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纳海姆:一位独立特行的芬兰领潮先锋

虽说曼纳海姆是芬兰最著名的历史人物之一,但是在参观了他的故居之后,许多人还是会对他们所看到的细节大感意外。

阅读文章

卡尔·古斯塔夫·埃米尔·曼纳海姆(Carl Gustaf Emil Mannerheim,1867–1951)二战期间是芬兰军队的统帅,并就任芬兰总统。他在赫尔辛基的故居现在已经成为曼纳海姆博物馆,陈列着他生前收藏的武器、狩猎的战利品等,他对于家居装修的品味也一览无余。

曼纳海姆的故居称得上是一部“装置艺术”作品。参观者走进不同的房间,仿佛置身不同的世界,因为游历甚广的曼纳海姆希望自己的居所装饰能够反映多元的文化潮流,从英伦的细节到法式的格调都不能少。曼纳海姆博物馆馆长克里斯蒂娜·兰基(Kristina Ranki)就是这样形容这栋故居的。

曼纳海姆是芬兰独立后最重要的历史人物之一。他在57岁那年从卡尔·法瑟(Karl Fazer)手里租下了这栋别墅,后者正是著名的Fazer糖果厂的拥有者。别墅处于赫尔辛基南端卡伊沃公园(Kaivopuisto)郁郁葱葱的绿地环抱之中,曼纳海姆在这里一直居住到辞世。这位伟人的故居后来被用作博物馆,向公众开放。

“接待贵客贤达的会客厅都在一楼,二楼供他私人生活之用。”兰基介绍说。除了楼上的三间陈列室,故居几乎完好保存了曼纳海姆生前的样貌。

“参观故居、听导游讲解,一定能让人耳目一新。即便对于读过战争史、认为自己对曼纳海姆已经无所不知的人来说也是如此。”兰基说道。

优雅仪表高于制服规范

艾克塞利·加伦·卡雷拉为曼纳海姆画的坐姿肖像;同样出自卡雷拉手笔的站姿肖像画如今陈列于曼纳海姆博物馆。
照片提供:Heikki Saukkomaa/ Lehtikuva

故居里唯一一件后来搬入的展品是1929年创作的一幅曼纳海姆的古典肖像画,作者是曼纳海姆的生前好友、芬兰著名画家艾克塞利·加伦·卡雷拉(Akseli Gallen-Kallela)。这幅肖像画透露了画中人的许多特质:他身上的荣誉佩剑和燕尾服展现出的是一位“文艺范”十足的王者形象,一个讲究时尚生活品味的贵族军人。

曼纳海姆对自己的形象一丝不苟几乎到了神经质的地步,不仅如此,他对自己在公众心目中的印象也同样十分在意:他要求自己所有的照片在公开发表前必须经本人审看,确保没有一张照片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疲惫神情。

身为年轻军官的曼纳海姆就已经以极度讲究衣着打扮而出名。在军旅生涯的后期,身居陆军元帅高位的他常常请知名外国裁缝定做衣装,一应细节全部要符合他的要求。在不穿军装时,这位绅士的平民行头也照样一丝不苟。不过身为芬兰三军总司令的他竟会出于“好看”的理由,置军事制服规范于不顾,擅自改动自己的军装设计。他觉得裤腿两边的饰条窄一些才更雅致,嫌按照自己的军阶应当配的那种饰条太宽。为此他宁愿当了元帅却身穿为军衔更低的军官设计的军服。

家如其人

曼纳海姆的卧室里放着一张行军床,仍保持着他生前的原样。
照片提供:Pekka Holmström/ Otavamedia/Lehtikuva

曼纳海姆故居的墙上装点着数十件狩猎战利品,其中最著名的一件或许要数铺在沙龙地板上的那张虎皮了。这只孟加拉虎是他在1937年访问印度时射杀的。他在打猎时也从来不会打扮得像个普通猎户。他总是骑着高头大马,行头之讲究看上去不像是打猎新手,倒和上战场指挥千军万马时装束差不多。他的衣柜里有一件红色燕尾服和一顶黑色礼帽,那是他打猎时候穿的。

不仅在会客宴请的时候,在其他场合曼纳海姆的装束打扮也十分讲究 。他对于自己的翩翩风度对他人产生的影响非常在意。例如:除了牙刷,他还用上了当时的一种新发明——漱口水枪。他将薄荷醇液滴添加到装在浴室墙上、形状酷似高压水枪的小装置里,然后仔仔细细地冲洗自己的牙齿。

他的皮靴铮亮,头发一丝不乱,小胡子造型精确,连去世后的遗容仍然保持着生前的考究。绝对是个时髦男人。

“他是绅士文化的化身。”兰基说。“曼纳海姆要是生在当代,或许算得上一个潮人(hipster),假如这个词指的就是十分在意自己形象的人的话。”

故居就是一件艺术品

巧克力厂拥有者、富商卡尔·法瑟将赫尔辛基的这栋房子租给了曼纳海姆,后者一住就是几十年;如今这里成了曼纳海姆博物馆。
照片提供: Ilkka A. Suominen/ Lehtikuva

曼纳海姆故居的时尚气息凸显了这里曾经的主人的美学品味,他把对自己形象的关注延伸到了对居内饰色彩搭配的讲究

兰基介绍说:“军人的纪律性在他的居所内也是显而易见的。曼纳海姆亲自过问所有细节,确保一切井井有条。他希望自己的住所能反映出自己的特定形象,他摆放出来的陈列品就传递出了这种形象——狩猎战利品、官方礼品,以及放在大钢琴上的那些与其他国家首脑合影的照片。”

撰稿:Marko Ylitalo,2017年6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