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音乐节怎能没有志愿者?

每年七月有一个周末,芬俄边境上的小镇约恩苏(Joensuu)的人口都要翻个倍,因为音乐爱好者们将蜂拥来到这里,参加伊洛岛摇滚音乐节(Ilosaarirock)。志愿者们为这场盛会的组织作出的贡献居功至伟。

阅读文章

在音乐节开始前的一周里,约恩苏比哈赛尔卡(Pyhäselkä)湖畔的劳露利内(Laulurinne)露天剧场成了热闹的工地,数百名工作人员合力搭建起音乐演出舞台,为数以万计的音乐节观众准备好一切所需的基础设施。他们中有许多人是分文不取的志愿者。

每年参与伊洛岛摇滚音乐节组织工作的志愿者超过两千人。这些热情的志愿服务人员在整个音乐节期间身着统一的T恤,十分显眼,随时随地提供帮助。演出结束之后,许多人还会留下来帮忙收拾整理,把一切都打扫干净为止。

伊洛岛摇滚音乐节上两名志愿者回到帐篷内的休息区休息片刻,喝一杯咖啡犒劳一下自己的辛勤劳动。

伊洛岛摇滚音乐节上两名志愿者回到帐篷内的休息区休息片刻,喝一杯咖啡犒劳一下自己的辛勤劳动。摄影:Tiina Haring/Keksi

芬兰语中有英语“志愿者”(volunteer)的对应词语“vapaaehtoinen”。不过像这样邻里乡亲或同事同行一起来帮忙组织的大型活动,芬兰语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名词,叫做“talkoot”。为新建公寓大楼扫除建筑垃圾、改建本地学校校舍、乃至组织举办音乐节,都可以是“talkoot”。伊洛岛摇滚音乐节和芬兰全国各地其他几十种节日活动无不有赖于这种“talkoot”传统,一切方能如此有条不紊地进行。

哪里需要帮助,哪里就有志愿者

前来参加音乐节的爱好者们还没进会场大门,就见到了志愿者的身影。志愿者们承担的工作包括为持票入场的观众发放腕带(音乐节通行证)、检查观众有没有携带违禁物品(如刀具或含酒精的饮品等)入场,等等。

伊洛岛摇滚音乐节致力于举办成绿色环保的音乐节,因此志愿者们要帮助观众将垃圾分门别类,丢弃到正确的回收垃圾箱内。

一名身穿橙色T恤的志愿者正在为一名身穿格子衬衣的观众配戴伊洛岛摇滚音乐节的入场腕带。

一名身穿橙色T恤的志愿者正在为一名身穿格子衬衣的观众配戴伊洛岛摇滚音乐节的入场腕带。摄影:Tiina Haring/Keksi

伊洛岛摇滚音乐节于1971年首次举办,是芬兰历史第二悠久的摇滚音乐节。演出者分属多个流派,当然也包括主流摇滚组合在内。在经常出现在音乐节舞台上的大牌之中,来自芬兰的本土歌星有流行歌星Antti Tuisku、嘻哈大师Cheek等,许多芬兰顶级重金属组合也是常客,如Stam1na、Viikate、Apocalyptica等。

每年的音乐节上国际巨星也纷纷粉墨登场,2014年的演出阵容由Alice in Chains领衔,Faith No More则参加了2010年的音乐节。音乐节的志愿者们很有可能得承担一些特殊任务,例如要为Faith No More的“大胃王”主唱Mike Patton提供足够多的食物,免得他饿着肚子登台表演。

夏日里最“热”的时节

许多志愿者参加伊洛岛摇滚音乐节远不止一届。19岁的Ada Eronen是芬兰语教育专业的学生,她今年是第五次担当音乐节的志愿者了。今年她的任务是供应饮料,以前几届她还曾经负责过清洁工作。“这已经成了我每年暑假的惯例。”她说。“在这里做志愿者很好玩,观众好多好多。”

35岁的Andy Johansen来自丹麦。他今年第一次担任伊洛岛音乐节的志愿者,负责清洁和回收工作。他平时在赫尔辛基做社会工作,不过现在正好在休陪产假,所以有时间来做志愿者。尽管做这份工作没有丝毫报酬,但他觉得工作本身的“福利”就是一种回报,比如可以免费入场看演出、享受免费食宿等。“甚至还有免费的咖啡和茶可以畅喝,只要记得带上自己的杯子就好。”他笑着说道。

Ada Eronen参与志愿工作,同样多少受到了各种不要钱的“福利”的诱惑,例如免费的入场腕带等,不过她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从中积累的宝贵的工作经验。“我有正式的调酒师执照,但是考执照只需要纸上谈兵。而在这里,我可以实战检验我所学到的东西。”她说。“而且通过这份工作还能学习与陌生人打交道的技巧。”

Jarkko Böhm撰写,2016年8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