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儿童应用程序深受孩子们欢迎

在“愤怒的小鸟”和“部落战争”的原产国芬兰,各家公司纷纷开始制作专门针对儿童和家长的应用程序。

阅读文章

在“愤怒的小鸟”、“部落战争”和“干草日”的原产国芬兰,各家公司纷纷证明他们不但懂得怎样制作能够抓住孩子们注意力的应用程序,而且还知道怎样赢得家长们的青睐。

托米·因科洛斯纳图( Tommy Incrosnatu)是位于赫尔辛基的“卡普玩具”(Kapu Toys)公司的CEO,在他的电脑旁,一辆精巧会动的木质玩具小火车正在绕着圈行驶。对因科洛斯纳图而言,这套深受芬兰孩子们喜爱的火车玩具代表的是高水准的质量和设计,也是他公司出品的所有数码产品必须参照的标准。

Kapu主要针对的是方兴未艾的儿童应用程序市场,为孩子们提供各种好玩的数码玩具盒。他们推出的首个应用程序“Kapu森林”(Kapu Forest)2012年年中一经问世便引起了巨大反响。游戏中的一群森林伙伴们寓教于乐,不但感染了芬兰本国儿童,而且影响一直波及到了遥远的中国、乌干达、巴西等国家。

“卡普玩具”的应用程序让孩子们在玩游戏的同时开动脑筋。 图:Leena Karppinen

“我们想做一些有益的改变。”卡普公司的四人组中唯一身为人父的托马斯·瓦纳莫(Tuomas Vanamo)解释道。“我们几个人各自分别在广告行业工作了十几年之后,决定要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对于这几位志同道合的同事来说,为社会做点积极的事情,不但包括改善儿童的福祉,也包括让他们的家长能睡个好觉。在应用程序中采用爵士乐或许是诀窍之一——这与儿童玩耍时总是能听到的儿歌调调似乎相去甚远。然而,巧妙地将学习过程融入游戏中,才是卡普真正希望实现的核心效果。

“你在做饭的时候,让孩子独自守着电视机,这很容易。”瓦纳莫继续说道。“但是,玩卡普游戏的时候,孩子才是真正在开动脑筋的。”

卡普团队于2012年底推出的第二款应用程序遵循的也是这样的指导思想。“卡普笑呵呵”(“Kapu Tickle”)鼓励孩子用相机拍摄周围的一切;这些照片最终将变成为一组五十年代的卡通角色背后的场景。

“这个程序使得孩子与周遭环境以及他人互动。”卡普的首席程序员哈努·郭霍(Hannu Koho)介绍道。“市面上的很多应用程序都是在一本正经地教孩子们ABC、123等等。而如果玩我们的游戏的话,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学习倒成了一种意外的收获。”

Whopping的不同选择

“卡普玩具”公司的哈努·科霍(左)、托米·因科洛斯纳图和托马斯·瓦纳莫 从“桌上足球”等经久不衰的经典非数码玩具当中汲取灵感图:Leena Karppinen

而Whopping Apps则是一家更加关注直接学习的芬兰公司。

“在‘Whopping动物ABC’中,字母表上的每一个字母都配以一种好看的动物照片,而且这些动物还会说话呢。”Whopping Apps公司的米高·托伊卡拉(Mikko Töykkälä)解释说。“这一程序与维基百科无缝整合,家长可以轻松地查阅这些动物的相关信息。”

托伊卡拉开发的系列应用程序还包括八种简单易懂的图片与视频图册,这些图册针对一岁以上年龄段的儿童,探索火车和挖掘机的有趣之处。该程序在全世界范围内已被下载了50万次,这个过去一时的小小嗜好如今俨然已变成了大生意。

“游戏胡萝卜”(“Peliporkkana”)是芬兰另一家针对儿童的应用程序开发公司,与“分子医生”(“Tohtori Molekyyli”)颇有类似之处。

“我设计的应用程序旨在帮助儿童学习——更确切的说,是辅佐学校里教的那些内容。”“游戏胡萝卜”的马勒古斯·古让达(Markus Kuuranta)表示。“我还希望我设计的游戏能让本来对某些科目不感兴趣的儿童、或传统教学方式对他们不起作用的儿童引起学习的兴趣。”这些程序目前只有芬兰语版本,古让达正在计划推出英语版。正如卡普公司的科霍所言,这一时机恰到好处。

“我们2011年刚起步时,专门开发儿童游戏的公司大概只有三家。如今,在美国应用程序商店的前25位排行榜中,有大约8个应用程序是专为儿童开发的。”

孩子,才是未来游戏计划的主角。

詹姆斯·欧·苏利文(James O’Sullivan)撰写,2013年4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