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的教育成功故事

来认识一户芬兰家庭,听四代人讲述自己的学校生活经历。芬兰教育在这一百年里不断发展,今天更上一层楼。

阅读文章

96岁的达依多维萨拉(Taito Vesala)见证了芬兰课堂内黑板被平板电脑取代的历史演变。后生晚辈的学习能力每每让达依多惊喜不已。

今年96岁高龄的达依多维萨拉1926年六岁时开始念书,第一年里上的是一所流动学校,秋季上了两个礼拜的课,春季又上了两个礼拜的课。之后又上了四年小学,他所受的教育也就到此为止了。

“在领肄业证书之前,我和老师的侄女比赛谁能拿到全班第一的成绩。老师非常希望我能继续念书,因为我的成绩相当好。可是家里穷,我必须干活挣钱养家。”达依多回忆说。

“于是我所受的正规教育就这样结束了,之后我全部的教育全都来自于生活这所大学。”达依多说道。

二十年代的芬兰刚刚赢得独立不久,是一个基本以农业为主的“穷国”。达依多是全家第一个受过正规教育的成员。

等到达依多十岁的曾孙达度维萨拉(Tatu Vesala)2013年正式入学的时候,他必须完成至少九年义务教育。达度今年已经五年级了,很喜欢上学,他的梦想是当一个演员。

(左起)亚乐莫·维萨拉、达依多·维萨拉、亚里·维萨拉、达度·维萨拉四代人在交流学生时代的经历。图片: Arto Wiikari

达依多的三代晚辈刚好见证了芬兰学校教育体系的发展历程。每一代人的教育程度都比上一代更进一步。芬兰教育体系如今已经受到全世界的瞩目。在经合组织成员国所进行的联合研究项目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研究中,芬兰学生的测评成绩一直稳居前茅。

国际间的学校横向比较不一定能说明问题,但芬兰学生在评估中的良好表现的确是建立在一系列扎实的基石之上的。芬兰人对待教育态度积极,尊师重教蔚为风气。

百年树人

二十世纪之初,芬兰农村只有三分之一的孩子能上学。1921年芬兰制定了《义务教育法》,目标是所有儿童达到小学课程纲要的要求。在四年级的学业完成之后,成绩达标、家庭有经济能力的孩子可申请就读于文法学校。

达依多尽管成绩好,继续上学的机会却只能失之交臂。于是他小小年纪就开始了
“职业生涯”,先后做过很多种工作,当过警察,也做过房地产中介。达依多的儿子、现年66岁的亚乐莫维萨拉(Jarmo Vesala)的人生道路也颇为相似:他刚刚从加油站老板的职位上退休。

亚乐莫受教育的经历是从1956年的赫尔辛基开始的。他入学两年之后芬兰颁布了
《小学法》,将原来的义务教育年限增加了两年。就这样,亚乐莫这一代人念书的年份已经比他们的父辈长很多了。

芬兰的学校体系在七十年代中经历了近乎彻底的改革,小学与文法学校成为历史,综合学校的时代从此开启。改革以九年制综合学校取代了小学加文法学校的传统体系,综合学校分前六年的低年级阶段与后三年的高年级阶段。

综合学校体系从1972年开始在芬兰逐步推行。这一年刚好是亚乐莫的儿子亚里维萨拉(Jari Vesala)开始上学读书的年份,他今年47岁。

综合学校改革在当时是一个热议话题,但对亚里来说,新的学校体系就是他要走的学习之路。

“对我来说,综合学校是接受教育的唯一选择。”亚里说道。

天下是有免费午餐的

如今,在一周五个学校日中,所有学前班和综合学校的学生以及高中生都能享用免费的午餐。图片: Lehtikuva

在芬兰学校体系的成功之道当中,学生午餐是其中的组成部分。1948年芬兰颁行了关于学校餐饮的法律,规定市政府必须为在校学生提供一周六顿(当时一周七天只有周日休息)免费午餐。

“五十年代中,学校的午餐供应就已经几乎达到今天的水平了。中午一到点,大家一起开饭。我所受到的家教是,自己盘子里的饭菜统统必须吃干净。” 达依多的儿子亚乐莫回忆说。

