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区居民冬季向濒危海豹伸出援手

芬兰一位热衷于自然保护的人士向我们展示了他每年冬季要做的工作:在湖畔堆起积雪,以帮助稀有动物塞马环斑海豹克服因气候变化造成的问题。

阅读文章

东芬兰晨曦微露,飘飘的雪花落到冰封的芬兰第一大湖——塞马湖上。米科·乌莫宁(Mikko Uimonen)手持一把称为“推雪铲”的大雪锹,在礁石湖岸上堆起厚厚的雪。

乍一看很难想象怎么会有人干如此吃力不讨好的活。但是乌莫宁和这些志愿者们正在从事一件有意义的工作:帮助塞马环斑海豹——生活在塞马湖迷宫般的湖湾和岛屿间的濒危淡水海豹。目前这种海豹种群的数量估计仅有360头左右。

随着繁殖季节临近,志愿者们要堆起人造雪堆,以便海豹筑巢养育幼崽。冬季降雪太少的话,幼海豹的夭折率将大幅上升。

一月下旬,一千余名志愿者来到了面积巨大的湖区的各个站点,参加志愿铲雪工作。其中大部分人和乌莫宁一样都是本地区的居民,他们决心要向水生哺乳动物邻居伸出援手。“为帮助海豹,你需要的只是一把铲子,还有足够的力气。”乌莫宁说。“这样做我们就能为了子孙后代保护塞马湖海豹,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样一想感觉很值得。”

助自然一臂之力

米科·乌莫宁(右)和他的兄弟埃萨(Esa)在冰封的湖面上铲雪,为塞马环斑海豹堆起雪堆。图片提供:Mikko Nikkinen

乌莫宁往新堆积的人工雪堆上又加了一层雪,不时拍打加固,然后再往上覆盖一层。海豹需要将近1米厚的积雪来做冬季巢穴。由于气候变化,近几个冬季里合适的自然形成的雪堆已经供不应求,所以海豹需要志愿者的帮助。

并不是湖面上的任何地方都需要堆雪。有志加入志愿者行列的人士应先与芬兰林业管理局(Metsähallitus)下属的芬兰国家公园与野生动物管理处(Parks & Wildlife Finland)的专家取得联系。后者负责协调这项工作,并得到了东芬兰大学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WF)芬兰分会的协助。

人造雪堆很受海豹的欢迎。2014年冬季,降雪非常少,事实证明这些雪堆对哺育幼崽的海豹至关重要,因为冬季出生的幼海豹中90%以上是在人工雪堆中的巢穴里长大的。“雪堆是自然形成的还是人工堆起来的,海豹一点也不在意。”乌莫宁说。

近年来每年都有60多头海豹出生。2016年这个数字激增到86头,但这究竟是偶然事件还是新趋势的开始,只有时间才能给我们答案。

本地居民为湖区生态而自豪

天气终会变暖,到时候你就会看到塞马环斑海豹栖息在礁石上晒太阳,毛皮上的图案清晰可见。图片提供:Teuvo Juvonen/ Vastavalo/VisitFinland

在米科·乌莫宁的一生中,塞马湖对他一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从小时候起我就一直住在距离这座湖咫尺之遥的地方。童年时我常常和爸爸叔叔们一起去钓鱼,钓鱼途中常常能见到湖里的海豹。”

九十年代,乌莫宁在冰封的湖面上长途越野滑雪探险,身后的雪橇上载着生存装备。在其中一次探险途中,他邂逅了著名的自然纪录片制片人、作家兼摄影师尤哈·塔斯基宁(Juha Taskinen)。塔斯基宁的许多作品都以塞马湖及湖区野生动物为焦点——尤其是这里独有的海豹。塔斯基宁讲述的故事给乌莫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的故事让我深受启发。”乌莫宁说。“我们拥有这样了不起的湖泊真是太好了,而且湖里还有这样一种特别的海豹与我们共享这个环境。我们能生活在这里是一种荣幸。”

这以后乌莫宁志愿参加了东芬兰大学的研究项目,研究塞马海豹的行为。他为科学家们提供了许多有用的服务,让他们得以集中精力于研究。

“尽管已经对塞马环斑海豹进行过许多研究,这种动物仍然非常神秘,水下世界里还有许多谜团有待我们去解答。”乌莫宁说道。

冬季美景震撼人心

一组长途越野滑雪者穿越塞马湖冰封的湖面,身后拖着的雪橇上安放着他们的装备。图片提供:Mikko Nikkinen/芬兰国家旅游局

对消防员乌莫宁而言,塞马湖是一个让他放松休闲、忘记烦恼的地方。“尽管我对塞马湖很了解,它还是让我惊喜不断。”他说。“大小湖湾无数,穷尽一生的时间都不够全部探索一遍。”

他尤其喜欢在冬季探索塞马湖。“冬季时这里十分宁静。除了零星滑雪者或渔民,湖面上几乎没有人。大自然的色彩又简单又纯洁——白的雪、透明的冰、深灰色的礁石,让我深感震撼。”

凛冽的风和刺骨的寒冷渗入到手指头里冻住的感觉,乌莫宁似乎都不在意。“这些感觉反而让你觉得自己很活生生的!”他笑道。

隆冬时节的苍白太阳在地平线上沉了下去,这时候乌莫宁和同伴们也收工了。但是项目并未到此结束。冬去春来,乌莫宁还要来巡视潜在的哺育巢穴,统计有多少个已经有海豹入住了,以及因为志愿者的工作而又有多少新生海豹安全地长大了。

塞马湖——独一无二的迷宫水系

¤ 芬兰最大的湖泊,欧洲第四大湖

¤ 总面积约4400平方公里

¤ 位于东芬兰

¤ 由大量相互连接的开放水域、湖道和湖湾构成

¤ 数千岛屿和岛礁点缀其间

Tiina Suomalainen 撰写,2017年2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