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沙里宁——新世界的建筑师

埃罗•沙里宁和父亲埃利尔是20世纪著名的建筑师。

阅读文章

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和他父亲埃利尔(Eliel)是20世纪著名的建筑师。2006年,一个关于沙里宁设计作品的盛大展览在赫尔辛基拉开帷幕,经过在欧洲和美国的巡展后,于2010年在耶鲁大学闭幕。这也是对沙里宁的一个纪念。

埃罗•沙里宁 1910-1961

埃罗•沙里宁 1910-1961© 巴尔萨扎克莱伯有限公司

埃罗•沙里宁出生在芬兰,后来加入了美国国籍。不过芬兰人仍把他当作自己人。首先,他有一个芬兰名字,就像肖恩•墨菲是爱尔兰人的名字一样。其次,著名的美国籍芬兰人相对来说还不是很多,而且相隔遥远。

美国是现代派的发源地,他们给世界带来了大规模制造的汽车、冰箱、电视频道、摩天大厦和猫王埃尔维斯。也正是在这片土地上,诞生了埃罗•沙里宁最伟大的作品。而且时至今日还作为上世纪中期现代派的代表作受到大家的赞美。

沙里宁的建筑名作包括:弗吉尼亚洲华盛顿西部的杜勒斯机场、纽约肯尼迪机场的 TWA候机厅、底特律附近的被昵称为”工业凡尔赛宫”的通用电气技术总部,以及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城外、位于密苏里河旁的杰弗森国家西拓纪念拱门。

死亡和复活

1923年,当埃洛13岁的时候,沙里宁一家迁徙到了美国。他们并不是穷困或者受迫害的欧洲难民。相反,埃利尔•沙里宁当时已在芬兰奠定起了成功的建筑师,国家博物馆和引人注目的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便是他的杰作。如今,那些石头巨人依然守卫在火车站的主入口。

1934年,埃罗•沙里宁毕业于耶鲁大学建筑系,并于1940年加入了美国国籍。51岁那年,依然年轻的他就因为脑瘤而去世。他的英年早逝,和所有过早去世的人一样,在熟悉他或者他的艺术作品的人的心中留下了难以言说的失落感。

© 爱资拉•斯道勒/埃斯多(Ezra Stoller/Esto) © 巴尔萨扎克莱伯有限公司 左图: 埃罗•沙里宁,纽约肯尼迪机场的 TWA候机厅 右图: 埃罗•沙里宁,密苏里洲圣路易斯,美国杰弗森国家西拓纪念拱门

埃罗•沙里宁,纽约肯尼迪机场的 TWA候机厅© 爱资拉•斯道勒/埃斯多(Ezra Stoller/Esto)

© 爱资拉•斯道勒/埃斯多(Ezra Stoller/Esto) © 巴尔萨扎克莱伯有限公司 左图: 埃罗•沙里宁,纽约肯尼迪机场的 TWA候机厅 右图: 埃罗•沙里宁,密苏里洲圣路易斯,美国杰弗森国家西拓纪念拱门

埃罗•沙里宁,密苏里洲圣路易斯,美国杰弗森国家西拓纪念拱门© 巴尔萨扎克莱伯有限公司 

他去世后的几十年里,他的作品并未引起现代美国建筑的学生或研究学者的重视。但如今,星移斗转,他的成就重又出现在权威人士的金属雷达探测范围内。

建筑师凯文•洛切(Kevin Roche)曾是埃罗的同事,2002年,他把他们的设计作品档案捐赠给了耶鲁大学。正是这一事件触发了埃罗的复活。耶鲁大学研究沙里宁的专家爱娃-丽莎•贝尔格能(Eeva-Liisa Pelkonen)教授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这一捐赠是非常重要的,”近代研究学者们对于战后,上世纪中期的建筑非常感兴趣。沙里宁是一个其作品还没有被彻底研究过的真正的后现代主义者。”

合适的时机终于来临了。沙里宁在人们心中的复活带来了这次为期四年,名为”沙里宁——为未来塑形”的展览。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展览目录中收集了450幅绘图,这也是一份对沙里宁作品最为完整可靠的解读。

乔伊•布莱迪(Joe Brady)撰稿, 2006年10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