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性发展的学习在海外生根开花

芬兰创新的网上环境教学提倡抵御气候变化,甚至还推动了世界和平。

阅读文章

谁说不可能在抵御气候变化的同时也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一所名为“网上环境教学”ENO的芬兰跨学科虚拟学校正在持续地快速发展,并召集了以色列教育机构一起为此而努力。

十年前,在这片名叫芬兰的技术和森林的希望之地,在一个叫做约恩苏(Joensuu)的东部城市中,一位普普通通的老师开始问自己一个问题: 我们如何才能让全世界的老师和学生们都来讨论,分享并共同努力,让大家知道可持续性发展并不只是一个热门的科学时髦词呢?

自从互联网的带宽和用户增加后,米卡•万哈宁(Mika Vanhanen)这个以前听起来象乌托邦一样的关于世界学校的想法已经变得有实现的可能了。

他和有相同想法的人一起合作创造了一个网上空间,让老师们跨国界,跨学科地互相交流,接触到高质量的材料和工具,从而可以用年轻人所理解的语言来授课。ENO是万哈宁的灵感,是网上环境教学的缩写,也是约恩苏一个郊区的名字。

巧合的是,eno在芬兰语里面是叔叔的意思,这一形象和这个机构倒是十分吻合。ENO就是有点象个叔叔,他监督和指导,但是并不命令。教学计划可以由当地的代表自行调整,从而适应不同地区的需要,也可根据反馈进一步发展完善。

ENO在以色列也是这样运作的。以色列是150个ENO成员国之一,也是ENO在中东合作时间最长的伙伴。ENO的以色列协调员卡梅拉•巴兰卡(Carmella Baranga)说, ”参与这一项目的学校根据学生们的调查研究,提供了当地的花,植被,土壤,农业,都市,艺术手工和青年运动等方面的知识。”

目前,全球5000所ENO学校各自具有多样的地区性配方,正如巴兰卡所说,是当地制造的。

从外至内的动感

在这一教学过程的背后是一个古老的教诲: 边做边学。正因如此,ENO的核心内容不只存在于网络空间,而是一个你能想象到的最为务实的活动,那就是,种植自己的树苗。

坚持自己的信念:以色列尼赞(Nitzan)小学的学生们在ENO植树日把手弄得脏脏的。照片: ENO

ENO的目标包括”为扭转气候变化做些实事”, 它具有让年轻人聚集起来,并激起他们真正的兴趣和决心的力量。

植树活动是ENO计划中有专人监督的一个有机部分。工作人员为每个地区挑选出合适的树种。在森林被过度砍伐的地区,植树活动则更为频繁。

正式的植树日一年有两次。2011年是联合国国际森林年,这也给学校带来了让孩子们植树的额外动力。

ENO为全球的学校制定了一个特殊的目标,那就是在2017年芬兰独立100周年前种植1亿棵树。虽然现在离这个目标还短缺了9千5百万棵树,但是不用担心,只有树立高远的目标,才能有所成就。老师不总是这么说的吗?

种植和平

2010年11月,以色列教育部宣布以色列成为第一个在国家教育体系中授予ENO官方地位的国家。这对于ENO来说无疑是一大突破。

激动地探索周边环境: 一个小学生拿着一个用希伯来语写着”我致力于。。。”的标志。照片: ENO

从上而下的这一决定说明以色列在可持续发展的教育上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教育部还成立了一个可持续发展教学和学习的单独的分支机构。原先,参加ENO计划的学校都集中在南方,如今则遍布以色列全国。

植树是孩子们最喜欢的 ENO项目,以色列的孩子们也不例外。每年五月和九月的全球植树日非常受欢迎。以色列还设立了一个自己的植树日,日子定在犹太假日”树的新年”期间, 也就是每年一月份或二月份。2011年的植树日为1月20日,2012年则是2月8日。

在有些情况下,当提到ENO的目标或成果是和平和宽容的时候,似乎这些词汇显得非常抽象。但在中东,这却是非常具体的事情。巴兰卡说,ENO推广“道德价值观,比如尊重他人,习俗和宗教,保护当地文化,以及个人的责任。”

自从ENO被以色列正式认可之后,所有学校的孩子们,无论其宗教或民族背景,都在帮助扩大ENO森林。当你看到大家种下的幼苗一起长成了茂密的大树,民族差别也就淡出了背景。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真正的“花的力量”。而它,却是从芬兰东部的一个小镇起步的。

 

安吉丽娜•帕尔曼(Angelina Palmén)撰写, 2011年1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