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担任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期间取得进展,但世界仍处在“紧要关头”

我们回顾了芬兰担任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期间所做的工作。随着北极地区对全球的重要意义日渐提高,并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北极理事会的作用也比以往更为重要了。

阅读文章

芬兰三分之一的国土位于北极圈以北,罗瓦涅米市就坐落在北极圈以南仅6公里的地方。

2019年5月7日,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在罗瓦涅米召开,为芬兰的两年轮值主席国任期画上了句号。冰岛将接任至2021年。芬兰的工作大体上是成功的,理事会在芬兰2017年提出的课题上取得了长足的进展。这些课题聚焦四个领域:环境保护,互联互通,气象合作,改善教育。

理事会中包括了六个代表北极地区原住民的永久性参与组织:阿留申国际协会,北极阿撒巴斯卡人委员会,国际吉维克琴委员会,因纽特极圈委员会,俄罗斯北方原住民协会,萨米人委员会。

北极理事会还包含八个北极国家——芬兰,加拿大,丹麦,冰岛,挪威,俄罗斯,瑞典,美国。以观察员身份参与理事会会议的还有13个非北极国家和25个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

所有八个北极国家的外交部长都参加了在芬兰拉普兰罗瓦涅米召开的大会。这本身就是一个重大成就,因为该部长级会议每两年召开一次,而这是历史上第二次全部八个国家全都到齐。这也表明北极地区以及北极理事会的重要性都在日渐提高。

可存续的北极

在芬兰北部的午夜阳光下开展夏季大自然远足:世界的命运与北极的未来息息相关。
摄影:罗瓦涅米旅游局/拉普兰图片库

 

“开发一个可存续的北极地区对芬兰至关重要。”位于罗瓦涅米的拉普兰大学北极中心的主任蒂莫·柯维洛瓦(Timo Koivurova)写道。部长会议结束后,他在《卡勒瓦报》(Kaleva)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之后的英文版发表于北极中心的官网),为芬兰的轮值主席国任期作了总结。

他认为成功之处有“投资于教师培训、改进数字通信、深化气象合作、开发环境影响评估”等,这些都是北极理事会和北极地区的重要课题。

世界的命运与北极的未来息息相关。芬兰总统绍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曾经多次表示:“失去北极,就失去了全球。”他把黑碳问题提上了芬兰担任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期间的重点议程,希望提高公众意识,减少这种气候污染物的排放。在芬兰的努力下,黑碳问题在议事日程中的地位得到了提高,对其进行控制的意识也增强了。接任轮值主席国的冰岛将把关注焦点放在包括塑料污染在内的北极海洋环境上。

理事会下设六个工作组。这些工作组的名称本身就概括了理事会的重点工作领域:北极污染物行动计划;北极监测与评估计划;北极动植物保护;紧急预防、准备和响应;北极海洋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

当前世界形势

拉比体育场(Lappi Arena)是本地冰球队的主场,也是罗瓦涅米唯一面积大到能容纳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的场馆。与会代表、工作组成员、观察员组织的代表济济一堂。
摄影:Jouni Porsanger/芬兰外交部

自1996年成立以来,北极理事会一直是一个以共识为基础的论坛,专注于北极环境和可持续发展问题。为了在这些领域取得进展,理事会的参与方自觉地把政治上的矛盾留在会议室门外。

每一次部长级会议结束后都会发表一份宣言,总结已经完成的工作,并设定将来的议程。在罗瓦涅米召开的会议上,各方未能对宣言内容达成一致。分歧之一是美国不接受“气候变化”的说法,而其他各方则认为这一表述是不可或缺的。最后八个北极国家没有发表宣言,而是签署了一份《罗瓦涅米联合部长声明》(Rovaniemi Joint Ministerial Statement)。与2017年13页篇幅的《费尔班克斯宣言》(Fairbanks Declaration)相比,这份声明的文本仅一页。

北极理事会的精神仍然是建设性的合作,在罗瓦涅米会议上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芬兰单独发表了一份主席国声明,保留了原本应当发表的宣言的主张,其中包含一份完整详尽的文本,分为“环境与气候”、“海洋”、“人民”、“北极委员会的强化”等部分。这份文件将有助于引导理事会在未来两年中的工作。

这份声明中写道:“我们中的大多数国家都认为气候变化是北极面临的根本挑战之一,并且认识到采取缓解和适应措施以及增强复原能力的紧迫性。”

正如北极中心主任蒂莫·柯维洛瓦所言:“在当前的世界形势下,芬兰成功做到了可能做到的事情。”

此时此刻正在发生

阿拉斯加东北部的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内,野生驯鹿正在渡河。摄影:Kenneth R. Whitten/Alaska Stock/Lehtikuva

尽管未能发表正式的宣言,部长级会议上与会代表所作的发言也有助于确保理事会的目标让全世界看到。其中许多代表的发言一针见血。

因纽特极圈委员会主席詹姆斯·斯托茨(James Stotts)表示:“正视听的时候到了。全球气候变化是事实,人类要负大部分的责任。这是明白无误的真相,我们不理解那些还在争辩的人。”

他阐明了因纽特人的观点:“我们全都经受到了:海冰在融化,永久冻土层在融化,风暴越来越强、越来越频繁,造成我们的海岸线被侵蚀……北极气候已经改变了,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北极生态系统发生转变。”

国际吉维克琴委员会的代表爱德华·亚历山大(Edward Alexander)借用吉维克琴语言的象征主义和世界观来表达他的观点,言简意赅。“我们必须相互照顾,天下一家。”他说。当今各国政府不应选择“将一时的利益置于亘古不变的、维持我们生存的关系之上”。

他特别强调要在阿拉斯加东北部停止“一切在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内发放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许可证的做法”,以保护原野、本地区的野生驯鹿种群以及吉维克琴人的传统生活方式。

那个必须大声说出来的名字

萨米人委员会主席阿萨·拉尔森·布令德向北极委员会强调指出,不应对提及“气候变化”的说法闪烁其词。摄影:Jouni Porsanger/芬兰外交部

瑞典外长玛戈特·瓦尔斯特伦(Margot Wallström)表示:“是的,科学证据是强有力的:北极的气候危机不是对未来的想象——它是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

她提到了瑞典少女、气候活跃分子格丽塔·桑博格(Greta Thunberg),后者走出学校,走上街头,要求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从而掀起了一场影响重大的运动。瓦尔斯特伦环顾与会代表,大声问道:为什么需要一个十几岁少女来告诉他们应该做什么?

阿萨·拉尔森·布林德(Åsa Larsson Blind)是萨米人委员会主席。萨米人祖祖辈辈居住的土地覆盖芬兰、瑞典和挪威三国的北部,以及俄罗斯的西北角。她举了一个连孩童都能理解的例子:她借用《哈利波特》小说中的邪恶巫师“伏地魔”的故事——人们因为惧怕他,连他的名字都不敢大声说出口,只好称他为“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

拉尔森·布林德表示:“只有大声说出‘气候变化’的真名,我们才能打败它,削弱它的影响——我们甚至不需要魔法。”

“这间会议室里的人,有能力就大幅减少排放达成一致,并为世界其他地区树立标准。”她说。她指出我们正处在“紧要关头”。

撰稿:Peter Marten, 2019年5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