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平等,基本收入

芬兰希望了解用基本收入取代失业补助,是否有助于就业。

阅读文章

芬兰基本收入制度将试点两年,目的是测试在获得额外收入并不会令享受到的社会福利减少的情况下,人们找工作的动力是否会增加。

我中了社会保险局的大奖:换言之,我被抽中参加基本收入改革试点。我是比较少见的时而打打短工时而失业一段时间的自由职业者,幸运地获得了这次机会。

这场实验的目的是简化社会保障体制,消除所谓失业陷阱,即因为担心失去社会福利而不愿意出去工作。参加试点的2000名成人在两年时间里每月领取560欧元的基本收入,不带任何附加条件。参与者是在2016年11月从25至58岁的领取基本失业补助(所谓劳动力市场补助或基本失业津贴)的失业人口中随机抽取的。

2017年1月起开始的基本收入实验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许多外国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迄今为止,我已经接受过英国BBC、意大利电视频道Rai Uno、德国《日报》(Tageszeitung)等多家媒体的采访。

我被问到的最多的问题是:“基本收入实验给你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简单回答就是:就经济状况而言,没有变化。让国际媒体惊讶的是,芬兰已经有了向处于各种生活境遇下的公民提供基本财务保障的制度。世界上许多地方尚没有这样的体制。

对打零工说“Yes”

然而,参与这个实验对我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心理影响。我更愿意领取基本收入,而不是延续旧体制,填那些复杂的表格。

早前,我是不愿意接受打零工的,因为担心失去社会福利,以后还得再申请一次。由于这种官僚体制的存在,接受这些零打碎敲的工作从财务上而言是划不来的。现在,打短工不再会减少我的社会福利,也不会推迟福利的领取,我就感觉有保障多了。

因为参与了实验,我就能够参加自己写的书的推广活动等。从这些活动中获得的报酬通常非常微薄。过去,参加图书馆或学校组织的研讨会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基本收入实验大幅降低了我的所得税税率。现在对这些邀请我是有求必应。

2017年初,我获得了芬兰文化基金会的一笔资助,以完成一本非虚构类作品的写作。这本书于2017年春出版了。目前我正在写几本新书,不过尚未收到任何新的拨款。我向出版社投了一些文章的稿件,但是在发表之前我是拿不到稿费的。此外我还向传媒和新闻行业投了几十份求职申请,不过还没有收到面试通知。

单靠基本收入是填不饱肚子的。我每个月单单日常生活开销就需要近2000欧元,这是我必须通过写作赚取的经常性收入的金额。通常,失业人士每月赚取300欧元的话,是不用担心失去任何失业补助的。一旦达到了这个上限,每多赚取1欧元,失业补助就将削减0.5欧元。

申请调整失业补助,要求申请者报告所领取的每一次和每一笔薪酬。由于手续处理时间长,补助的支付时间将有可能因此推迟。

在新制度下,不再需要提交任何报告。我可以集中精力写作和找工作。我感觉基本收入给了我更多的自由,而且让社会更加平等。

撰稿:Tuomas Muraja, 《这就是芬兰》2018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