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共同的语言:足球

芬兰民众开始自发帮助难民融入社会,这第一步是在足球场上迈出的。的确,体育运动具有让人们团结起来的力量,因为每个人都愿意朝着同一目标努力。

阅读文章

一些芬兰人在脸书上成立了足球俱乐部小组,通过组织免费足球比赛, 让难民接待中心的居民和赫尔辛基卡利奥地区的居民建立起球场上的友谊。

位于赫尔辛基的哈巴涅米(Haapaniemi)运动场下午一般没什么人。不过,就在几百米之外,卡仁路(Kaarlenkatu)上的一幢楼里却人声鼎沸:那里住着来自战乱国家、希求申请难民身份的人们。近来,每天都有许多难民来到芬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国家、被暂且陌生的文化所包围,初来乍到者未免会有度日如年的感觉。他们会觉得无聊,甚至焦虑。

初秋,一些积极分子在网上提议:是否可以组织当地居民和难民下午一起踢足球?

“我们希望给新来的难民们留下这么一个最初印象,那就是:芬兰人是非常善良友好的。” 舞蹈教师蒂娜·诺西奈克(Tiia Nohynek)如是说。她也是“遇见邻居”(Meet the Neighbours)足球俱乐部的骨干。

这个点子不错,不过志愿者们既没有正式的组织机构,也没有援助资金,所以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申请到免费场地。他们的动力来自于帮助难民们融入芬兰社会的一腔热情。运营哈巴涅米运动场(Haapaniemen kenttä)的公司决定支持这个创意,在没有其他预约的情况下,志愿者和难民们可以免费使用场地。通过捐赠,他们还给队员们募集到了足球鞋、运动衫和短裤。

“当地居民希望和难民共同做一些什么,从而将每个人都联系起来。足球毕竟是一门共通的语言。” 蒂娜说道。

“迪斯科,迪斯科”

穆斯塔法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踢球,因为这能让他暂时忘记作为难民的现状。摄影: Antti Kivimäki

穆斯塔法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踢球,因为这能让他暂时忘记作为难民的现状。摄影: Antti Kivimäki

虽然蒂娜是一名足球运动员的女儿,她却不在俱乐部里踢球。她负责运营工作,比如把难民们从接待中心送到运动场。除此之外,她还为运动员们洗涤并烘干球衣。她干得如此专心致志,以至于有时候连自己的衣服都忘记洗了。

她付出的努力还不止在足球场上。几星期前,她答应几名难民,带他们去一个在凯伊莎(Caisa)国际文化中心举办的免费雷鬼派对。

“当我去难民接待中心接他们的时候,那里已经等着40个男生,他们说’我们去迪斯科吧!’那以后,他们每次见到我,就会开始喊‘迪斯科,迪斯科’或是‘足球’”。蒂娜笑了起来。

果不其然,当蒂娜和另一个“遇见邻居”俱乐部的积极分子——默哈迈德·阿布得噶耶徳(Mohamed Abdelgayed),一起去接几个伊拉克难民去足球场的时候,穆斯塔法·阿布德瓦哈卜(Mustafa Abdelwahab)一边对着蒂娜绽开笑容,一边叫“迪斯科,迪斯科”。穆斯塔法来自巴格达,原本是一名性格活跃的司机。

“在赫尔辛基踢足球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太重要了。在球场上,大家都忘记了自己作为难民的处境,感觉正在开始一种新的生活。” 穆斯塔法充满感激地说道。

“在伊拉克,因为暴力的缘故,大家不常踢球。而在这里,我已经踢了三次了。”

在巴格达的时候,穆斯塔法是一名为农业部开车的司机,这份职业他做了很多年。当农业部从逊尼派转到什叶派掌握下之后,他的磨难就开始了,因为他自己是一名逊尼派穆斯林。

“他们不再让我开车,叫我去清洁厕所。”

不久,穆斯塔法开始接到恐吓电话,威胁他说,如果他不辞职的话,就将被绑架,其实就意味着被谋杀。在日益加重的压力之下,穆斯塔法决定从伊拉克逃亡。

阿里·戈兹(Ali Gazi)也是和他们一起踢球的队员,原先在摩苏尔经营餐馆。和穆斯塔法相比,他更为内向寡言,而且明显有些紧张。他有怀孕三个月的妻子和八个月大的孩子,他担心他们的健康问题,以及是否能在芬兰得到治疗。

