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正宗的芬兰桑拿

我们拜访了赫尔辛基西部限制严格,但又朴素低调的芬兰桑拿俱乐部。如果说芬兰有一个正式的桑拿的话,那就是它了。

阅读文章

芬兰桑拿俱乐部是芬兰人所推崇的桑拿传统的虔诚的培育者和维护者。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个限制严格,但又朴素低调的俱乐部吧。

芬兰桑拿俱乐部自发担任了芬兰人所珍视的桑拿文化护卫者的角色,向芬兰人和外国人推广及宣传桑拿的方方面面。如果说芬兰存在一个正式的桑拿的话,那就是俱乐部一丝不苟地维护着的这一桑拿建筑设施了。

桑拿俱乐部位于赫尔辛基西面劳德萨利(Lauttasaari)岛的海湾边。内部有三个传统烟熏桑拿,两个使用木柴加热炉的普通桑拿和一个使用电炉的城市桑拿。里面还有非常全面的与桑拿有关的文献资料,包括关于桑拿对健康有益的研究和桑拿设计的技术创新。

去桑拿俱乐部的话,你一般需要得到俱乐部成员的邀请。不过有时候,桑拿俱乐部也会为小型团体提供特殊的服务。桑拿俱乐部前主席贺丽(Hilkka Heimonen)笑着说,”我们不希望看到对芬兰桑拿感兴趣的外国游客以为酒店里的电加热桑拿才是真正的桑拿!”

俱乐部共有约3800名成员。桑拿俱乐部有很严格的会员制,新成员需要得到两名长期会员的推荐才能加入。俱乐部供男性和女性使用的日子是分开的。俱乐部的女性成员占到了三分之一。

健康的芬兰休闲项目

4120-saunaseura4_b-jpg

会员们在桑拿俱乐部的咖啡休息厅里休息照片: 塞伯•布奇拉(Seppo Pukkila)/桑拿俱乐部

考古发现,坚忍地坐在一间滚烫的房间里这样的传统已传承了几千年了,也是芬兰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似乎为了证明桑拿是在芬兰起源的,sauna也是唯一的一个被别的国家广为使用的外来语词汇。如今,这个人口为530万的国家里有200万个桑拿。

贺丽描述道,正宗的芬兰桑拿是一间通风很好的木屋。它被一个烧木柴的炉子加热到80至95度。桑拿房附近有可以洗浴的地方,最好是一个风景优美的湖泊。另外,还可以准备一束带叶子的白桦树枝,用来拍打身体,增加循环。

桑拿俱乐部强调,桑拿对健康没有任何坏处。贺丽说,”几乎所有的芬兰人都常去桑拿。大家应该可以放心。”

她又说,”如果你感冒或者发烧的话,就不要去桑拿了。心脏不好的人也不要从桑拿出来后直接跳到冰冷的湖中。不过,最近的研究表明,桑拿实际上对有些心脏问题还会有所帮助。”

生活的中心

4120-saunaseura3_b-jpg

一次完美的芬兰桑拿体验也包括美丽的水景。照片: 塞伯•布奇拉/桑拿俱乐部

贺丽说,”桑拿曾经是芬兰人生活的中心。过去,桑拿房是唯一可以洗浴的地方。那时候,熏鱼,熏肉,洗衣服,晾衣服也是在桑拿房里完成的。” 生活从桑拿开始,又在桑拿告终。当时,桑拿房是一处安静的地方。女人们在那里分娩,死者的躯体也在那里被清洗。

“如今,人们觉得桑拿是一个可以放松身体和精神的地方。”贺丽说。

几乎每个住在芬兰的人都能去桑拿。在农村,大多数家里都有烧木柴的桑拿炉。公寓楼里配备的则大多是电加热的炉子。住户可以预订属于自己的桑拿时间。在每周男子或女子的公共桑拿时间,邻居们可以有机会说说东家长西家短。大家在一起的那种亲近感会鼓励那些平时缄默少语的人袒露他们的内心深处,以及赤裸的身体。

贺丽说,尽管在国外的有些城市,桑拿背了不好的名声,但在芬兰,桑拿和性一点关系也没有。芬兰人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立刻把桑拿和性,甚至是赤裸和性联系起来。

为什么桑拿俱乐部有那么多桑拿房呢? 因为大家对桑拿的温度各有喜好。最热的桑拿室可以达到地狱般的130度。

最后,我跳到被葱郁绿树围绕着的那清凉的海湾中,又在俱乐部的咖啡休息室中喝了一杯。很难相信这块如此安静的地方就座落在离赫尔辛基市中心才几英里远的地方。

烟熏桑拿的回归

对很多极端分子来说,烟熏桑拿才是唯一正宗的桑拿。桑拿房必须事先被浓烟加热几个小时。使用之前还必须被通风,清洁,以确保没有人会被烟弄得窒息或蹭到炭黑。芬兰人都觉得烟熏桑拿有种更柔和,更让人放松的蒸汽。

烟熏桑拿的回归      对很多极端分子来说,烟熏桑拿才是唯一正宗的桑拿。桑拿房必须事先被浓烟加热几个小时。使用之前还必须被通风,清洁,以确保没有人会被烟弄得窒息或蹭到炭黑。芬兰人都觉得烟熏桑拿有种更柔和,更让人放松的蒸汽。  照片: 塞伯•布奇拉/桑拿俱乐部   烟熏桑拿很难打理。它在上世纪末几乎已经绝迹了,现在却又成了一种时尚。 		桑拿俱乐部下午两点开始营业。当我遇到桑拿俱乐部的司炉塞伯•布奇拉(Seppo Pukkila)时,他刚为所有的桑拿房生完炉子。辛苦工作之余,他脱下衣服,也想去享受一下桑拿。 		在他工作时,有一间桑拿房的木墙几乎着了火。幸亏他发现了一小缕烟,于是赶紧用水管将这处阴燃的地方浇灭。他解释道: "烟熏桑拿木屋接口的地方很容易着火,因为烟雾会钻进细小的裂缝内。所以必须非常当心。" 		烟熏桑拿的加热过程非常费力,正因如此,它在上世纪末差点绝迹。如今,烟熏桑拿又卷土重来,并成为受欢迎的旅游项目和会议的节目日程之一。

烟熏桑拿很难打理。它在上世纪末几乎已经绝迹了,现在却又成了一种时尚。 照片: 塞伯•布奇拉/桑拿俱乐部 

桑拿俱乐部下午两点开始营业。当我遇到桑拿俱乐部的司炉塞伯•布奇拉(Seppo Pukkila)时,他刚为所有的桑拿房生完炉子。辛苦工作之余,他脱下衣服,也想去享受一下桑拿。

在他工作时,有一间桑拿房的木墙几乎着了火。幸亏他发现了一小缕烟,于是赶紧用水管将这处阴燃的地方浇灭。他解释道: “烟熏桑拿木屋接口的地方很容易着火,因为烟雾会钻进细小的裂缝内。所以必须非常当心。”

烟熏桑拿的加热过程非常费力,正因如此,它在上世纪末差点绝迹。如今,烟熏桑拿又卷土重来,并成为受欢迎的旅游项目和会议的节目日程之一。

弗兰•维弗(Fran Weaver)撰写,2009年9月,2010年8月更新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