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芬兰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寒冷而又舒适

一位在赫尔辛基居住了几十年的英国人回忆起他在芬兰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时所感受到的魔力。

阅读文章

 

一位在赫尔辛基居住了几十年的英国人回忆起他在芬兰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对大多欧洲人而言,毋庸置疑,圣诞节是个阖家度过的节庆,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些惯常的喜悦和压力,比方说,拜访远亲,圣诞礼物大采购,疲累的旅行以及紧张的关系。

对芬兰人来说,还不光是严寒的气候,地理位置也带来了一定的局限。但对很多游客来说,这些因素又极端又不同寻常。虽然近40年来,赫尔辛基的气温已渐趋上升,但12月和2月间的平均温度仍为零下4度。在芬兰首都度过一个白色圣诞节的机率一般总有60%。

飞往乡村

有些芬兰人会用冰灯笼来装饰他们的院子。做法很简单,让桶里的一部分水结成冰,然后将多余的水倒出,留出放置蜡烛的空间。

有些芬兰人会用冰灯笼来装饰他们的院子。做法很简单,让桶里的一部分水结成冰,然后将多余的水倒出,留出放置蜡烛的空间。图:Pekka Sakki/Lehtikuva

在芬兰,人口从乡村移居到城市已呈持续稳定发展的趋势,向首都赫尔辛基的搬迁尤为显著。然而圣诞期间,人群流动的方向却截然相反。除了日益增长的城市人群结构,返回家族的根源和传统也吸引着人们前往乡村。因此,节假期间的首都是异常安静的。

在赫尔辛基居住了多年的查尔斯·基尔(Charles Gil)就是这代人的典型范例。他的日常生活围绕着市中心进行,但在圣诞期间却会隐避到森林中修养生息。他说:“孩子们出生之前,我们曾经在赫尔辛基过了一个圣诞,那时候,整个城市都非常安静。这以后,每年圣诞我们都是在岳母那里度过的。”过去,酒吧和娱乐场所在圣诞期间的营业时间受到十分严格的限制。如今虽说松了很多,在公众假日期间,大街小巷还是空荡寂静的。

我在芬兰的第一个冬季要追溯到80年代中期,那次的经历是如此独特,至今还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我们这五个外国人分别来自德国、法国和英国。当时,我们在宣传册上看到一处位于罗高拉赫蒂(Ruokolahti)湖边的度假小屋。它的具体方位就在芬兰东部边境,靠近当时的苏联。我们决定租下小屋,去那边度假。

小屋的主人以前从未在圣诞期间接待过游客,不过这屋子的保温隔热措施非常好,即便户外零下20度也无妨。主人家很用心地招待我们。他们前来最近的车站接我们,连同我们那些背包和滑雪用具,耐心很好地听我们用结结巴巴的芬兰语进行交流。而且特别棒的是,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他们在木屋前装饰了闪闪发亮的冰灯笼,在壁炉里升起了熊熊的炉火。

小屋的经管人和主人过去是个农民,他坚持用芬兰语来指导我们这些傻乎乎的城里人学习当地的风俗习惯。每天去湖里的冰洞里取水这件事进行得还算顺利,只是我们必须记得每次得把冰洞盖上,要不然上面就会结上一层太厚的冰。我们和他一起去查看那些覆盖在冰洞上的冬季捕鱼网,天气很冷,但是结果很让人满意,因为总会在网里发现一些鱼。

全力以赴

穿越冰封湖面的滑雪之旅成了我们的宝贵回忆。

穿越冰封湖面的滑雪之旅成了我们的宝贵回忆。图:Ismo Pekkarinen/Lehtikuva

我们也遇到了难度较高的事。他给我们展示了一条网中捕到的鱼,那是一条1公斤半重的淡水鳕。在北欧的水域里,这是较为常见的品种,和鳕鱼属同种,味道也相似。但它的表皮黏滑,烹调前必须要去皮。我们并不很明白他的指令,不过,大家七手八脚之下还是把鱼给去皮、烹煮并且下了肚。

同样值得回忆的是我和另一位同伴的滑雪之旅。在朦胧夜色中,我们在纷纷扬扬的雪中穿越湖面,滑行了5-6公里,来到古老的罗高拉赫蒂教堂。那是一幢美丽的木建筑,有着150年历史,那天晚上挤满了前来参加圣诞夜活动的教众。

自那以后,圣诞期间游客可以在芬兰游玩的地方增加了不少,拉普兰的滑雪中心也提供多种类型的住宿,从酒店到小木舍一应俱全。虽说服务和价格有所不同,但是这一如既往的圣诞气候在芬兰全国各地都是一样的。

 

Christmas - Ylaornamentti

安东尼·肖(Anthony Shaw)撰写,2012年12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