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学校重视气候变化教育

关于环境与气候变化的教学是芬兰学校课程大纲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以一所学校为例来看看这是如何实践的,这所学校同时还采取了利用可再生能源的措施。

阅读文章

2019年初,芬兰各地的学童举行了多次罢课示威活动。受瑞典少女活动家格莱塔·桑博格(Greta Thunberg)的启发,他们在芬兰数十座城镇里集会,要求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

“我们的七年级学生都想参加,他们还制作了海报。”赫尔辛基东部萨卡林麦基(Sakarinmäki)学校的地理教师劳里·阿霍(Lauri Aho)说,“他们想参与是件好事。他们已经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我不确定他们是否已经理解了所有的问题。”

如何应对气候变化

若干年前,工人在赫尔辛基东部的萨卡林麦基学校安装太阳能电池板。摄影:Helen Ltd

阿霍工作的一部分就是确保学生理解气候变化的影响、气候变化是怎样发生的、为什么会发生,以及可以采取哪些应对措施。这种教育一部分是通过传统的课堂教学进行的,有专门的教材,但芬兰儿童同时也获得了亲自动手的实践机会。

“在这里人人都学会了回收再生。”阿霍指着教室里的垃圾箱说道,“我们的九年级学生会去发电厂作实地调查,理解能源是怎样生产的。我们还模拟国际会议,让各个小组代表不同的国家。学生研究各自所代表国家的环境政策,然后进行辩论,从而达成一个类似《巴黎气候协定》那样的国际协定。”

各门科目都涉及气候变化

在赫尔辛基气候行动示威集会上,一块标语牌上写着“我们的世界需要改变——同意的请呼吸”。另一块写着“学会做出改变,否则只好学游泳。”摄影:Peter Marten

气候变化的教学在芬兰教育体系中早就占据了重要地位,而新的气候研究课程开发的基本理念是气候变化应当进入每一门科目。一些非政府组织开发了气候变化和循环经济的教材,教师可以酌情选用。

所有芬兰学校都采取了这样的步骤,但萨卡林麦基学校的学生有一个优势:他们的校舍有自己的可再生能源供应,他们可以就地进行研究。

“我们约80%的能源消费来自可再生能源。”副校长安蒂·科尔维宁(Antti Kervinen)表示,“我们有太阳能电池板和地热供暖。我们还使用生物油,但这只在冬季才是必要的。昨天阳光明媚,于是我们的电力100%来自太阳能。”

实时观察能源消耗

可再生能源对萨卡林麦基学校的学生而言是活生生的现实——在学校操场边上他们就能看到这些设备。
摄影:Helen Ltd

学生和教职员工可以通过走廊里的显示屏实时看到他们的能源生产情况。这是用典型的“千瓦”为单位显示的,但同时也用相当于洗多少次热水澡来表示,以易于学生理解。这些信息都整合到了学校的课程当中。

“学生学习如何利用学校的能源数据来计算百分比,例如学校百分之多少的能源来自于某一种资源。”数学教师海基·霍尔塔(Heikki Hölttä)介绍说,“物理课和化学课上也利用了这样的信息。”

担负起个人责任

横幅上写着:“我们有足够的力量——地球需要我们采取行动。”
摄影:Peter Marten

学生对气候变化以及他们可以采取哪些应对措施很感兴趣。最近的研究发现,越来越多的芬兰儿童和青少年把气候变化当作一项值得关注的重大问题。

“我要是早听说的话也会去参加示威的,但是我却在做数学测验。”九年级学生奥利维娅(Olivia)表示,“格莱塔·桑博格很勇敢,分享这些信息是很重要的。”

奥利维娅对自己在萨卡林麦基学校接受的环境教育表示赞赏,她说学校是她气候变化知识的主要来源。

“我或许从网上学到了更多。”九年级学生劳拉(Laura)争辩说,“我看了很多关于环境的纪录片。”

教师鼓励这样的独立学习,事实上某些研究项目还要求学生们这样做。阿霍解释说,他们还向学生介绍各种信息来源,以及怎样判定这些信息是否可靠,因为网上充斥着假新闻。

“部分学生对气候变化非常积极,但也有学生十分消极。”九年级学生莉莎(Iisa)说,“我做了力所能及的事,例如回收利用、不需要的时候记得关灯、在学校和在家吃更多的素食等,但是我只是一个人。我们看着那些大国,觉得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能多做点事情。”

撰稿:David J. Cord,2019年8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