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之夏的冰球特别报道

夏季为什么要谈冰球呢?你猜猜看是什么原因。答案有芬兰,有气候变化,有一个叫作“拯救池塘冰球”的团体,还有NHL等很多内容。

阅读文章

首先,芬兰全民酷爱冰球。可以肯定地说,整个夏季期间,总有些芬兰人会盯着绿茵和蓝湖发呆,想象它们被光滑的冰层覆盖的样子,在上面溜冰简直完美。

其次,数十名芬兰球员在全世界水平最高的联赛——北美国家冰球联盟(NHL)中担任外援,通常每年六月举行斯坦利杯总决赛。但是由于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的赛季在三月份戛然而止了,斯坦利杯也被推迟了。联盟最终宣布季后赛将于8月1日开始,而且将有可能一直打到10月初。所以这时候发一篇关于冰球的文章,时机正合适。

第三,几个芬兰人和一个加拿大人——少了加拿大人,任何冰球故事都是不完整的。他们组织的“拯救池塘冰球”(Save Pond Hockey)巡回赛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种比赛是户外冰球与环境保护运动的结合。他们把这项比赛从赫尔辛基推广到了芬兰其他城市,将来几个赛季他们计划在瑞典和加拿大举行比赛。

户外池塘,冰上乐园

一名女冰球选手在户外冰球场上带球突破,照片角落里能看到几名对方球员的冰球杆。

来自美国明尼苏达州的艾米丽飞到芬兰与她的未婚夫团聚。抵达后的第二天,她就出现在了坦佩雷“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的赛场上,看她在场上的表现,仿佛时差根本不存在似的。 摄影:Peter Marten

“拯救池塘冰球”名副其实。“池塘冰球”指的是伙伴们相约打非正式比赛的户外冰球场。举办巡回赛可以在冰球界,或者正如他们经常说的——在冰球大家庭中提高意识,筹集资金,为应对气候变化出力。

因为假如冬天不再像冬天了,户外冰球场也就不复存在了。

公园中、后院里、冰封池塘上的冰球场,或许比其他任何地方的场地都更能体现冰球的精神。孩子们可以在那里玩个痛快,只要喜欢,在冰上待多长时间都行,边玩边梦想有朝一日到顶级联赛打球。家长也可以带孩子来,教他们溜冰。

坦佩雷这座城市在芬兰的位置,大致可以描述为“中南部的中西部”,它是唯一在芬兰的主要冰球联赛SM Liiga中拥有两支球队的芬兰城市。坦佩雷也是欧洲最大的冰球博物馆——芬兰冰球博物馆(Finnish Ice Hockey Museum)的所在地。在这个为冰球而疯狂的国家,坦佩雷享有“为冰球而疯狂的城市”的声誉,因此成了观摩一场“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比赛的理想地点。

有生之年目睹气候变化

一场冰球比赛正在山坡前的一座户外冰球场上进行,山坡上有房屋和树木。

2020年坦佩雷的“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比赛在学校街的一座公园里举行,从二战以前人们就在这里打冰球了。 摄影:Peter Marten

2020年3月7日,也就是坦佩雷比赛举行的当天,气温仍然很低,芬兰人那时候还不能想象要居家办公、远程上课、不能去餐厅吃饭、与他人保持距离。两周后,原定在北方城市奥卢(Oulu)举行的“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不得不取消,因为政府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以遏制新冠病毒蔓延。

我在坦佩雷见到了史蒂夫·贝恩斯(Steve Baynes),也就是我们故事里的那个加拿大人。2010年他来到芬兰中部城市于韦斯屈莱(Jyväskylä),在那里研究企业可持续发展,后来搬到了赫尔辛基。

“我们想出了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的主意,当然这是因为我们了解到了许多关于气候变化的信息。”贝恩斯说。他是在温哥华长大的。“我们冰球俱乐部里的很多芬兰人都在有生之年目睹了气候变化,他们儿时的气候与现在已经明显不同了。这些情形汇总到一起,让我们感觉有必要做点什么,但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具体应该做什么。”

“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在2015年的一个冬日里诞生了。“我们几个都是玩冰球的,所以我们就开始组织冰球巡回赛。”贝恩斯说。

热衷冰球

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头戴头盔身穿球衣,球衣上写着“拯救池塘冰球”,手持冰球杆在户外冰球场上参赛,背景中能见到其他选手。

