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西苏:芬兰人对待人生、爱与成功的态度

正因为芬兰的“西苏”精神太过简单直白,所以有时候为了解释清楚,你得写整整一本书。

阅读文章

任何一篇关于“西苏”(sisu)的文章,一上来一定会告诉你说这个芬兰语单词是不可翻译的。至少从1940年1月至今,曾经有无数作者纷纷尝试在英语中找一个与之对应的单词。当时《纽约时报》刊登的一篇长篇幅报道在开头一段中这样尝试解释:“这个词不好翻译,因为在其他任何一种语言里都找不到精确对应的概念。”这篇文章的标题是:“Sisu: A word that explains Finland.”(西苏:一词说尽芬兰)。

这就是说,要形容这个国家,得依靠一个翻译不出来的词?真是难为了那些写文章介绍芬兰的人。这个词出奇的复杂,却又简单到让人不敢相信:写文章的人千方百计解释西苏的意思,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揭示出了芬兰人与芬兰社会的内在动力——你也可以说这就是所谓“国魂”。乔安娜·纽伦德(Joanna Nylund)在她的书《西苏:芬兰人的勇气之道》中就是这么解释的。(Sisu: The Finnish Art of Courage. 2018, UK: Gaia; USA: Running Press)【爆料:纽伦德曾为本网站撰稿并提供照片。】

从词源学上讲,“西苏”在芬兰语中的词根有“内心”或“内在”的意思。正因为如此,这个词有时被翻译成“有种”或“内心强大”。芬兰有两种官方语言;纽伦德在南方小镇拉赛博格(Raseborg)长大,这里讲芬兰语和讲瑞典语的人数差不多,而她则是双语皆通。(在极北地区,萨米原住民的语言也享有官方语言的地位。)不过无论母语是哪一种,芬兰人人都有资格说自己拥有西苏。而全世界的人们也都对这个概念越来越感兴趣。纽伦德在书中一开始就鼓励读者说:“西苏你也有。人人都能获得。西苏就藏在你的内心深处。”

以行动为导向的心态

乔安娜·纽伦德在《西苏:芬兰人的勇气之道》一书中透析了芬兰文化与社会。
照片提供:Joanna Nylund

纽伦德这本书的原稿是用英语写的。截至本文发表时,这本书已有或即将出版荷兰语、法语、匈牙利语、韩语、葡萄牙语、俄语和越南语版,不用说还有芬兰语版。全书分七章,纽伦德从多个角度分析了西苏的外在表现和应用实例。

导言部分告诉读者:语言学研究认为西苏的概念存在至少500年了。它可以指“坚忍不拔,坚强,勇气,勇敢,意志力,毅力,忍耐力。”这是“一种以行动为导向的心态”。“西苏不是用来自吹自擂的;行动胜于言语。”

之后,全书渐进展开,拓宽并进一步解释了西苏的定义,说明了如何应用西苏,以及如何使之成为一种普遍适用的人生哲学。在应对艰难挑战时,例如在严寒的冬季作战,这种精神就能派上用场。这正是《纽约时报》那篇文章发表时芬兰正在努力做的。不过这种精神也能用来应对日常的困难,有益于身心两方面的健康,能帮助你更好地与另一半沟通,跟家人和同事搞好关系。你可以培养有西苏精神的孩子。你可以以西苏为基础过一种积极健康的生活,你可以运用西苏向目标推进,甚至能靠西苏找到幸福。

在举例说明西苏的过程中,纽伦德还整理出了一份条理分明、引人入胜的芬兰文化指南。芬兰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许多方面或者是西苏的源泉,或者受到西苏理念的影响。假如你想效仿芬兰人对大自然的热爱,向名声在外的芬兰教育体系学习,叹服芬兰人玩转极端天气条件的能力(而且尽情享受),或是受到芬兰人应对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危机的启发——哪怕你只是对芬兰人感到好奇——这些都与西苏有关。

书中不时给出贴士,解释怎样将西苏式的态度贯彻到你自己的生活中去,例如:“有助于你充电重启的最重要贴士:1、真正‘断网’,2、拥抱寂静,3、安排独处的时间。”或者这条:“回归大自然的最重要贴士:1、要低调行事,2、要运用巧思,3、要未雨绸缪。”作者甚至还提供了用采摘来的食材烹饪美食的“西苏配方”,从蓝莓派到用黑莓、罗勒和柠檬调制的伏特加鸡尾酒等。

与西苏不期而遇

众所周知,芬兰人以冰泳为乐,视之为养生之道。不过桑拿房近在咫尺的确是个优势,让你可以很快暖和起来。
插图:Naomi Wilkinson

纽伦德会不会把西苏的概念摊得太大了?这样想是没有根据的。“西苏的确覆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纽伦德说。“这是我思考和写作过程中的发现。”她得出结论说,西苏是“许多事情的真正支撑,因此很容易就能发现生活中许多方面都有西苏存在。”

只要对芬兰感兴趣,难免与西苏不期而遇。“贯穿本书始终的一个想法是:我们是以实际行动体现西苏的,所以才有必要与芬兰人聊聊,让他们讲讲自己是怎么过日子的,以便读者对西苏有所认识。”

在《西苏:芬兰人的勇气之道》一书中,纽伦德放入了作为西苏精神代表的芬兰人的访谈录,如南北两极探险家帕特里克·德格曼(Patrick Degerman)、社会活动家兼西苏研究者艾米利亚·拉赫蒂(Emilia Lahti)等。作者也没有忘记提到其他西苏精神的典范,如因斡旋国际冲突成绩卓著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马尔蒂·阿赫蒂萨里(Martti Ahtisaari)、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创造纪录并勇夺奥运奖牌的长跑健将帕沃·鲁米(Paavo Nurmi)等。

任何人写了这么一本书,通过不大的篇幅全面解析芬兰文化,注定要成为芬兰的非官方大使。纽伦德欣然接受了这个角色。她说她“无意之中”成了芬兰代言人,却“并非不情愿”。

撰稿:Peter Marten,2018年3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