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指挥:芬兰指挥人才辈出的奥秘

古典音乐界最顶尖的管弦乐团纷纷招募芬兰青年指挥家加盟。芬兰是如何在这一领域结出累累硕果的?

阅读文章

芬兰—— 一个人口不过550万的国家,却拥有30支管弦乐团,其中包括14支交响乐团(根据芬兰交响乐团协会的统计)。芬兰很可能是全世界按人均计算管弦乐团密度最高的国家了。

作曲家让·西贝柳斯的故土早就享有指挥家后起之秀辈出的名声,向全世界古典音乐界输送了许多人才。一大批国际知名指挥家出自芬兰,这个成绩要归功于芬兰长期致力于音乐教育和音乐文化建设并大量投资的政策。

在本文撰稿时,新近接受了著名外国乐团任命的芬兰指挥有:达莉娅·斯塔瑟夫斯卡(Dalia Stasevska)(BBC交响乐团),桑图-马蒂亚斯·鲁瓦利(Santtu-Matias Rouvali)(伦敦爱乐乐团),艾娃·奥利卡宁(Eva Ollikainen)(冰岛交响乐团),克劳斯·麦凯拉(Klaus Mäkelä)(奥斯陆爱乐乐团)。

基础广博

芬兰指挥家艾娃·奥利卡宁将在2020-2021年度指挥冰岛交响乐团。摄影:Nikolaj Lund

“这么多指挥家和一流音乐家出自芬兰,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我们的音乐教育水准高而多样化。”指挥家、作曲家、钢琴家、萨翁林纳歌剧节艺术总监维勒·马特维耶夫(Ville Matvejeff)表示。萨翁林纳歌剧节每年夏天在芬兰东部举行。

“我们做学生的时候都要学习几种乐器,以及作曲、演唱、各种音乐流派等等,这为我们打下了一个广博的基础,提供了指挥家所需的资源。”

马特维耶夫曾在赫尔辛基的西贝柳斯音乐学院(Sibelius Academy)和埃斯波音乐学院(Espoo Music Institute)学习。埃斯波是赫尔辛基西边的近邻。毕业后,马特维耶夫曾经为埃萨-佩卡·萨洛宁(Esa-Pekka Salonen)等著名指挥家当过助理。萨洛宁也是芬兰人,曾担任洛杉矶爱乐乐团指挥数十年,享誉全球。

自由发展

芬兰裔美国小提琴家和指挥家阿库·索伦森说,在西贝柳斯音乐学院他有“发展成为指挥家的自由”。
摄影:Mario Ramirez

作为赫尔辛基艺术大学的组成部分,西贝柳斯音乐学院是芬兰最著名、实力最强的音乐学习机构,以高质量教学和创新闻名,曾经培养出若干全世界最知名的指挥家。学院的指挥专业课程包括管弦乐团指挥、合唱指挥、管乐乐团指挥等。

“西贝柳斯音乐学院给予指挥专业学生发展的自由,校内师生之间形成的庞大的共同体真正做到了相互支持。”芬兰裔美国人阿库·索伦森(Aku Sorensen)说道。他是指挥专业一年级生,此前获得过小提琴演奏的学位。

“在这里学习的第一周里我就被‘赶鸭子上架’了。我已经在指挥学院内的见习管弦乐团了。好吧,要么淹死,要么学会游泳。但是这样一来,你会从很早期的阶段就开始寻找自己个人的指挥方式。”

假如有学生受到邀请去指挥其他管弦乐团,学院允许他们请假。索伦森曾担任过赫尔辛基室内乐团的首席小提琴兼指挥,以及芬兰拉普兰的洛斯托之声音乐节(Sounds of Luosto)的艺术总监。

能启发,擅沟通

“我相信伟大的指挥家都有好奇心,也都非常擅长沟通。”芬兰指挥家达莉娅·斯塔瑟夫斯卡表示。
摄影:Nikolaj Lund

当指挥,不仅仅是控制节拍而已。指挥要解读乐谱,对断句、力度、速度等提出建议,对任何地方出的偏差要及时纠正。

“不存在唯一正确的指挥方法。”从2019年8月起担任BBC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的达莉娅·斯塔瑟夫斯卡如是说,“我们的性格各不相同,不过我相信伟大的指挥家都有好奇心,也都非常擅长沟通。他们能清晰地表达他们想要什么,他们必须能够启发其他人。”

斯塔瑟夫斯卡在坦佩雷音乐学院(Tampere Conservatory)学的是小提琴,在西贝柳斯音乐学院(Sibelius Academy)深造过小提琴和指挥专业。

她赞扬了西贝柳斯学院的见习管弦乐团,这支乐团全部由学生组成。她说在这个乐团里,“你发展自己的核心能力、你的技巧,而且你得在公众面前表演。学音乐的时候会一种乐器是至关重要的,而指挥的乐器就是乐队”。

乐器与指挥棒

尤塔·塞比宁最初在西贝柳斯音乐学院学习的是声乐专业,后来才开始学习管弦乐团的指挥。
摄影:Maarit Kytöharju

高质量的音乐教育、根深蒂固的音乐文化,以及在音乐上的多才多艺——这些便总结了芬兰指挥家的特点。

在芬兰,大多数指挥专业的学生在指挥整支管弦乐团之前都要先成为演奏某种乐器的行家。“假如你不知道如何以最高水平演奏一种乐器,在专业乐器演奏家面前就不可能有威信。”马特维耶夫说。

尽管如此,并不是所有指挥家都是乐器演奏家。尤塔·塞比宁(Jutta Seppinen)是学院“七弦琴”女子合唱团(Academic Female Choir Lyran)的指挥,最初她在西贝柳斯音乐学院学习的是声乐专业,后来才开始学习管弦乐团的指挥。

她最近与赫尔辛基爱乐乐团(Helsinki Philharmonic Orchestra)有过合作,还将在2020年春指挥拉赫蒂交响乐团(Lahti Symphony Orchestra)和维沃交响乐团(Vivo Symphony Orchestra),后者是由来自芬兰各地的青年音乐家组成的爱乐乐团。

“我是声乐出身,所以我的声音就是我的乐器。”塞比宁说。她不得不从头学习使用指挥棒,因为指挥合唱团是不用指挥棒的。“所以在管弦乐团指挥界,我算是个另类吧。”

撰稿:Carina Chela,2020年1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