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为未来做出选择

我们采访了几位芬兰企业家,他们正在帮助人们选择未来怎样打扮、怎样工作、怎样互联。

阅读文章

加利福尼亚增强领导力研究所(Augmented Leadership Institute)执行总裁莎里·斯坦福斯(Sari Stenfors)将今天所有戴眼镜或使用智能手机的人都视为未来“电子人”的潜在候选人。她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将能够与机器或其他人类大脑互联,以使得工作更加分散化,人则得以追求更高程度的幸福感。在她憧憬的未来世界里,个人数据将是你可以拥有或出售的最有价值的资产。

“在座有多少人愿意对自己的未来施加影响,让未来变得更好?”斯坦福斯向观众发问。2017年底前几周她作为主旨演讲嘉宾参加了一年一度的赫尔辛基Slush大会。Slush是初创企业和投资人的大会。“有多少人想到过应当从我做起,为未来做点什么?”

她补充道:“选择接受哪些东西,是我们自己决定的。我们应当考虑,哪些是我们希望在未来多多益善的。”

保暖是大事

Avanto Technologies公司的艾诺·阿勒尼奥-尤里宁展示她设计的部分加热服装。
照片提供:维萨·谷比阿斯

同一届Slush大会上,在成千上万与会的初创企业家之中,还有两位年轻的芬兰人:阿依诺·阿勒尼奥-尤里宁(Aino Aarnio-Juurinen)和苏维·艾利拉(Suvi Ellilä)。两人分别代表的是两家有着大创意、为成功制定了计划的新公司。

阿勒尼奥-尤里宁是加热服装制造商Avanto Technologie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avanto”在芬兰语里的意思是为了冬泳而在冰封的湖面或海面上凿出的那个洞) 。她设计了一款潜水衣,其中采用的红外线加热系统是她在赫尔辛基的阿尔托大学就读时撰写的硕士学位论文中的部分研究成果。阿勒尼奥-尤里宁与联合创始人维萨·谷比阿斯(Visa Kupias)合作,旨在设计款式时尚的用户友好型可穿戴技术。现在Avanto公司已经能为服装产业中的老牌公司提供红外线加热技术了。

“我们可以帮助在寒冷环境中工作的人们,如建筑工人、保安、军人、水手等,让服装本身具备可调节的加热功能。”阿勒尼奥-尤里宁介绍说,“这样一来,就不用层层穿戴臃肿的服装了,工作效率将大大提高。”

她创立的公司除两名创始人外只有一名员工。公司虽小,却立志要成为可穿戴红外线加热解决方案的市场领导企业。Avanto Technologies公司已经引起了投资人的注意,在为初创企业举办的Slush 100 Showcase大赛中跻身前50位。

理清互相矛盾的规定

Selko公司的苏维·艾利拉(左二)和她的团队(左起:Faisal Mokammel、Tuomas Ritola 和Vladislav Nenchev)利用人工智能,帮助工程公司应对法律法规在数据提供方面的要求。
照片提供:Tarmo Pekola

苏维·艾利拉的人工智能(简称AI)公司Selko的宗旨是解决工程领域依照法律法规要求提供数据的难题,在Slush 100 Showcase大赛中排进了前10位。

“这一排名(前10位)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艾利拉表示。她在2017年4月加入了Selko的四人团队,担任首席运营官。

通过人工智能,Selko(芬兰语单词,有“清晰易懂”的意思)可帮助大型工程公司应对官僚程序中的巨量数据要求。

艾利拉举例说,那些以飞机、卫星或核能发电厂为主要业务的工程公司,可能面对繁多的法律规定。她的公司可以帮助工程公司梳理法律文本,发现其中可能存在的相互矛盾的要求。

AI还能用来帮助企业在不超预算的情况下遵守安全规章,节省纳税人投在公共开支项目上的钱,预防工伤事故的发生。Selko公司希望将用于产品开发的AI 拓展到法律与保健等诸多领域。

“要花多少力气让AI算法学会捕捉不同产业的各自特点,取决于我们。”艾利拉表示,“但是我们创意多多,却时间紧迫,所以必须确保力气用在刀刃上。”

见微知著

艾利拉和Avanto Technologies公司的阿勒尼奥-尤里宁不约而同地表示,他们都对基于纳米技术的创新大感兴趣——在原子、分子、超大分子级别上对物质进行处理,可应用于医疗卫生、化工、生物、工程等许多领域。

“我对生物纳米技术中的纳米电动机(可以搬运物质的微型设备)很感兴趣,在这些技术中,有趣的生物学机制被运用于创建纳米结构。”艾利拉说道。从另一个层面上思考,她说:“我希望能够更高效地利用我的时间,所以我觉得无人驾驶车辆的想法很有吸引力。”

阿勒尼奥-尤里宁也在密切关注着纳米技术及免洗面料应用的迅猛发展。然而,身为职业服装设计师,她对消费文化的未来可持续性感到疑虑。

“这个世界不见得需要更多没用的东西,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生态思维改进已有的解决方案。”阿勒尼奥-尤里宁说道,“例如,服装可以回收再生为原材料,甚至整个服装产业都可以因3D打印而发生革命。”

撰稿:Nina Broström,2018年1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