口老龄化造成税收减少等,但是这种富有想象力的发展趋势有助于全国各地的图书馆利用率保持在60%的健康水平上。

“芬兰的图书馆以超前于时代、创新和敢于尝试新点子著称。”马尔诺说,“图书馆的管理者思想非常开放:他们希望服务得到发展,也善于接受新思维。图书馆有时候会遇到人手不足的困难,但是我认为出借季度套票的服务还是很容易提供的。”

撰稿:Tim Bird,2020年1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