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辛基街头的鬼魂漫步之旅

万圣节(10月31日)是传统的鬼节,不过赫尔辛基的鬼故事一年当中任何时候听起来都一样的阴森。通过这座城市的鬼魂漫步之旅,诡异的传奇得以永存。

阅读文章

“赫尔辛基最适合鬼故事——市中心区许多建筑都闹鬼。”

“赫尔辛基快乐导游”(Happy Guide Helsinki)旅行社的负责人卡里·考尔比(Karri Korppi)的这番话或许会让你大吃一惊。毕竟,赫尔辛基是以一流的现代建筑艺术著称的,而不是什么阴森可怖的坟地和半明半暗的老宅。

考尔比解释说,我们今天所了解的这座城市,相当大的部分其实是建在墓地之上的。例如18世纪的乌尔莉卡·埃莉诺拉教堂(Ulrika Eleonora Church)坟地被铲平,让位给了19世纪的参议院广场,也就是构成今天赫尔辛基市中心地标组成部分的这个广场。

在那条叫作林荫大道(Bulevardi)的绿树成荫的大道旁有座老教堂(Old Church),教堂边上令人心旷神怡的公园原先是片坟地,俗称“瘟疫公园”,因为18世纪时一度瘟疫大流行,数百名病死的人葬在了这里。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的是,现在的整个康比(Kamppi)区更早的时候全是墓地。

真人版恐怖片

卡塔亚诺卡酒店设在距离赫尔辛基市中心不远的一座监狱旧址内,据说这里住着一位幽灵客人:这个鬼魂有时候会猛地摔门吓人一跳。摄影:Peter Marten

至于在这家旅行社备受游客欢迎的“赫尔辛基恐怖漫步之旅”(Helsinki Horror Walks)中究竟是否会经过这些地点,考尔比不愿“剧透”。“这是一个主题观光之旅,游客就像走进了一场戏。”他说,“我们不是演员,但我们打造了这出戏,故事会以特定的顺序展开。不过我们的起点设在原本是监狱的卡塔亚诺卡(Katajanokka)酒店,这不是秘密。”

酒店的客人住在以前的牢房里。他们可以放心,常住这里的那些鬼魂,虽然偶尔也会冷不丁地猛然关门什么的,但总的来说还算乖的。另外有个著名的鬼魂是位无头上校,名叫阿列克西,据说他一直在格鲁努哈卡(Kruununhaka)区的一栋建筑里出没,把自己的头挟在腋下,平时喜欢乘电梯上上下下。

不清楚他和据传游荡在壁垒岛(Vallisaari)附近的那个无头军人是不是同一个鬼魂。壁垒岛原本是芬兰堡海上要塞体系的组成部分。假如说他们不是同一个鬼的话,那或许就是被砍头的冤魂比较喜欢集中在赫尔辛基这一带吧。

地窖里的幽灵

清冷的秋夜,暮色渐浓,卡百利餐厅高大的窗户里透出温暖的灯光,召唤着食客;他们或许不知道坊间盛传有一个幽灵住在这家餐厅的地窖里。摄影:Sari Gustafsson/Lehtikuva

在芬兰首都的鬼魂搜猎服务中,“赫尔辛基快乐导游”旅行社是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提供团体和私人导游服务。另一个选项是赫尔辛基城市博物馆提供的“鬼魂漫步之旅”(Ghost Walk,主要以芬兰语提供,有时也有英语服务),从位于亚历山大大街(Aleksanterinkatu)16号的博物馆出发,朝康比区前行。

赫尔辛基这座城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太具现代感了,得知这里居然住着这么多鬼魂,的确让人吓一跳。我与卡里·考尔比及他的同事艾米尔·安东(Emil Anton)会面的地点约在埃斯普拉纳蒂大道(Esplanade)上雅致的卡百利(Kappeli)餐厅,这座餐厅在19世纪末就开张了。

考尔比和安东给我讲述住在餐厅地窖里的幽灵故事的时候,我只觉得后颈汗毛直竖,不时回头张望。

这位看起来是典型的赫尔辛基本地鬼魂了,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类型,只是喜欢调皮恶作剧。“这是十九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经营卡百利餐厅的约瑟夫·沃伦提斯(Josef Wolontis)的鬼魂,当时这家餐厅是作曲家让·西贝柳斯、画家艾克塞利·加仑·卡勒拉(Akseli Gallen-Kallela)等名人经常光顾的地方。”考尔比说道。

周日通宵派对结束后,周一早上沃伦提斯会在卡百利餐厅为所有客人提供免费早餐。人人都喜欢他,他算是他那个年代的餐饮业巨头了,在料理界几乎一手遮天。据考尔比说,沃伦提斯是现今整个赫尔辛基最气恼的鬼魂,因为他的餐厅不再拥有当年的垄断地位了。不过餐厅员工对他的阴魂不散似乎并不在意,该干嘛干嘛,尽管有个别人投诉说撞见他在挪家具吓唬人。

都市传奇

行人走过老教堂公园里的墓碑和纪念碑,这里别名“瘟疫公园”,因为1710年数百名死于瘟疫大流行的病人就埋葬在这附近。摄影:Peter Marten

诸如此类的轶事,正是赫尔辛基的市民和来到这里的游客喜闻乐见的。“就算你在这里住了一辈子,我能担保还是会有一些事情你从来也没听说过。”考尔比说,“通过鬼故事和都市奇闻轶事,我们讲述的是赫尔辛基的另类历史。这其中也包括阴谋论和臭名昭著的谋杀案。”

作为顶尖的鬼魂搜猎服务提供者,自己相信鬼的存在吗?“自从我姐姐在芬兰东南部城镇科沃拉(Kouvola)我们家老宅看见一个女人走进走出,我就开始对闹鬼的房子和鬼魂幽灵什么的感兴趣了。”考尔比说,“至于说鬼究竟是什么,那又另当别论了。”

“对于故去的人灵魂显现的可能性,我是持开放态度的。”艾米尔·安东表示,“我们听过这么多亲历记、这么多目击报告。这些积累起来的经验让我更倾向于接受而不是拒绝相信。”

芬兰首都鬼魂搜索指南

• “赫尔辛基快乐导游”(Happy Guide Helsinki)旅行社提供的“赫尔辛基恐怖漫步之旅”(Helsinki Horror Walks),以芬兰语和英语提供。

• 赫尔辛基城市博物馆的“鬼魂漫步之旅”(Ghost Walk),有时可提供英语导游,三条路线任选其一:“长街鬼魂漫步之旅”(Promenade Ghost Walk)、“格鲁努哈卡鬼魂漫步之旅”(Kruununhaka Ghost Walk),以及“从蝶略区到另一个世界”(From Töölö to the Beyond)。

撰稿:Tim Bird,2019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