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足球明星特姆·普基斩获高分赛季

诺维奇城足球俱乐部和芬兰国家队的球迷们这下可以高歌一曲了。

阅读文章

他有自己的歌——就算是吧。还有,到2020年春的时候,英格兰诺福克郡将有一大批新生婴儿会起和他一样的名字。

12月6日(芬兰独立日)那天假如他没有比赛的话,他很有可能出现在赫尔辛基的独立日庆典上排队跟总统夫妇握手的社会名流的队列里。

芬兰足球的新英雄诞生了。他的名字叫特姆·普基(Teemu Pukki)。

高性价比足球

在2019年4月的一场比赛中,芬兰人特姆·普基击败维冈竞技(Wigan Athletic)门将克里斯蒂安·沃尔顿(Christian Walton),打入一球。摄影:Carl Recine/Reuters/Lehtikuva

“普基”这个姓,在芬兰语里有“山羊”的意思。不过他在诺维奇俱乐部的表现一点也不像一头山羊。诺维奇荣获了2018–19赛季英国二级足球联赛Sky Bet 英国冠军联赛的冠军。普基本人为俱乐部贡献了29粒入球。

诺维奇在赛季最后一场比赛开打之前已经锁定了英冠头名的位置,因此将自动升入下赛季的英超联赛。在2019–20赛季中,诺维奇俱乐部赛季最佳球员、英冠赛季最佳球员、芬兰足球协会2018–19年度最佳球员普基将与利物浦的萨拉赫、曼彻斯特城的阿奎罗、托特纳姆热刺的哈里·凯恩等家喻户晓的大牌明星同场竞技,一争高下。

诺维奇城队算是撞了个头彩。像普基这样能一周又一周接连进球的高效射手,通常价钱不会太便宜,动辄数千万欧元是如今的行情。普基却是不用花钱的。他此前为丹麦布隆德比俱乐部效力,连续四个赛季总共打入55球,合同期满成了自由转会球员。在这之前他曾先后在西班牙塞维利亚、芬兰赫尔辛基HJK、德国沙尔克04、苏格兰格拉斯哥凯尔特人俱乐部效力。

公平地说,在上述任何一个俱乐部里他都没有作出过多少让世人侧目的成就,所以他在诺维奇的大放异彩的确让人稍稍有些吃惊。他今年29岁,本赛季刚好打入29个球,比2010年格兰特·霍尔特创下的本俱乐部球员英冠单赛季个人进球纪录只少了一个。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

为芬兰国家队出战2020欧洲杯预选赛的特姆·普基(左)带球过掉了亚美尼亚队的噶吉克·达格巴什扬(Gagik Daghbashyan)。
摄影:Markku Ulander/Lehtikuva

普基临门一脚技术的长进,与芬兰国家队的上升运势刚好同步,令人欣喜。芬兰队自亚里·利特曼宁(Jari Litmanen)和萨米·海皮亚(Sami Hyypiä)等“黄金时代”跻身顶级俱乐部的球星退役之后就一蹶不振,一直没有起色。

即便如此,普基自2009年出道至今十年间在国际赛事上出场74次攻入18球的成绩(截至2019年夏本文撰稿时),最多只能说表现尚可。现在,芬兰队对普基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复制自己在诺维奇队的成功表现,帮助国家队打入2020年欧洲杯决赛圈。这一届欧洲杯将是史上首次由欧洲12个国家的12座城市共同举办的欧洲杯,赛场东起阿塞拜疆的巴库,西至爱尔兰的都柏林。

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正确的球员:当被问起普基成功的原因,诺维奇的球迷几乎异口同声地这样解释。这位新加盟的芬兰球员很快就适应了德国教头丹尼尔·法尔克(Daniel Farke)执掌下球队的快节奏风格。

普基让球迷大吃了一惊。“自称在特姆·普基加盟诺维奇之前就看好他的人,不是对足球有着很深的认识,就是在扯谎。”早在2018年11月,杰米·伍德豪斯(Jamie Woodhouse)就在球迷网站“足球365”(Football365)上写道。今天,多数观察家仍然同意他的话。

下一站:英超联赛

在诺维奇主场卡罗路球场,特姆·普基(中,举芬兰国旗者)和球迷一同庆祝俱乐部升入英超联赛。
摄影:Adam Holt/Reuters/Lehtikuva

金丝雀——诺维奇俱乐部的这个绰号得自于本地历史上曾因饲养金丝雀闻名,黄绿相间的队徽上也有金丝雀的标识。俱乐部于1905年成立,上一次升入英超联赛是在2015年。结果次年就降级回到了英冠。

俱乐部董事会的两位股东是在电视上做烹饪节目出名的大厨迪莉娅·史密斯(Delia Smith)和她的丈夫。迪莉娅曾经亲自抓起体育场高音喇叭的麦克风,鼓动主队球迷制造更多“噪音”,因此名声在外。在八月份即将开锣的新赛季里,她的“大嗓门”支持将一如既往:英超联赛被公认为全世界最难打的联赛,至少是最难打的之一。

在2018–19赛季,让主队球迷得以在诺维奇俱乐部主场——卡罗路球场(Carrow Road )纵情高歌,普基的贡献比谁都大。被芬兰媒体称之为“特姆·普基之歌”的歌词倒也并不难记。

不妨先在家里练练:“Teemu Pukki baby, Teemu Pukki ohhh”(特姆·普基宝贝,特姆·普基噢~),调子就是八十年代很红的一支英国组合Human League的“你难道不想要我吗”(Don’t you want me)。

撰稿:Tim Bird,2019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