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教育的“简单”力量

一位旅居芬兰多年的美国小学教师兼博客作家见证了芬兰教育体系的优越性——答案比你想象的还要“简单”。

阅读文章

19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去赫尔辛基探望芬兰女友(我现在的妻子)和她的家人。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次,我未来的丈母娘问我:“你最喜欢芬兰的什么方面?”

我告诉她我喜欢芬兰的简单。岳母大人不但没有点头赞同,反而皱起了眉头,看样子我是说错话了;我立即解释说我这样说并没有贬义。

我告诉她说,正因为那些简单而珍贵的东西,这个北欧国家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桑拿;夏季木屋;父母们领到的装满各种必需品的“新生儿大礼盒”;“所有人的权利”,也就是人人都有权在森林和乡间采摘野生浆果和蘑菇等;芬兰是一个人人都知道怎样过一种简单的生活而且过得很开心的国家。

2013年从波士顿搬到芬兰定居之前,我已经听到了越来越多的关于芬兰学校教育的传闻。 既然芬兰在国际上已经被公认为教育超级大国,我估计会在芬兰找到各种昂贵的、花哨的原因来解释芬兰学生为什么在OECD国际学生评估项目(即著名的PISA)等国际性标准化测试中表现如此出色。

[编者按:2015年度 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成绩已于2016年12月6日(刚好是芬兰独立日)芬兰时间的中午公布。在这项三年一度的调查中,芬兰15岁学生再次在所有类别中均名列前茅:在2015年度 PISA测试的重点——科学素养的评分中,芬兰学生在OECD国家中名列第三,在全部73个参与调查的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五。芬兰学生在阅读能力上仍然表现优异,在OECD国家中排名第二,在全部国家和地区中名列第四。在数学素养方面,芬兰与丹麦在OECD国家中并列第七名,在全部国家和地区中位列第十三位。]

当我在赫尔辛基开始了为期两年的小学教师工作,所见所闻却让我大为惊讶。我想出了一个六个字母的缩写来概括芬兰教育的特色,这六个字母拼起来就是SIMPLE(简单):合理(Sensible),独立(Independent),适度(Modest),趣味(Playful),减压(Low-stress),平等(Equitable)。

合理(Sensible)

这项课堂活动要求根据讲演的内容将屏幕上的单词移动到不同类别中去。

这项课堂活动要求根据讲演的内容将屏幕上的单词移动到不同类别中去。图片:Riku Isohella/Velhot

芬兰采取了许多合理的措施促进学生的福祉。例如:

  • 在整个教学日中,学生每上45分钟的课就自由休息15分钟。研究表明,频繁的课间休息有助于提高学生上课时的注意力。
  • 每个教学日,芬兰全国的所有学生——无论其社会经济背景——都享有免费的、营养丰富的午餐。
  • 90%的芬兰综合学校实施了有效的、基于研究成果的反校园欺凌行为计划,名为“KiVa”。这一项目是由芬兰的图尔库大学研发的。
  • 70%的芬兰综合学校实施了全国性的促进学生体育锻炼的计划,名为“芬兰学校在运动”(Finnish Schools on the Move)。 

独立(Independent)

芬兰学生享有很大程度的自由和独立。

芬兰学生享有很大程度的自由和独立。图片:Liisa Takala

初到赫尔辛基定居,看到街头许多低龄幼童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自己出行,我非常震惊。在我工作的学校,我见到了类似的情形:小学生常常在没有教师带领的情况下在走廊上行走,在食堂自己盛热菜热汤,放学自己回家——在美国这些都是见不到的。

在芬兰的课堂上,我注意到许多教师都很放心地给予学生很大的自由度,例如布置开放式的研究项目等。看来这种做法不但鼓励了创造性,而且推动学生发展更强的批判性思维能力。

而且,芬兰教师训练有素,专业水平高闻名全球,他们广受信赖,在课堂上享有很高的自主权。(研究显示,教师的自主权与工作满足感和留住教育人才有着密切的关联。)

适度(Modest)

芬兰的高素质教师在管理班级时享有很大的自主权。

芬兰的高素质教师在管理班级时享有很大的自主权。图片:Riitta Supperi/Keksi/Team Finland

刚到芬兰的时候,我期望找到最新的教学法,各种先进课堂教学技术,以及让人艳羡的校内设施。“全世界最好的学校体系”当然应当给予教师和学生这些条件,我是这么推想的。

但是我走访了多家芬兰学校之后,却没发现多少这样的东西。后来我得出的结论是:新颖的教学法、技术设备、优越设施等都是好东西,但是它们都是次要的。芬兰的案例告诉我们:最重要的是,由高素质的教育工作人员在促进学生福祉的学习环境中贯彻良好平衡的课程大纲。 

趣味(Playful)

有利于学生福祉的学习环境是良好教育的最重要要素之一。

有利于学生福祉的学习环境是良好教育的最重要要素之一。图片:Liisa Takala

在芬兰,家长和教师普遍相信低龄儿童需要大量的、经常性的玩耍时间。研究成果也支持这一理念:“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玩耍有利于促进认知、社交、情感和身体发展。”这是一项题为《玩的力量》(The Power of Play)的美国研究得出的结论。

事实上,芬兰许多儿童直到7岁才上一年级,而在这之前,他们的学习大多是通过玩来进行的。

即便到芬兰儿童上了一年级之后,教学日的安排还是给予了低龄学生足够多的玩耍的机会。具体来说,芬兰多数一二年级学生每天的课堂学习平均只有约三个小时,而且分段进行,中间穿插短时课间休息。下午很早的时候教学日就结束了,芬兰的一二年级学生大多会参加课后俱乐部。在这些俱乐部里,学生基本上都在自我主导下玩这玩那。

减压(Low-stress)

安静、松弛的学习环境有助于营造减压的氛围。

安静、松弛的学习环境有助于营造减压的氛围。图片:Liisa Takala

走访了不同的芬兰学校之后,我逐渐注意到一个规律:学习环境总是安静的、松弛的。压力对教与学两方面都有负面影响,因此学校营造减压的氛围对所有人都很重要——教师和学生共同受益。

平等(Equitable)

芬兰几乎所有学校都是公共学校,只有极少数独立学校是例外,这意味着教与学普遍具备高标准。换言之,无论儿童在芬兰的哪里长大,都能免费接受良好的学校教育,接触到高素质的教师,遵循平衡的课程大纲,享用健康的午餐,使用高质量的教材。

芬兰的教育体制,“简单”说来,就是对孩子好。

Tim Walker撰稿,2016年12月

Tim Walker 是一名美国教师兼作家,他的著作有 《迷失在芬兰》(Lost in Finland,2016年,S&S出版社) (2016, S&S) 和 《芬兰教育之鉴:快乐课堂的33条简单策略》 (2017年4月即将出版,W.W. Norton出版社)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