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拉普兰地区迎来崭新的萨米中心

芬兰的土著萨米人庆祝崭新的萨尤斯文化和政治中心的落成(敬请观看北极光视频)

阅读文章

在芬兰拉普兰地区依纳里(Inari)的一个湖畔村庄里,芬兰的原住民萨米人正在庆祝一座崭新而别具一格的地标建筑的落成。那就是萨米文化和政治中心-萨尤斯(Sajos)。

位于芬兰拉普兰地区依纳里的萨米文化和政治中心-萨尤斯上空的北极光。

 
建造这座引人注目的建筑的原因之一是为了给萨米议会(Sámediggi)提供一个永久性的场所。萨米议会在芬兰和国际论坛上代表芬兰的萨米人,处理有关萨米语言、文化和权利方面的事务。萨米人是欧洲唯一的原住民,他们的疆域也扩展至挪威和瑞典北部,以及俄罗斯的一隅。

萨尤斯在萨米语里是大本营的意思。萨尤斯内新开张的萨米文化中心的大礼堂设有430个座席,可被用作剧场或音乐厅。那里还有可供当地机构协会使用的会议室,用于成人教育的教室,萨米社会服务中心,萨米人档案馆,图书馆,以及一家专营萨米书籍和手工艺品的商店。

“萨尤斯的开张给我们萨米人带来了巨大的新机遇,这是一个举办各种文化活动的理想之所。”萨米歌手安娜•纳卡拉耶维(Anna Näkkäläjärvi)说道。2012年4月3日那天,她的乐队安娜玛瑞特合唱组(Ánnámáret Ensemble) 曾在萨尤斯的开幕典礼上进行表演。开幕典礼的日期也特意选在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为新当选的萨米议会主持开幕式的同一天。萨米议会共有21人,任期为四年。

纳卡拉耶维管理着萨尤斯内的萨米音乐中心。和其他萨米音乐家一样,安娜玛瑞特乐队深为自己的文化根源以及传统萨米歌唱方式中那让人难以忘怀的声音而自豪,但也不担心融入其它音乐文化的影响。纳卡拉耶维说,“这是至关紧要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自己的文化具有真正的生命力。”

相聚在同一屋檐下

4000-9013-550px-jpg

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戴蓝领带者)和第一夫人叶妮•郝季沃(右方)出席了在萨尤斯举行的萨米议会开幕式,并致以热烈祝贺。照片: Tea Karvinen

“芬兰的萨米人第一次真正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场所,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聚集在同一个屋檐下了。”萨尤斯的经理玛利亚•马尼斯托(Marja Männistö)说。

“三月份的时候,我们举办了一次儿童艺术活动。450个萨米孩子聚集在这里唱歌,那感觉实在很棒!今年八月,我们还会举办土著人的音乐节-“无夜的夜晚”(Ijahis idja)。我非常期待在此迎接萨米音乐家和其他土著音乐家。”由于缺少合适的演出场所,萨米的戏剧传统最近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希望通过萨尤斯的开张能够使其重新振兴。

“在芬兰共有三种不同的萨米语。我们也使用所有这三种语言来编写教材,”马尼斯托介绍说。她是思科尔达萨米人(Skolta Sámi)-少数民族中的少数族群。在芬兰拉普兰地区只有约300人使用思科尔达萨米语,还有约300人用依纳里萨米语,约2000人用北部萨米语。依纳里市有一个独特之处,那就是四种官方语言在那里并存-三种萨米语,再加上芬兰语。

来源于自然和萨米传统

4000-9072-550px-jpg

安娜•纳卡拉耶维和乐队安娜玛瑞特合唱组一起在萨尤斯开幕庆典上演唱。照片: Tea Karvinen

萨尤斯称得上是令人赞叹不已的建筑设计杰作,并且明显受到了北部自然风光的影响。建筑物那曲线形的墙是由当地的松木,桦木和杉木制成的。

建筑物的平面图看上去就像是一顶传统的四个角的萨米“四风帽”,它的内部空间的形状也和其它萨米人的物件,结构和图案相互呼应。议会的会议厅看上去象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萨满教大鼓。里面设有口译员的单间,以便在议会会议中进行不同萨米语之间的翻译。

这座文化和政治中心的建造耗资1千5百万欧元,资金来自芬兰政府和欧洲地区发展基金。

从新中心望出去,马尼斯托可以欣赏到依纳里市尤伏图(Juvduu)河对岸的另一个景点,那就是萨米博物馆和自然中心-希达(Siida)。那里的展览色彩丰富而又极具气氛,可以让游客们对芬兰极北部的生活有所了解。

“希达展示了我们的历史和自然环境。我们非常高兴的是,现在萨尤斯也提供了一个展示当代萨米文化的绝佳舞台。”马尼斯托说道。

 

弗兰•维弗撰稿,2012年4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