“那时学校里声名最恶劣的一道菜是莳萝炖肉。我是全班唯一能把自己那一份全部吃下去的人。”亚乐莫咧着嘴憨笑道。

时过境迁,如今学校菜谱里已经不再有莳萝炖肉了,菜色全都与时俱进,采纳了营养学家的建议。如今,一周五个学校日里每天都有免费午餐供应。

“零零后”学生达度对学校食堂里的饭菜很满意。

“一般说来吃得还不错。比方说,火腿配土豆炖锅就是我喜欢的。味道又好,东西又好。”

土方承包商亚里也对当年的学校午餐赞不绝口。

“学校午餐留给我的记忆非常美好。直到今天学校里的饭菜还是很好金事实上,父亲和我现在还去我们正在进行土方作业的工地附近的那个学校搭伙吃午饭。价格公道,吃得很健康,而且味道真的很好。”亚里说。

“学校食堂每天要同时为700名学生供应午餐,我由衷地佩服他们。”亚乐莫说。

有评估,不打分

从达依多念书的时候起,芬兰学校一直使用4-10分的评分体系为学生每年总评两次,10分是满分。

“我那时候是‘7分专业户’。”亚乐莫是这样总结他的学生时代的。

评分的依据是测验和课堂表现。五十年代唯一的口试是唱歌考试,每个学生必须轮流站到全班面前唱歌。

近年来,评分体系已经从数字等级评分转向了字母等级评定。达度迄今为止得到的评估都是用字母表示的。

“例如,去年春天我在进阶德语测验中得了个A。我的课堂操行是B,不过学习积极性是A+。”看上去聪明机灵的达度小朋友解释道。

爷爷亚乐莫很羡慕达度能学好几门外语。他自己读书的时候没机会学任何外国语言。

“我们这十岁的孩子又能讲英文又能讲德语!”亚乐莫赞叹道。

达度从四年级开始学德语,英语则是在二年级的半中间开始学的。根据新的核心课程教学大纲,达度明年升六年级之后就要开始学瑞典语了,也就是说,在学校的六年时间里,达度将学习三门外语。

学习多元化

图片: Arto Wiikari

通过四代人的故事可以看出,学校教育的基本原则一百年来并没有改变,但学校体系在不断地推陈出新。未来将进一步重塑芬兰学校体系的重大改革就是新核心课程纲要的出台。综合学校初级阶段已从2016年秋开始采用这一纲要了。

近年来的新举措之一是将跨学科的基于现象的学习引入课堂。达度接受采访之前刚刚从学校放学回来。今天班级举办了一个旅游展,学生们在课堂上计划和组织这个旅游展,各自向同班同学推荐旅游目的地,介绍各个国家的文化。

“今天早上达度是拎着我们的旧皮箱去上学的,那箱子大得都能装得下他了。”亚乐里说。他解释说那只旧皮箱是旅游展的道具之一。

黑板不见了

图片: Arto Wiikari

新的学习方法对学校的设施也产生了影响。教学法的焦点从收集信息转向学习技能的学习,课堂设置也随之发生了转型。过去是教师站在黑板前、讲台后,面对学生讲课,学生整整齐齐地“排排坐”。今天,教室变成了开放式的,而且格局可以改变调整。因为无线网络和数字化的应用,教师也不再站在“讲坛”上宣讲了。

达度的教室里不再有黑板与粉笔的踪影。教室里教师的书桌上放着一台数码相机,用来在智能白板上显示教学材料。教师还可以用自己的电脑播放视频,有时候也会要求学生使用平板电脑或电脑。

“比方说,我们涂色或画画的时候就可以打开平板电脑,照着里面的样子画。”达度说。

信息撷取技能是通过作陈述来练习的,陈述练习常常两两结对或以小组为单位进行。

如今部分课本已经完全电子化了。达度14岁的哥哥莱韦维萨拉(Leevi Vesala)从学校领到了一台平板电脑。大部分学习材料都以电子版的形式存储在里面。

“如今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96岁的达依多感叹道。

“他们能学到那么多知识,他们的学习能力让我佩服得不得了!”

撰稿: Hannele Tavi, 《这就是芬兰》 2017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