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生活的芬兰老年人

让芬兰的老龄人口保持身体健康、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对于正在迅速老龄化的芬兰社会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阅读文章

积极生活的老年人在芬兰无处不在,他们参与各种社会和文化活动,甚至积极投入户外运动——当你见到耄耋老人踏着滑雪板或骑着自行车从你身边一闪而过,千万不要觉得惊讶。60岁以上人口已经占到芬兰总人口27%的比重,而且随着战后婴儿潮一代开始进入退休年龄,老龄人口的比重还在迅速增长中。芬兰政府已经清醒地认识到,未来照料激增的老龄人口的成本将是这个国家面临的重大挑战。不过,让老龄人口保持身体健康的同时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将有助于难题的解决。

“除了日本,芬兰人口的老龄化速度比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要快。” 芬兰国家创新基金(Sitra)的社会与医疗卫生服务专员Eeva Päivärinta解释道。Sitra新近制定了一个两年计划,以针对老年公民的服务需求为焦点。“到2030年,我国经济将难以继续维持传统的养老模式,无法为养老院提供完全免费的服务。所以我们亟需找到可行的在线和居家医疗保健服务的方式,以及为老年人提供其他居家服务的方式。”

无论是在窗台上、阳台上或是庭院里,园艺都是一种对身心两方面健康均有裨益的爱好。摄影:Hernan Patiño

“除了日本,芬兰人口的老龄化速度比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都要快。” 芬兰国家创新基金(Sitra)的社会与医疗卫生服务专员Eeva Päivärinta解释道。Sitra新近制定了一个两年计划,以针对老年公民的服务需求为焦点。“到2030年,我国经济将难以继续维持传统的养老模式,无法为养老院提供完全免费的服务。所以我们亟需找到可行的在线和居家医疗保健服务的方式,以及为老年人提供其他居家服务的方式。” 目前年龄为60岁芬兰人的平均期望寿命是84岁。Päivärinta强调说应当将长寿看作一种“福气”,但是只有在确保能享受高质量的晚年生活的前提下,这种“福气”才是实实在在的。“重要的是要倾听老年人自己说他们需要什么。我们的研究表明,除了为最有困难的人士提供安全的住院照护场所外,老年人大多希望得到支持,让他们能够尽可能住在自己家中颐养天年。”

居家养老服务网络

2015年,芬兰在全球老龄生活指数(Global Age Watch Index,以老年人的福祉水平为评估指标)排行榜上名列第14位。芬兰人在收入保障和扶持性环境两方面得分尤高。Päivärinta表示,芬兰国家养老金与社会保障计划采取创新方式筹集资金,保证了没有一个老人受贫困之苦,而地方政府则提供无障碍设施和费用优惠政策,方便老年人利用公交系统出行、使用游泳池、健身房、公园,参观博物馆,去图书馆借阅,进剧院看演出等。

“在芬兰的许多地方性居民组织和退休人士组织中,老年人往往十分活跃,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和旅游。而且,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加入了志愿者项目,通过参与这些项目为其他老年人和学龄儿童提供帮助。” Päivärinta补充道。

vis

赫尔辛基“鱼码头”地区的“家园港湾”合住项目不是普通的养老院,而是一种新型自助式住房计划。住户Maj-Len Törnqvist和Frank Roehr正在住房社区网站上查看家务轮班表和即将举办的活动信息。摄影:Hernan Patiño

由各地市政府资助的服务中心向所有本地老年居民开放,在芬兰的村庄、城镇和近郊构建一个老年人社交和服务设施的网络。其中一些设施内还包含提供全套服务的老年公寓。

不过Päivärinta仍然认为,为了帮助老年人居家养老,亟待出台新的服务举措。“我们在坦佩雷试点推行了‘服务市场’(芬兰语‘Palvelutori’)专人值守服务点计划。”她介绍说。在“服务市场”,老年人可集中了解他们可以从医疗卫生与社会服务体系和其他计划中获取的实际帮助和咨询建议。“许多有用的服务都是现成的,问题常常是怎样让老年人能够享受到这些服务。‘服务市场’计划试行以来大受欢迎,已经在坦佩雷全市推开,并向其他城镇推广。”与该计划平行的在线服务计划目前正在图尔库一个由Sitra提供资助的项目中进行试点。

创新的自助合住养老

芬兰的房产市场也必须适应人口老龄化的趋势,为老年人提供无障碍住房,同时满足退休人士的社交需求。老年人与青年学生共同居住的试点项目已经证明年轻人和老年人可以双方受益。

合住计划——公寓业主共享公用设施,在社区会所进行社交活动——对许多老年人而言是一种颇具吸引力的选项。2015年“活跃的老年人”(芬兰语“Aktiiviset Seniorit”)协会合住项目二期落成,名为“家园港湾”(芬兰语“Kotisatama”),就坐落于赫尔辛基正在快速发展中的“鱼码头”(Kalasatama)区。

“家园港湾”住户Mari Raunio正在向全体住户开放的手工工坊中织布。在这栋公寓中还设有一间小型健身房、一间图书与棋牌室、一间洗衣房、一间法式滚球场、一个屋顶花园、两间桑拿房。摄影:Hernan Patiño

“‘家园港湾’不是一座普通的养老院,而是一种新型自助式住房计划。”住户Marjut Helminen解释说。“我们这些住户除了要打扫自己的公寓房间,还要结队组成家务组,轮流打扫社区会所,还要在双休日的晚上为愿意一起聚餐的老年人做晚饭。这种生活方式符合那些希望自己的生活自己做主、同时又喜欢社区的感觉和邻里共同组织活动的老年人的需要。”

为活跃的退休生活做规划

“家园港湾”的建筑是完全无障碍的,轮椅可畅行无阻。除了63套舒适的公寓房间,这里还配备了装备齐全的公用设施,包括一间手工与DIY工坊、一间小型健身房、一间图书与棋牌室、一间洗衣房、一间法式滚球场、一个屋顶花园、两间桑拿房。在“家园港湾”入口大堂宽敞的社区餐厅和厨房旁边,有一面电子公告牌,上面显示着关于各种活动和家务轮班的最新信息。

“人人都充分利用这些设施,我们还组织了各种兴趣小组,有唱歌、电影、文学、IT技能与纸牌游戏、国际象棋、保龄球、普拉提等小组。” Helminen说道。她本人也绝对是活跃的老年人中的一名,不但热衷于划艇运动,还刚刚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小说。“家园港湾”的许多住户都经常骑自行车,有些人冬天甚至还去附近的海湾,在冰上凿洞冬泳。

“家园公寓”内的一切都事先经过精心计划,而这些计划全都是由住户自己通过“活跃的老年人”协会制定的。住户平均年龄67岁,最小的54岁,最年长者80岁。Helminen表示:“‘活跃的老年人’协会已经在规划合住项目三期了,未来住户已经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像我们这样的合住项目,将来绝对需要大大推广——还可以有合租公寓。”

“搬进一个左邻右舍如同大家庭一般的现成的社区,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你希望独处的时候可以自己做主,想要和大家一起的时候又随时找得到人。”“家园港湾”住户Maj-Len Törnqvist如是说。“未来我不想成为孩子们的负担。我找到了这样的归宿,他们也为我高兴。”

Fran Weaver撰写,2016年8月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