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是个冰球迷,他连续好几年参加了赫尔辛基的“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照片摄于2020年2月)。 摄影:Mikko Stig/Lehtikuva

我们就这样来到了坦佩雷(Tampere)的两座户外冰球场边,观看历时一天的巡回赛。12支球队通过一系列每场18分钟、每队4人的比赛争夺冠军。每个比赛场地占一座冰球场的三分之一。球门又小又矮,不过没有守门员。

看一眼比赛秩序册,你会看到这样的队名:帕尤萨尔米枫叶队(灵感来自NHL的多伦多枫叶队)、法律冰球队、土豆炖肉队(大概是某个队员最爱的一道菜),还有叫“帽子戏法斯韦泽队”的。

比赛场地设在学校街冰球场(Koulukatu Rink),这也是芬兰第一座人工制冷冰球场,于1956年落成。其实自1934年起,在同样的地点就已经有天然冰冻的冰球场了。

赫尔辛基2019-2020年的冬季多雨而温暖,每个月的平均气温维持在摄氏零度以上。在这样的暖冬里,人工制冷冰球场就成了唯一可用的户外冰球场所。这样的冰球场为数不多,所以与真正寒冷的冬季相比,反差非常强烈。在那些日子里,各个城镇在许多公园里都设有冰球场,可以连续用好几月。正规的户外冰球场并不能给人带来非正式球场的那种邻里社区的感觉。

引人瞩目

一座户外冰球场边上,一条小狗嘴里叼着一只冰球手套,一名冰球手向这条狗伸出手。

一条叫科尔图的狗也来为坦佩雷的参赛选手呐喊助威,它还帮忙看管他们的手套。 摄影:Peter Marten

自2015年在赫尔辛基举办以来,“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逐渐扩大,更多的城市加入进来。2020年的举办地点包括芬兰东部城市约恩苏(Joensuu)和拉彭兰塔(Lappeenranta),以及西南部的图尔库(Turku),还有坦佩雷和奥卢。

“明年我们希望走出芬兰国门。”贝恩斯表示,“这【气候变化带来的暖冬】显然对世界各地的冰球爱好者和选手们构成了威胁。”

当时是2020年3月初。此后新冠病毒影响到了全球人们的生活,而且情况一直在变化。6月份芬兰政府将允许公共集会的人数上限提高到了500人。贝恩斯确认说,2020年夏季他们仍在计划下个赛季到瑞典斯德哥尔摩组织比赛,还希望能去加拿大。

“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打出的保护气候运动的旗帜引起了关注。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不止一次亲自穿上冰球鞋参加赫尔辛基的巡回赛,包括2020年的比赛,而且本地的大牌球员也曾经现身赛场。前NHL明星球员萨库·科伊乌(Saku Koivu)参加了2020年2月在图尔库举行的“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比赛。

“这正是巡回赛的目的之一,让整个冰球界一起参与进来。”贝恩斯说,“我们设法联系了几位像科伊乌这样的传奇球星,很感谢他们支持我们试图做的事情。”

钱都用在哪儿了

“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的球队报名费和赞助费是怎样使用的?以下举几个例子:

坦佩雷的比赛收入是1500欧元,“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把这笔钱捐赠给了重建俱乐部(Reconstruction Club)。这个俱乐部的宗旨是帮助当地居民对气候变化采取积极措施。图尔库的全部1750欧元收入捐给了一个叫作“权力转移”(Power Shift)的组织,据贝恩斯说该组织举办“为期一年的周末研讨班,为气候积极分子提供更有效开展运动的工具”。

在约恩苏,3000欧元收入被用于资助当地一片湿地的生态恢复工作,这片湿地曾被用作泥炭生产区。拉彭兰塔的比赛结束后,“拯救池塘冰球”巡回赛将2600欧元收入分成两份,分别捐给了芬兰自然保护协会(Finnish Association for Nature Conservation)和赛马湖环境与科学教育组织(Saimaa Environment and Science Education Organisation)。

赫尔辛基的比赛收入10000欧元捐给了CO2Esto公司,这家公司从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U Emissions Trading System)购买排放额度,通过这种方式将这部分额度从市场中排除出去。“这不仅仅是碳补偿的问题,”贝恩斯说,“而且是防止碳排放。我们用赫尔辛基巡回赛的收入防止了250吨二氧化碳当量的碳排放。”另外,比赛的球衣拍卖收入4200欧元又减少了113吨碳排放。

撰稿:Peter Marten,2020年7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