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高中派对:先冬季狂欢,后复习迎考

按芬兰传统,每年二月中旬高中毕业班学生结束学习、进行复习迎考之前,先要举办一个盛大的派对。与此同时,比他们低一年级的学生则将在学校礼堂里通过舞会庆祝他们即将获得的“学长”身份。

阅读文章

几十上百辆卡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缓缓驶过,每辆卡车上都满载着青少年学生,其中许多人打扮成各式各样的角色,大呼小叫,向路边围观的人群抛撒糖果:假如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所在的城市里,你将作何感想?

这正是每年二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四在芬兰各地城镇里发生的一幕,高中三年级即毕业班的学生这时已经结束了全部高中课程的学习,在毕业大考到来前放假温习迎考。假期历时四到六周,具体时长取决于他们选考的科目。不过在复习迎考之前,这些学生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开派对狂欢。通常用来描述这一派对的形容词是“嘉年华式的”。

在芬兰语里,这种高三学生的派对被称为“penkinpainajaiset”,简称“penkkarit”。听不懂没关系,芬兰还有一种官方语言——瑞典语:“bänkskuddagillen”。还是不明白?当然这也怪不得你——想象一张长凳子(芬兰语:penkki,瑞典语:bänk),名称里就有这个词根。它可以是学校里的长板凳,也可以是出城度假去的火车上的长椅。从不同的人那里会听到不同的解释,不过你真正需要知道的是——多数人知道的也就是——反正这就是一个派对。

开派对我们是认真的

有乐同享:在芬兰各地,游行车队里打扮成各种角色的学生向人群抛撒糖果。
摄影:Laura Vanzo/坦佩雷旅游局(Visit Tampere)

这个传统据说是从赫尔辛基开头的,逐渐延伸到了芬兰其他地区。起源的时间众说纷纭,不过至少在二十世纪初已经有了,很可能还可以追溯到更早。在那个年代里,学生们是坐在马拉的雪橇上招摇过市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个仪式进一步发展成为嘉年华的级别,还增加了撒糖果的福利。

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大动静?不是还没真正毕业吗——毕业考还没考呐。

这是个重要的里程碑,甚至可以说相当于成人礼。毕业考还在头上悬着,但这些孩子——差不多就要成年了不是吗——再也不用走进高中的课堂了。他们都已经18或19岁了,这一天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当这些青少年站在卡车上穿街走巷、又笑又叫、糖果满天飞的时候,围观人群中年幼的孩童们便蜂拥而上收集这些美味战利品。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们大概会想:“有朝一日也会轮到我站在车上抛糖果了!”

等一下。难不成这就是著名的芬兰学校体系的成功秘诀之一,从小就点燃学生心中的热情?(胡萝卜总比大棒更管用。)

很老的舞会

许多学校都会发布二年级舞会的视频报道。学生们在舞会上表演传统交谊舞,但也会以流行音乐为舞曲配以现代编舞,通常作为舞会的压轴戏。视频提供:塔皮奥拉(Tapiola)高中

与此同时,学校里突然之间少了三分之一的学生。高二的学生此时不想浪费任何时间,迫不及待要庆祝他们终于熬出了头,成了学校里的新晋大师兄大师姐。派对的第二天,他们就要为自己举办一个华丽的舞会,也邀请家长参加。

这就是所谓的“Vanhojen tanssit”,直译就是“年长者的舞会”,而这项传统几乎与“penkkarit”的历史一样悠久。二年级生就是在向全世界发布他们终于成为大哥大姐的宣言。

舞会名称与以前人们参加舞会时穿的老式长裙和套装是符合的,尽管如今多数衣裙比大家想象中这种传统草创之时人们的穿着要亮闪花俏得多了。

二年级生为了这一刻,往往还煞有其事地刻苦训练数月之久,学习维也纳华尔兹、狐步舞等庄重高雅的舞蹈,不用说还有探戈,后者在芬兰人的心中和芬兰文化中占有特殊地位。传统民间舞蹈也可以有,算是锦上添花,许多班级还以现代流行音乐特别编舞,作为压轴大戏。

家长们前来观看并鼓掌喝彩,舞会结束后将一起享用大餐。

所有这些派对和庆祝——当然还有学习,别忘了啊同学——都是获得白帽子这一进程中的组成部分:高中毕业的学生将领到一顶镶着窄黑边的白帽子,叫做“学生帽”。这顶得来不易的帽子象征你终于毕业了——不过这帽子的故事改天再讲。派对还没结束呢。

撰稿:Peter Marten,2019年2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