来自埃及的默哈迈德用阿拉伯语安慰阿里说,芬兰卫生保健系统会妥善照顾母亲和孩童的健康。

想找工作

默哈迈德左)和蒂娜(右)为难民和芬兰人组织免费足球比赛。球门处站着的是来自伊拉克的难民穆斯塔法。

默哈迈德左)和蒂娜(右)为难民和芬兰人组织免费足球比赛。球门处站着的是来自伊拉克的难民穆斯塔法。摄影: Antti Kivimäki

这两个伊拉克人希望不久就能找到老本行的工作:阿里想要找一份厨房里的工作,穆斯塔法自然想去开车。

首先,他们需要得到在芬兰工作的许可,从申请到批准需要几个月的时间。难民在得到居留许可之前就可以在芬兰工作,但前提条件是,必须在芬兰至少居住了三个月以上。

默哈迈德试图安抚他们想找工作的急切心情,并提醒他们说,在找工作之前,学习芬兰语、了解芬兰文化应该会对他们有所帮助。

阿里曾在伊拉克北部的摩苏尔开了一家餐馆,但自从那片地区被伊斯兰国占领之后,就无法安宁度日了。他是一名逊尼派穆斯林,但她的妻子是什叶派,这不符合伊斯兰国的要求。伊斯兰国激进分子袭击了阿里的餐馆,将所有的东西毁掉或抢走。所以他觉得应该和家人一起逃离这个国家。

阿里本人不踢球,但他喜欢坐在球场边上,让精神松弛下来。

芬兰的足球文化

默哈迈德来自埃及。去年,赫尔辛基Erotuomarikerho足球裁判俱乐部授予了他“沥青球场之王”的称号。

默哈迈德来自埃及。去年,赫尔辛基Erotuomarikerho足球裁判俱乐部授予了他“沥青球场之王”的称号。摄影: Antti Kivimäki

默哈迈德是“遇见邻居”俱乐部中活跃的会员,六年前他和妻子一起到芬兰来找工作。那还是在阿拉伯之春和埃及落入一系列暴力活动之前。他如今在赫尔辛基的一家顶级餐厅担任副主厨。

在埃及,他曾经在足球队初级组I队踢球。来到赫尔辛基之后,他积极地加入了成人组3队和4队.

“踢球帮助我融入这个社会。我接触到了芬兰人,和他们一起聊天。”

在几年前的一次肌肉受伤之后,默哈迈德的足球生涯就此告终。为了不离开足球生涯,他参加了足球裁判课程,现在他担任了赫尔辛基当地球队低级组的裁判。去年,赫尔辛基Erotuomarikerho足球裁判俱乐部授予他“沥青球场之王”的称号。

默哈迈德对于芬兰有组织的足球文化给予了好评。球赛和训练都准时进行,上一个球队准时在下一个球队到达前撤下。芬兰人也很尊重裁判,默哈迈德因此能够专心在球场上裁决。

“在有些国家,裁判会受到威胁。”

为心理受创伤的人提供帮助

穆斯塔法(左),蒂娜,默哈迈德和阿里经常在足球场相聚。穆斯塔法和默哈迈德喜欢踢球,蒂娜帮着组织球赛,阿里就坐着看他们踢球。

穆斯塔法(左),蒂娜,默哈迈德和阿里经常在足球场相聚。穆斯塔法和默哈迈德喜欢踢球,蒂娜帮着组织球赛,阿里就坐着看他们踢球。摄影: Antti Kivimäki

足球在难民和芬兰人之间建立起团结的纽带,成功的例子不仅只在赫尔辛基,在芬兰其他城市也是如此。在位于北博滕区(Ostrobothnia)的卢基(Ruukki)接待中心,足球也是一项非常受欢迎的运动。难民们在自己的群体中踢球,也和当地居民们一起踢球。

“目前来芬兰的难民人数越来越多,我们的工作已经专注于那些基本事务,比如安排住宿等等。一旦情况有所改善,我们就会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安排休闲活动。”中心主管希尔琶·卡利奥(Sirpa Kallio)告诉我们。

希尔琶曾经担任心理治疗师一职,她强调,组织活动对于难民接待中心非常重要。大多数难民都愿意参加工作,但在偏远的卢基,工作机会实在不多。

“大多数前来芬兰的难民在本国都工作或学习过,然而突然之间,一切都停止了。如果一个人没有工作,或是无所事事,对心理就会造成影响。”

