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的小龙虾派对

我们的美国记者在传统的小龙虾派对上找到了温暖的友情和意想不到的美食体验。

阅读文章

一位美国人体会到了深受芬兰人喜爱的小龙虾派对的乐趣,并终于明白,在参加派对前,他必须要考虑一个重要的问题:吃或是不吃。

在赫尔辛基求学的时候,我尽量试图去参加各种文化活动。在一个晴朗的夏末之夜,我发现周围都是些戴着滑稽的帽子、围兜和往衣领里塞了餐巾的人。我的盘子里有几个红色小龙虾,看着就像是微型的龙虾,两边撒了些新鲜莳萝。盘子边上有一块面包、一杯冰冷的烈酒和一杯啤酒。

最受赞誉的小龙虾来自芬兰的湖泊。然而,芬兰人也从土耳其、西班牙、中国和美国进口小龙虾。

最受赞誉的小龙虾来自芬兰的湖泊。然而,芬兰人也从土耳其、西班牙、中国和美国进口小龙虾。图:芬兰旅游局

那天晚上,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唱歌和祝酒。当然,除此之外,我们也用一种特殊的刀叉从每个小龙虾里费力掏出少许虾肉来。派对上的气是很是欢乐。然而,由于食物和饮料的比例有些失调,我很快就变得晕晕乎乎的。我那时候并没有意识到,除了我,其他人在来派对之前就已经填饱肚子了。

小龙虾派对的习俗是经由瑞典传到芬兰的。起初主要在讲瑞典语的那些芬兰人中间流行(瑞典语是芬兰的官方语言之一),然后,这一狂欢节逐渐蔓延到以芬兰语为母语的群体中。更重要的是,它一度曾是上流社会的专属,但如今社会各阶层的芬兰人都乐此不疲。

狼狈的礼仪

“尽量努力,但别为此而担心。” 在小龙虾派对上,可以将平日的餐桌礼仪暂且抛诸脑后。

“尽量努力,但别为此而担心。” 在小龙虾派对上,可以将平日的餐桌礼仪暂且抛诸脑后。图:Nina Ijäs/芬兰旅游局

这些受人喜爱的甲壳类动物的收获季节于七月下旬开始,一直持续到十月底。那个时节,特别是八月份,许多餐厅都在忙着安排小龙虾宴会的预订。如果天公作美,派对往往会在户外露台上,甚至是屋顶上举办。这类派对一般比较狼狈杂乱,大家都用手指帮着大啖朵颐,所以洗手碗和几打餐巾纸是必需的。在这个美妙的场合,可以将平日的餐桌礼仪暂且抛诸脑后。

除了在餐馆,许多芬兰人也喜欢在自己的花园里、庭院内、阳台上,或是夏季木屋里举办小龙虾派对。在这些聚会上,除了主菜之外,通常还会有美味的汤、馅饼或是鱼。有时候,主人还会在饭桌旁挂起灯笼,以增添节庆气氛。

最受赞誉的小龙虾当然来自芬兰的湖泊。然而由于疾病问题,它们的数量已经减少。因此,芬兰也从土耳其、西班牙、中国和美国进口小龙虾,虽然大家一般认为进口的要比本国的品种逊色。不管怎样,大多数芬兰人还是高高兴兴地品尝任何可以买到的小龙虾。

受到邀请是一种荣誉

一个完美的小龙虾派对带来如许多的乐趣,以至于让人不觉时间的流逝,似乎忽然间就到了夜半时分。

一个完美的小龙虾派对带来如许多的乐趣,以至于让人不觉时间的流逝,似乎忽然间就到了夜半时分。图:Nina Ijäs/芬兰旅游局

我个人认为,被邀请去小龙虾派对称得上是个真正的荣耀。十月份的一天,我参加了最后一个小龙虾派对。派对被安排在一座美丽如画而庄严的木房子里,就在赫尔辛基西面的艾斯堡的海湾边。在桌旁围坐下来之前,我们享受了一次放松的燃木桑拿,而且在寒冷却令人神清气爽的海里游了泳。一回到主楼,我们就从各种酒精和非酒精饮料中挑选自己爱喝的,其中包括啤酒、矿泉水、软饮料、葡萄酒、斯堪的纳维亚的烈酒和芬兰伏特加。

豌豆汤和土豆汤先被端上了桌,这样我们就不会在享用主菜时过于饥饿。主人给我们发了歌本,里面有瑞典、芬兰、德国和英国的饮酒歌。每个人都跟着唱。由于我们中间有好多外国人,芬兰人就给了我们一些建议,教我们怎么从小龙虾里掏出尽可能多的虾肉。我觉得,最好的建议就是,“尽量努力,但别为此而担心。”

正如大多数这类派对一样,大家滔滔不绝,主宾的心情都十分舒畅。时间似乎停滞不前,忽然间就已是清晨。遗憾的是,派对也结束了。

一个看起来如此简单的小龙虾派对给那么多人带来了这么多的快乐,是不是很棒呢?当然,小龙虾可能会有不同的想法。

罗素·斯奈德(Russell Snyder)撰写,2014年7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