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兰游戏产业振翅高飞

先是《愤怒的小鸟》,然后是《部落战争》,芬兰的手机游戏以排山倒海之势征服了全球,毫无止息之态。

阅读文章

芬兰手机游戏以排山倒海之势征服了世界。而且,本国游戏产业的增长丝毫没有减弱趋势,预计在2020年以前,芬兰游戏业总销售额有望突破10亿欧元大关。

芬兰的国鸟或许是大天鹅不假,不过地球人都耳熟能详的却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芬兰国产鸟类。愤怒的小鸟——芬兰游戏开发商Rovio娱乐公司的作品——已经成为21世纪国际知名度最高的电子游戏角色之一。然而Rovio特许经销权的惊人成功却绝非偶然,因为芬兰正是全世界电子游戏产业最活跃、增长最迅猛的热土之一。

芬兰游戏公司的数量在过去两年中呈爆炸式地增长。根据游戏产业与研发中心Neogames公布的数据,在2012年下半年活跃于这个市场中的150家公司当中,40%是在过去两年时间里设立起来的初创企业。2012年整个芬兰游戏产业的总销售收入预计为2.5亿欧元,几乎相当于三年前的三倍。假如仍按这样的速率继续增长,2020年的预计总销售收入将达到惊人的14.9亿欧元。

中场压力

|||图: Bugbear

开发大型游戏“对专业人士和资源的要求非常高”,Bugbear公司的尤纳斯·拉科索如是说。 图: Bugbear

芬兰游戏产业的心脏地带位于赫尔辛基及其周边地区,这里集中着50余家游戏公司。芬兰最大型的游戏的开发商就是以这一带为基地的,比如,因国际知名品牌《马克思·佩恩》(Max Payne)和《心灵杀手》(Alan Wake)而闻名的Remedy公司;以及最近开发完成了可供Playstation 3、Xbox 360和PC等平台的《山脊赛车:无极限》(Ridge Racer: Unbounded)的Bugbear公司。

Bugbear的制作人尤纳斯·拉科索(Joonas Laakso)介绍说,新版《山脊赛车》是芬兰有史以来第二大的游戏开发项目,调动了来自芬兰和国外的100名开发人员,耗时近两年时间方告完成。如此规模的项目不多见是有原因的,拉科索解释道。

“大规模3A游戏的开发对专业人士和资源的要求非常高。”拉科索说道。“即便像我们这样中等规模的工作室,要在芬兰国内找齐全部高手也并非易事。”

据拉科索介绍,像Bugbear这样规模的游戏开发商正感受到来自全球市场中更大规模的游戏公司的竞争压力。他说:“如《杀手信条》(Assassin’s Creed)和《使命召唤》(Call of Duty)等大型游戏,在发行安排和营销方面都占据压倒优势。不过,新一代游戏平台的诞生将有可能改变这种局面。”

应用程序的逆袭

|||© Supercell

这名弓箭手加入到了《部落战争》的搏击之中。 © Supercell

芬兰游戏产业的引擎是手机游戏,大多数芬兰游戏公司都专攻移动平台。据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芬兰语缩写为“Tekes”)的说法,其原因是显而易见的。

斯盖耐(Skene)是芬兰国家技术创新局启动的一个支持游戏产业的项目,其负责人卡利·高勒霍宁(Kari Korhonen)表示:“打造一款手机游戏的成本通常只有一款3A级巨制的预算的十分之一。小型游戏开发商投资于手机游戏的开发更容易一些。”

以赫尔辛基为基地的Supercell游戏公司是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这家仅有70名员工的公司制作了《部落战争》(Clash of Clans),这款游戏在77个国家的苹果iOS商店的应用程序下载排行榜上高居榜首。这一游戏在商业上的成功归功于免费游戏模式,开发商的收入来自于游戏内玩家之间的“微交易”。

“我们团队希望设计一款容易上手的战略游戏,以吸引世界各地各种类型的玩家。” 团队负责人拉塞·劳乌亨多(Lasse Louhento)说道。“这款游戏竟然这么受欢迎,粉丝们如此热情,真的让我们感到相当吃惊。”

应用程序销售

Applifier公司开发的Everyplay程序的功能之一,是让你能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你的游戏画面。 图:Applifier

Applifier公司开发的Everyplay程序的功能之一,是让你能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你的游戏画面。

图:Applifier

这一领域中的另一家新兴芬兰公司是Applifier,他们的目标是让Facebook和移动平台的游戏开发商与他们的受众联系起来。

Applifier公司开发了移动设备游戏搜索服务Everyplay程序,其制作人奥利·席奈勒马(Olli Sinerma)相信,芬兰手机游戏开发商纷纷崛起应归功于应用程序商店之类数字分销服务的普及。

席奈勒马说:“芬兰在全球游戏产业中早已占据一席之地,但数字分销革命让我们更方便地打入了全球市场,而在‘砖石水泥’砌起来的传统游戏门店开遍大街小巷的年代,这是相当困难的。”

他还进一步指出了芬兰在移动市场成功的其他原因:众多的技术人才,诺基亚引发的移动技术的发展,以及高水准的国民教育。

体制变革滞后

|||© Bugbear

大手笔:Bugbear的新游戏《山脊赛车:无极限》是芬兰有史以来第二大游戏开发项目。 © Bugbear

游戏作为媒介这一现象的发展慢慢地引起了学术界的兴趣。芬兰坦佩雷大学游戏研究实验室的弗朗斯·麦禹拉(Frans Mäyrä)教授指出,21世纪初期,玩游戏长大的新一代研究人员一度在这一领域热闹了一阵,但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几年之后,人们发现机构的变革仍然相当缓慢,学术圈子里得到资助专门从事游戏研究的人寥寥无几。”麦禹拉解释道。“芬兰是在这一发展趋势中居于前沿的国家之一,但很明显在这一领域内仍亟需更加稳定的资金来源和长期职位。”

麦禹拉认为,大学并不是滞后于游戏行业迅猛增长的唯一机构。他说:“对于游戏的巨大可能性,政府的反应也不够快。有些国家已经通过向游戏公司提供系统性的补助和其它优惠政策,在竞争中抢占了先机。”

麦禹拉相信,芬兰游戏业的未来在于继续向着数字分销和免费游戏模式靠拢:

“手机游戏的兴起,以及超越设备平台局限之游戏体验的整个生态系统的发展,同样是改变未来游戏版图和游戏开发的大趋势。”

拉西·拉宾帝(Lassi Lapintie)撰写,2013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