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密不可分:首届赫尔辛基双年展凸显人与自然的纽带

2020年的夏季,人们可以乘坐20分钟渡轮登上壁垒岛,在首届赫尔辛基双年展上与艺术和自然产生联结。

阅读文章

赫尔辛基近海群岛中有着330座岛屿,其中壁垒岛(Vallisaari)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200多年前,瑞典和沙俄为了这个兵家必争之地曾经发生激烈争夺,后来壁垒岛又被芬兰军队用于拱卫首都的海上前哨。

“Valli”的意思是“堤防”或“堡垒”,“ saari”是“岛”的意思。如今,壁垒岛上的动植物和保存完好的堡垒工事让这里成为了首都地区的旅游热点之一,大自然爱好者纷至沓来。这里的风景也如在画中:大海、邻近岛屿和赫尔辛基的高楼尖塔尽收眼底。

将大自然与艺术融合在一起的机会来了:这就是赫尔辛基双年展的主办方选中壁垒岛作为举办地点的原因。赫尔辛基双年展是一场以当代艺术作品为主打的国际艺术盛会,将于2020年6月12日至9月27日举行,免费入场参观。

群岛上的艺术飨宴

在赫尔辛基美术馆举办的冬季与春季培训班上,学员们可以使用纱线和回收塑料搭建“珊瑚礁”,构成《钩编珊瑚礁》(Crochet Coral Reef)作品的组成部分。该作品由玛格丽特·韦特海姆和克丽斯汀·韦特海姆(Margaret and Christine Wertheim)以及她们的“塑像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guring)领衔创作。(照片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玛丽·波特·塞斯农画廊【Mary Porter Sesnon Gallery】。)
照片提供:艺术与科学研究所(UCSC)

“壁垒岛的氛围非常特别。”将携作品参展的芬兰视觉艺术家玛利亚·维尔卡拉(Maaria Wirkkala)说道,“这里就像被某种未知力量笼罩的一片区域,然而某些东西又揭露出我们的部分集体记忆,那是我们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的记忆的角落。”

壁垒岛2016年才刚刚向公众开放。军用工事十九世纪已开始在岛上兴建,1937年岛上的一个弹药库曾发生著名的爆炸事故,造成十二人死亡。五十年代时壁垒岛上还有一个小村,后来居民渐渐搬离,自九十年代以来这座岛就无人居住了。

“岛上的人造环境与已经终结的历史相结合,原生态的野生动植物和未被污染的环境构成一个小世界,因此这里在艺术家心目占有特别的地位。”维尔卡拉说。

参展作品来自世界各地

古斯塔夫森与哈坡亚二人组(作家劳拉·古斯塔夫森【左】与艺术家特里克·哈坡亚)的装置艺术作品结合了文本、视觉艺术和表演艺术。她们是首届赫尔辛基双年展的参展艺术家。
摄影:Terike Haapoja

双年展上将有来自芬兰国内和世界各地的约35名参展艺术家,他们将在壁垒岛上的户外和历史建筑甚至火药仓库地窖里展示其作品。参展作品还将在市中心的赫尔辛基美术馆(HAM)和首都周边地区的卫星活动中展出。

老农贸市场与两座新码头之间的海岸边有一座临时搭建的木亭,它将成为从市区前往壁垒岛的渡轮的起点。观众也可以搭乘壁垒岛、罗纳岛(Lonna)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芬兰堡之间的往返渡轮。

与岛上环境相融合

从壁垒岛可以望见赫尔辛基群岛的一部分,以及赫尔辛基市中心的高楼尖塔(背景中)。摄影:赫尔辛基双年展

参展艺术家包括帕维尔·阿尔萨默(Paweł Althamer)、凯瑟琳娜·格罗斯(Katharina Grosse)、古斯塔夫森与哈坡亚(Gustafsson&Haapoja,作家劳拉·古斯塔夫森【Laura Gustafsson】与艺术家特里克·哈坡亚【Terike Haapoja】组成的二人组)、汉娜·图利基(Hanna Tuulikki)、IC-98(另一个二人组,维萨·索恩帕【Visa Suonpää】与帕特里克·索戴隆德【Patrik Söderlund】)、玛乐亚·卡奈尔沃(Marja Kanervo)、川俣正(Tadashi Kawamata)、艾丽西亚·夸德(Alicja Kwade)、劳拉·科诺宁(Laura Könönen)、托马斯·莱蒂宁(Tuomas A. Laitinen)、雅戈·涅麦拉(Jaakko Niemelä)、马里奥·里兹(Mario Rizzi)等。其他参展艺术家的姓名将随着开幕日的临近陆续公布。

所有这些艺术家都被邀请来创作与岛上环境融为一体的作品。为此,首届赫尔辛基双年展的组织者选择了一个副标题:《同一片海》,从而强调自然与人相互依赖的关系。

领衔的策展人是比乐括·西达里(Pirkko Siitari)和达卢·塔波拉(Taru Tappola)。在新闻发布会上他们解释说:“生态危机意味着我们现在正处于巨变的转折点上。无论身在何方,这都将决定我们共同的未来。‘同一片海’指的就是这种情势。就像大海一样,这是一个复杂的、变化无常的整体,超越一切界限,并且因视角变化而呈现不同形态。”

理解可持续举措

壁垒岛上历史悠久的珍贵建筑很少向公众开放,如今则构成了赫尔辛基双年展部分展品的展览场地,另外一些作品则将在户外展出。
摄影:赫尔辛基双年展

赫尔辛基双年展将与一家研究环境与经济、政治、文化之间关系的芬兰组织——BIOS研究组携手,确保本次展会的可持续性。

“许多作品将反映大自然、生态过程和技术,也将反映人类的互动和共情,以及时间和历史的概念。”双年展总监玛依亚·塔尼宁·马蒂拉(Maija Tanninen-Mattila)表示。

“《同一片海》是一个关于相互关联的隐喻。为了生存,为了解决生态危机,理解我们相互之间、我们与环境和所有生物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并且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采取行动,是至关重要的。”

与岛屿对话

赫尔辛基双年展参展艺术家之一芬兰裔英国艺术家汉娜·图利基的作品将表演、音乐、舞蹈、舞台服饰、绘画等元素糅合在一起。摄影:Perttu Saksa

塔尼宁·马蒂拉提到,在一座对环境十分敏感的小岛上创建一次展会,挑战非常多。“在安置艺术作品时,我们与从事自然保护的生物学家和遗产管理部门密切合作。”她说,“我们还选择了能在非博物馆环境下生存的艺术作品,而且大部分作品不是永久性的。”许多参展艺术家都在岛上现场创作作品。

“艺术家们发现壁垒岛是个很启发灵感的地方,他们在与这座小岛对话的过程中创作作品。岛上环境为场地、艺术、自然、观众之间的惊艳邂逅创造了条件。我们还希望能打动那些到岛上来游玩、却并不是为当代艺术而来的新观众。”

撰稿:Michael Hunt,2020年2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