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高居新闻自由指数榜首

虽为一个拥有小语种的小国,芬兰却有着多元化、高质量的媒体市场。

阅读文章

2016年,芬兰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连续第七年排名第一。

“无国界记者”组织总部设在巴黎,每年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根据媒体的独立性和多元化、信息流的透明度、法律框架、记者的人身安全和自由等指标对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自由程度进行评定。

2016年,芬兰再度高居榜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择5月3日在芬兰赫尔辛基举办今年的世界新闻自由日活动,反映了芬兰的新闻自由在全世界声誉卓著。

“在这一影响力巨大的排行榜上名列前茅,我们感到很自豪。这个排行榜受到国际组织的广泛认可。”无国界记者组织芬兰支会主席Ilkka Nousiainen表示。芬兰支会是由一群志在促进国内和国际新闻自由的芬兰记者于2013年创办的。

Nousiainen认为,芬兰之所以排名榜首,主要是因为芬兰记者在日常工作中享有很高程度的自由。他说:“我们的记者可以自由撰稿,不受传媒公司老板或政府官员的干预。我们的法律和制度也很健全,有助于保障新闻自由。”

芬兰大众传媒委员会(CMM)是发挥重要作用的关键机构之一。它由新闻出版机构和芬兰全国记者工会共同管理,以捍卫言论自由为己任,同时鼓励优秀的新闻工作,并通过自律监管处理投诉。

CMM主席Elina Grundström强调说,芬兰立法长期以来坚持通过提倡透明度来支持新闻自由。“《政府工作公开法案》中要求所有官方文件除特殊情况必须保密的之外一律向公众公开。”她介绍说。

Ilkka Nousiainen认为,芬兰记者是赞赏这种公开透明的——甚至连公民个人的缴税记录也在必须公开的范围内——而且媒体相对容易接近芬兰政客和商界人士。他感觉芬兰主流媒体是比较客观、有批判性和多元化的,尽管有时候芬兰公共广播公司YLE和芬兰最大的全国性日报《赫尔辛基日报》也扮演了左右民意的角色。

读者热情,看重质量

Grundström还对芬兰媒体受众之广泛表示赞赏:“我相信没有哪个小语种的小国,会像芬兰这样拥有如此高质量和多元化的媒体市场。”

芬兰媒体审计局(Media Audit Finland)统计的数据显示,93%的芬兰成年人经常阅读纸质或电子报刊。对于一个人口仅550万的国家而言,芬兰的纸质媒体市场十分多元,至少每周出版一期的全国性或地区性报纸超过200份,面向各种类型读者群的杂志多达4000余种。

“近来的调查显示,芬兰人开始再度青睐传统报纸,他们想看到高质量的分析和平衡的观点,这是对社交媒体兴起之后信息的混乱和不可靠所作出的一种健康的反应。”Nousiainen指出。

芬兰人均报刊阅读量居世界第三位。对于一个人口仅550万的国家而言,芬兰的纸质媒体市场十分多元,至少每周出版一期的全国性或地区性报纸超过200份。大多数家庭订阅一份日报和几份杂志,同时还会收到多种免费的杂志和报纸。照片提供:Mikko Stig/Lehtikuva

芬兰人均报刊阅读量居世界第三位。对于一个人口仅550万的国家而言,芬兰的纸质媒体市场十分多元,至少每周出版一期的全国性或地区性报纸超过200份。大多数家庭订阅一份日报和几份杂志,同时还会收到多种免费的杂志和报纸。照片提供:Mikko Stig/Lehtikuva

对言论自由的威胁

和其他国家的同行一样,芬兰记者近年来在网上也越来越多地受到仇恨言论的攻击。Ilkka Nousiainen 和Elina Grundström都强烈谴责了这种趋势,他们希望芬兰记者在撰写容易激起强烈情绪的话题的文章时不会因此而畏首畏尾,这些话题包括移民、难民危机、女权主义、减肥、狩猎与枪支管理法律等。不过他们认为,虽然冷战期间芬兰记者不太敢过多批评苏联,但自冷战结束之后,芬兰媒体对政治话题的自我审查早已不再是一个问题了。

Grundström认为,广播公司和出版公司数量的不断减少,才是对芬兰媒体多元化和高质量的一种更严重的威胁。“芬兰人对新闻自由已经习以为常了,没有意识到这是长期以来记者群体努力争取到的结果。看到近来在东欧和其他地方出现的新闻自由程度倒退的趋势,令人相当担忧。”她表示。

2016新闻自由指数显示,全世界范围内因宗教不宽容、战争冲突地区的安全问题、多个国家和地区政府的威权主义倾向以及资本寡头入主传媒公司等状况,新闻自由被侵犯的趋势正愈演愈烈,值得引起警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即将在赫尔辛基举办的活动旨在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作为基本人权之一的信息自由,以保护媒体,反对政治审查和过度监控,确保在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中工作的记者的人身安全。

芬兰已将2016年定为世界第一部信息自由法案(FOIA)问世250周年纪念年,全年的主题是“有知情权,有发言权”。

芬兰人安德斯·屈德纽斯(Anders Chydenius)是十八世纪瑞典统治时期最著名的芬兰政治家。他认为民主、平等和对人权的尊重是社会整体走向进步和幸福的唯一出路。他最重要的政治成就是起草了全世界第一部《新闻自由法案》。

芬兰人安德斯·屈德纽斯(Anders Chydenius)是十八世纪瑞典统治时期最著名的芬兰政治家。他认为民主、平等和对人权的尊重是社会整体走向进步和幸福的唯一出路。他最重要的政治成就是起草了全世界第一部《新闻自由法案》。 绘画:Siiri Viljakka,文字:Lauri Tuomi-Nikula/《临终遗言——安德斯·屈德纽斯的回归》

为在自由度较低国家中工作的记者提供支持

为了帮助在那些新闻自由远非常态的国家中开展工作的调查记者和其他媒体工作人员,芬兰媒体与发展基金会(Vikes)利用从芬兰记者工会、芬兰外交部和欧盟筹集到的基金开展项目,通过培训和交流联谊等形式推广芬兰记者的专业经验。来自索马里、尼日利亚、坦桑尼亚、缅甸、尼泊尔、尼加拉瓜、巴勒斯坦、东欧以及中亚等地的许多记者已经从中获益匪浅。

Fran Weaver撰写,2016年4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