“对爱好运动的人而言,运动能够很好地缓解心理创伤症状。即便抑郁或是焦虑的人,也不应该被剥夺参与给他们带来欢乐的活动的权利。”

撰文 Antti Kivimäki,2015年9月

芬兰与难民

近期,大批难民从地中海沿岸一路辗转来到芬兰,难民潮来势汹涌,令人颇感震惊。从一开始各地就出现了各种示威活动,声援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芬兰总理本人已承诺将自家住宅提供给难民居住。

涌入芬兰的难民数量持续上升

在过去十年内,芬兰每年接收大约3500名难民。每年申请避难的人数少则1505名,多则不过5988名。

然而今年,尤其进入秋季以来,申请难民的人数急剧增长。2015年1月至8月期间已有7015人申请避难,而单单9月一个月内,申请人数就已上万。

据芬兰内务部预计(2015年10月14日发布),今年申请避难的人数将达到30000至35000人。

声援难民与拒绝接纳的示威

芬兰各地都出现了游行示威活动,有人声援支持,也有人反对接收难民。

反对接收难民的示威活动主要发生在新建了接待中心的城市,以及芬兰和瑞典交界的托尔尼奥(Tornio) ,一般有几十人参加。

另一方面,支持者也举行了多场游行示威活动声援难民,表达愿意接纳的意愿。7月底在赫尔辛基举行的最大的一场游行示威活动参加者达上万人,他们呼吁建立多文化融合的芬兰。一个名叫“芬兰欢迎你(Finland says Welcome)”的组织举办了一次欢迎野餐,有1500人参加了这项活动。

9月,发生在拉赫蒂(Lahti)的冲突事件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当时,约30名示威者向一辆满载难民的大巴发射焰火。其中有一名19岁的示威者身着三K党的服装。

这次事件发生后,芬兰政府强烈谴责了所有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抗议活动。点击此处阅读声明原文

拉赫蒂市政府也决定大力抵制种族主义。2015年9月30日,当地商界在海纳拉(Hennala)举办了一场足球赛,以欢迎难民来到这座体育之城。比赛在距离临时接待所非常近的地方举行,主题是“让我们一起踢足球吧(Let’s play ball together)”。

此外,当地居民还会在下周六于拉赫蒂市集广场(Lahti Market Square)举行名为“开放的拉赫蒂(Open Lahti)”的游行示威活动,以抵制种族歧视和暴力行为。许多居民还作为红十字会的志愿者参与了临时接待所的救助活动。海纳拉接待点目前接待了约500名难民,共有150名志愿者在那里工作。

避难申请批准程序遭遇“拥堵”

芬兰的避难申请程序处理时间较长。如果有充分的理由表明自己在祖国有可能受到迫害,即可向芬兰提交避难申请。点击此处了解芬兰避难申请程序的详细信息

一般情况下,芬兰政府会在6个月内决定是否批准申请。但由于目前涌入芬兰的难民数量大大超出预期,这一流程可能会耗时长达一年。内务部正为警察部门和芬兰移民局增派更多的资源,以解决目前的困境。

难民的住房需求非常巨大。芬兰红十字会在芬兰共建立了48个难民接待中心,由于目前难民数量过多,每天需要新增供大约500人居住的场所。

芬兰人民向难民伸出援手

芬兰总理尤哈•西皮莱(Juha Sipilä)首先做出表率,表示愿意接收难民。今年底,他将把自己老家芬兰北部坎贝雷(Kempele)的一处住宅腾出来供难民居住。

芬兰人民踊跃提供志愿者服务。芬兰红十字会仅在网站上就收到了4500份报名申请。许多人干脆直接走进红十字会办公场所,当场申请成为志愿者。

成千上万人将冬衣、运动装备和家居用品捐献给难民。由于数目过大,芬兰红十字会不得不暂停接收募捐物资,以先进行分类工作。

传统的饥饿日募捐是由芬兰红十字会发起的活动。今年秋季预计能募集到三百万欧元,这一成绩在饥饿日活动的募捐史上排名第三。(募捐截止到十月底)

还有一些志愿者则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提供帮助,比如一批理发师志愿为接待中心的难民提供理发服务。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