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艺术教育在北极地区激起行动热潮

启发学童了解气候变化及其威胁,是芬兰“绿色行动”(Green Actions)计划的主要目的。北极地区各国的多所学校和大学都参与了这个计划。

阅读文章

“假如我们不关心环境,也不教育下一代保护环境,未来他们将会失去赖以生存的家园。”戴维·约肯(David Yoken)表示。

约肯是图尔库应用科技大学(Turku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艺术学院的高级讲师,图尔库位于芬兰的西南部。约肯在这所大学内发起并领导了“绿色行动”计划,目标是利用艺术教育来启发儿童对气候变化及其挑战的认识。

身为作曲家和音乐人的约肯有着丰富的跨学科艺术教育经验,他发起这个计划的宗旨是从自己的学生中选拔人才,让芬兰国内甚至国外的学童受益。从目前至2019年,芬兰担任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的主席国,为配合芬兰的这个角色,绿色行动计划将发动整个北欧和北极地区的教育界人士和学生,这些地区包括芬兰拉普兰地区的伊瓦洛(Ivalo)、挪威北部、瑞典、丹麦、冰岛、格陵兰以及美国的阿拉斯加等地。

行动,以艺术为载体

艺术入门:在这个教学游戏中,学生们正在尝试拯救一头由艺术学院学生叶夫盖尼·科斯图尤可夫(Evgeny Kostyukov)扮演的“北极熊”。
照片提供:Antti Hartikainen/图尔库应用科技大学

“在25年的教学生涯中,我很早就开始为一些项目寻找外部的资金支持。”约肯说道。他是富布赖特(Fulbright)芬兰基金会的董事之一。“一开始我参与了北欧部长理事会的学习计划Nordplus的工作。2007或2008年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每天都在与一群才华横溢的年轻芬兰音乐人和舞者共事,这促使我申请并获得了Moving In Moving On计划(简称MIMO)的预算,这是一个针对问题青少年的项目。”

MIMO的资金来源是欧盟的中央波罗的海计划(Central Baltic Programme),该项目于2013年终结。MIMO的成果让人确信:在医疗卫生和青少年工作领域,以艺术为基础的方法与专业工作方法的结合,是可以增进青少年福祉的。项目虽然结束了,但让约肯继续挂心的是,曾经参加诸如MIMO这样的项目的青少年,应当能够在项目完成后继续运用他们在这些项目中获得的工具,而项目的目标群体也应当可以继续受益。

2017年4月,绿色行动计划启动。初期的形式之一是为图尔库巴斯基沃利(Pääskyvuori)小学的二年级学生举办了为期三天的培训班,作为开发创造性教学法的实验项目。这个临时培训班由艺术学院舞蹈教育和视觉艺术专业的学生担任老师,通过北极熊在仅存的浮冰上设法保持平衡等游戏,以及创作漫画书、用垃圾桶和废弃物制作的乐器开音乐会等活动来寓教于乐。

“看到巴斯基沃利小学的孩子们通过艺术教育领悟到气候变化的状况,这真是一种让人大受启发的经验。”舞蹈教育专业学生艾玛·凯蒂拉(Emma Keitilä)说道,“这些以艺术为形式的培训班真正教给了学生防止全球变暖和拯救北极熊的新思想。”

用心的艺术

巴斯基沃利小学的一名学生正在专心致志地创作创意簿,这是绿色行动课上的一项活动。照片提供:Antti Hartikainen/图尔库应用科技大学

绿色行动计划“行动”的另一个例子是在芬兰拉普兰地区的伊瓦洛(Ivalo)高中,英语和瑞典语教师乌拉·凯斯基塔洛(Ulla Keskitalo)、音乐教师卡特丽·基蒂拉(Katri Kittilä)和艺术教师罗德尼·弗朗西(Rodney Francett)率领学生筹划并实施了绿色行动。

让“大”学生来指导“小”学生,这是绿色行动计划的重要特点之一。在伊瓦洛高中的案例中,16岁的高中艺术与音乐学科学生与53名比他们小4岁左右的小学生一道行动了起来。

“小学生分成两组:一组音乐,一组艺术。”凯斯基塔洛介绍说。“音乐组的小学生会学一些与自然有关的英语单词,然后在高中生们的帮助下自己作词作曲。这一过程中要用到多种乐器。我听到的反馈是非常积极的。音乐组做得非常好,大家都很开心。”

“艺术组又分成若干小组,分别利用天然材料来创作艺术作品,如柳树枝、小草、松果等。”

绿色行动计划无论行动到哪里,都尽可能因地制宜,将本地知识融入其中。“原住民的知识、当地的传统知识、原住民新闻报道等都是绿色行动计划的核心关注点。”约肯表示。

“我正邀请一位同事——格陵兰记者印卡·汉森(Inga Hansen)参加我们2018年2月底在艺术学院举办的绿色行动研讨会。印卡正在挪威考托凯诺(Kautokeino)的萨米应用科技大学进行原住民新闻学的硕士研究项目。这所大学是绿色行动计划的合作伙伴之一。”

撰稿:Tim Bird,2017年10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