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作家琳达·柳卡斯教会孩子编程的诗意

帮助孩子们勇敢地掌握技术,是芬兰技术教育的先行者琳达·柳卡斯(Linda Liukas)的使命。

阅读文章

琳达·柳卡斯就像是21世纪的阿达·洛夫莱斯(Ada Lovelace),用童话的形式把编程的学问变成诗篇,教给孩子们。

31 岁的琳达·柳卡斯梳着姜黄色的马尾辫,脸上长着雀斑,笑起来能把冰山融化,不难看出为什么有人形容她是“怪阿姨版长袜子皮皮”。正如童书作家阿斯特丽德·林格伦笔下的那个活泼可爱的红发女主人公,柳卡斯同样无所畏惧、灵感四射、聪明绝顶。说到为儿童传授知识,她作出的贡献就好比单手举鼎。

她穿着紧身皮裤和运动鞋,一阵风似地飘进了赫尔辛基新开的时尚海滨桑拿中心“蒸汽”(Löyly),引发超高回头率。在一片窃窃私语声中,她从鼓鼓囊囊的包里抽出了让她如此兴奋的原因:她刚从自己新作的发布会上出来,书名叫做《Hello Ruby:互联网大冒险》(Hello Ruby: Expedition to the Internet,2017)。

这是她获奖的“Hello Ruby”系列的第三本,她的书揭开了编程的神秘面纱,教会孩子们电脑思维的基础。这一系列新近荣获了中国的最高设计奖项“中国设计智造大奖”,获得奖金13万欧元。

21世纪的“读书识字”

“我们需要多元的输入,来自所有人,从娃娃开始。”琳达·柳卡斯如是说。摄影:Elina Manninen/Keksi

不过,形容柳卡斯是“成功的童书作家”,正如说史蒂夫·乔布斯是个“卖电脑的”。作为一名多才多艺的先行者,她的使命是激励儿童通过技术表达自我。

“我小时候就一直希望有一本像‘Hello Ruby’那样的书。编程就是21世纪的识字,而越来越多的全球问题看上去都像是软件问题,但不是单靠软件设计师就能解决的。我们需要多元的输入,来自所有人,从娃娃开始。”她斩钉截铁地说道。

“在我小的时候,在艺术和数学之间只能选择其一。为什么就不能文理兼修呢?电脑是用来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的。我把自己在做的事情看成是为孩子们提供创造性思维的工具,而不仅仅是教他们编程。”

教孩子掌握技术是一种激情

“Hello Ruby”利用一切手段教孩子编程,包括传统的石头剪刀布活动。摄影:Otso Kaijaluoto

从“极客”到闻名世界的作家,柳卡斯走过的历程是一段“侥幸的冒险”。推动她前行的动能,是从小对阅读、绘画和电脑的热情。

“现在回头望去,所有这些茎蔓是怎么缠在一起变成我现在在做的工作的,好像再顺理成章不过。”

当其他女孩都在往墙上贴歌星照片的时候,柳卡斯却对艾尔·戈尔“情有独钟”。

“我那时有点乖僻。我自学了编程,为的是能创建一个戈尔的芬兰粉丝网站,那时我才13岁。”她笑着回忆道。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一天,她和几个兄弟一起把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大卸八块,从此以后她对技术的热情就演变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热恋。

“通过玩电脑,我了解到编程可以成为建设世界的创造性工具。我对技术不知天高地厚的好奇心来自于家庭。”

RailGirls走向全球

我们对琳达·柳卡斯的采访的节选,拍摄于赫尔辛基海滨“蒸汽”桑拿房酒吧的露台上。视频制作:《这就是芬兰》杂志

柳卡斯如饥似渴地学习。她学的专业很多元,包括哲学、商学、法语、视觉传媒等。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她经历了一次顿悟。

“在美国我见到了人们是怎样真正运用技术改变世界的。这就是我发起 ‘Rails Girls’的灵感来源,这项运动的宗旨是让更多女性参与到IT领域中来。”

Rails Girls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全球计划,旨在为女性提供编程基础培训。这个非盈利性社群举办培训班,为女性提供机会,让技术成为她们释放创造力的平台。

Ruby 把一切解释给你听

“互联网不过是一个传播工具而已。”琳达·柳卡斯说。图片: Vesa Tyni

Rails Girls之后就有了Hello Ruby,最初的想法是柳卡斯在学习开源编程语言Ruby的时候产生的。每当遇到理解困难,她就画一个名叫“Ruby”的红发女孩,然后问自己:“Ruby会怎么解释?”

