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大技术 从ABC学起

里斯托·席拉斯玛(Risto Siilasmaa)是一位著名的天使投资人,曾投资于多家技术初创企业并在这些公司担任董事。

阅读文章

里斯托·席拉斯玛是诺基亚集团公司董事会主席,有着一颗创业者的心。除了领导诺基亚实现新近的转型,他还是F-Secure的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

八十年代末,我被人工智能迷住了,我用一种叫作“Lisp”的古怪却很有用的编程语言夜以继日地研究自然语言处理的难题。成果不值一提,不过至少从此以后我就可以宣称,当年我就曾经踏足还是一片处女地的AI领域了。

2006年,我在1988年创立的网络安全公司开始使用神经网络识别恶意应用程序。尽管F-Secure并没有因此立即大获成功——当你的新技术太超前的话,常常会出现这种情况——但这是我第二次与AI打交道,也是我首次接触机器学习。

俗话说事不过三?当前这一波机器学习的复兴浪潮是从2012年前后开始掀起的。我继续通过读书以及与这个课题的研究者们会面来满足自己对智能机器前景的迷恋。身为诺基亚董事会主席,我很幸运能够游走于AI世界的大咖们之间。我只是零打碎敲地懂得一点皮毛,最初我认为这个题目太难,不知何时才能真正理解。但同时我也对和我探讨问题的伙伴感到失望,他们当中有些人似乎更在乎炫耀自己对这一话题的高深理解,而不愿意用简单直白的语言把他们所知道的解释出来。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在抱怨:我要去哪里找理想的材料,用人人能懂的语言向所有渴望理解这一课题的人解释清楚机器学习的工作原理?

然后我突然想起来身为一名企业家的意义了。企业家不怨天尤人,而总是想办法自己解决问题。当了多年的CEO和主席,我已经习惯于让别人解释给我听。别人做辛苦的工作,而我可以专注于询问正确的问题。

有时候CEO们和主席们会觉得理解技术问题或多或少是降低自己身价的,关心“创造股东价值”之类的问题对他们而言就足够了。或者,他们可能觉得问题看上去太过复杂、学不会,因此连试都不想试。不管哪一种做法,都不是企业家之道。

于是我想:为什么不能自己来学习机器学习的知识,然后把我学到的东西解释给和我一样为这个问题所困扰的人们听呢?上网一搜,我发现了Coursera上面吴恩达(Andrew Ng)的课程。我就从机器学习开始,而且重温久违了的编程也很有乐趣。我发现Andrew是个很好的老师,他是真正希望大家学到知识的。

除了好玩,不多久我就能理解当前这个发展阶段机器学习的缺陷和强项了。事实是这两方面都比我曾经以为的要弱得多,但与此同时,许多应用程序却比我敢于期望的还要强大得多、有趣得多。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获得了足够多的信息,足以向CEO们、政客们、(其他领域的)学者们以及——坦率地说——任何决策制定者们解释我所理解的机器学习最重要的元素了。受吴恩达的启发,我希望为他们提供一种直觉,从而理解诸如为什么机器学习当下如此热门、为什么忽视机器学习是危险的等等问题。

 

机器学习的五点真相

  • 机器学习不是事先编程的,而是用数据教会机器。机器学习成果的高低,取决于你提供给它的数据的质量。
  • 因为所谓智能其实只是数字,而架构又相对简单,所以并不是真正的智能。机器学习系统并不是真正的智能。至少迄今为止是这样的。
  • 机器学习是单行道。你可以有一个能识别人脸的神经网络,但你无法让它描述识别出的任何一张脸。
  • 你教会机器学习系统两种技能,它不会将其结合在一起产生第三种技能。机器学习系统不具备自主学习能力。
  • 在机器学习的应用方面,我们目前仅仅接触到了皮毛。革命正在进行当中,但它只是刚刚开始加速。

撰稿: Risto Siilasmaa, 《这就是芬兰》2019

这就是芬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