第一本书在Kickstarter上众筹了38万美元,成为这个平台上筹集到资金最多的童书。《Hello Ruby:编程大冒险》(Hello Ruby: Adventures in Coding ,2015)现在已经发行了至少22种语言的版本。

该系列的第三本书是尝试让孩子理解互联网的先驱作品。

“互联网总是以消极的方式呈现,令它看上去就像一个阴森恐怖的无底洞。我的书说明了互联网不过是一个传播工具而已。”柳卡斯解释道。

“我把互联网描绘成一座冰雪城堡,这个比喻让小读者更容易理解。我还是超爱读童话,所以也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教孩子们。”

阿达·洛夫莱斯与亚美

Ruby给读者看一只小老鼠。绘图:琳达·柳卡斯

当我们问她是哪些个性特点让她成为全世界孩子们的启蒙老师的,柳卡斯连珠炮似的给出了一连串答案:

“我有好奇心!还有每次接触到有趣的东西,我都会满怀热忱地去了解。”她咧开嘴笑着,仿佛是在用笑容证明她说的话一样。

“我的第三个优点是自信。我有强烈的‘是的,我可以’意识。这是我童年时代养成的。我从小读托芙·扬松(Tove Jansson)和阿斯特丽德·林格伦(Astrid Lindgren)的书长大,亚美和长袜子皮皮是我的精神导师。在北欧,我们可以效仿的楷模很多,各式各样。”

柳卡斯常被冠以为女性赋权增能的倡导者的称号,但她坚持认为她希望传达的核心讯息不仅仅是女权主义,而是多元化。

“当日本小男孩告诉我,他们最喜欢的角色是Ruby ,而不是男性角色Django 的时候,我很高兴。男孩子能接受女孩作为他们的英雄,这太棒了。我希望把女孩引入技术世界中来,但我同样希望帮助男孩接受不同的身份角色,他们愿意的话也可以做护士。”

瑜伽和独角兽

这张图说的是:编程就好比是在教电脑芯片遵守行为规范。绘图:琳达·柳卡斯

柳卡斯是个不可救药的书虫,一周至少读一本书,从哈利波特到海明威,一本接一本。她的灵感来源不拘一格,从瑜伽到周五晚上的披萨,甚至还有浑身亮闪闪的独角兽。

“我在电脑上花的时间太多,所以希望亲近周围的世界,做些简单、接地气的活动。在其他时间里我的工作和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相互交织的。我试着效仿托芙·扬松:她将艺术与生活看成不可分割的同一件事情。”

技术教育的形象大使

琳达·柳卡斯关于孩子学电脑的TEDx演讲,仅在TED官网上就获得了近两百万次的观看量。视频制作: TED

让编程进入芬兰小学课程,柳卡斯在其中发挥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她现在为世界各地提供咨询服务,与美国教育家积极合作在纽约市开展教育项目,和日本的教师也有合作。

其他正在筹划中的项目包括即将在中国推出《Hello Ruby》系列。该系列中的第四本书也正在撰写中,主题是人工智能。

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什么能阻挡柳卡斯通过技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追求,无论是以作家、插画家、程序员还是教育家的角色。

“我的专业身份很有灵活性。我们人类不像电脑,不是二进制的。就像诗人沃尔特·惠特曼说的,人人都是多元的。”

琳达的励志语录

在琳达·柳卡斯“Hello Ruby”系列的第三本书里,几个主角出发进入互联网去探险。绘图:琳达·柳卡斯

  • “想象这样一个世界:未来的阿达·洛夫莱斯们长大成人,她们对技术持有乐观而且大胆的看法,并且利用技术创造出一个美好的、异想天开的、稍稍有一点怪诞的新世界。”
  • “我们都应当习惯于绊倒跌跤。人人都会踉跄,人人迟早都要摔跟头的。编程就是教你要能容忍出错。”
  • “最为‘升级换代’的变化发生在童年。儿童改变了世界,世界也就变了。”
  • “假如说编程是新的‘世界语’,那么我们与其上语法课,不如全都去学习诗歌。”

芬兰技术界 “超女” 大有人在

撰稿: Silja Kudel,《这就是芬兰》2018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