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快乐的设计师与一群愤怒的小鸟的故事

当你爱上了芬兰设计,没有它就活不下去了,你会怎样?你最后的归宿大概就是加入到芬兰方兴未艾的手机游戏产业中去,成为其中的一员。

阅读文章

当你爱上了芬兰设计,没有它就活不下去了,你会怎样?你最后的归宿大概就是加入到芬兰方兴未艾的手机游戏产业中去,成为其中的一员。

翟文思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本科的时候,接触到了第一本关于芬兰的书。就是从那一刻起,她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想要去哪里。

“这本书深深打动了我。”文思解释道。读了这本书之后,她开始到处寻觅移居芬兰的可能性。“这些照片上的设计作品对我极具吸引力。我想更多地了解芬兰设计,以及芬兰这个国家的生活方式和自然环境。一旦真正喜欢上了什么东西,我可以对别的一切都不管不顾。”

文思的朋友兼同事——西班牙人米谷埃尔·莫雷诺(Miguel Moreno)则讲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却又似曾相识的故事。莫雷诺第一次造访芬兰是为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美人儿”,不过他也很快爱上了芬兰极简主义的设计与艺术。

“我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像埃罗·阿尼奥(Eero Aarnio)这样的设计师、或是像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或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这样的建筑师在芬兰以外的地方竟鲜为人知。”莫雷诺说道。他很快就开始向芬兰公司发送简历,最终将自己在巴塞罗那的动画公司关门大吉,投奔芬兰去也。

与猪头和小鸟们打交道

|||

猪头们就是来捣蛋的。新出炉的《捣蛋猪》是《愤怒的小鸟》的衍生游戏。 图:© Rovio

2008年,文思实现了自己的夙愿,被赫尔辛基艺术与设计大学(现在是阿尔托大学的一部分)录取,成为了一名交换生。文思和莫雷诺现在都在Rovio娱乐公司工作,《愤怒的小鸟》和《捣蛋猪》正是从这家芬兰手机游戏开发商兼娱乐公司诞生出来的。文思的职位是初级平面设计师,莫雷诺是首席角色设计师。

莫雷诺解释说:“芬兰是专业人士施展才华的理想之国,尤其是在新技术和视觉艺术领域。”他是在小鸟们一夜成名、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之前加入Rovio公司的。“芬兰是创业者的国度。”

作为一家企业,Rovio以员工满意度高而著称。公司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向员工提供了创新的自由度。“让我有可能在不同的领域内工作——从设计新角色到营销,还有为新游戏进行创意——真是太棒了。”莫雷诺说道。“而且,我做的所有这一切,都是有工资拿的!”

对文思而言,最重要的是工作环境;还有,在芬兰“设计师真正受到客户和同事们的尊重,芬兰设计总体而言质量非常高”。在设计师不得不“取悦客户”的行业里,尊重至关重要。文思目前正在为Rovio做一本书的设计。

灵感来自于人

|||

游戏玩家们对于电影衍生游戏有时候并不很感冒。不过假如你正在玩广受欢迎的《愤怒的小鸟:星球大战》的话,那么,愿小鸟与你同在。 图:© Rovio

文思向我们解释了重要的设计作品对她而言意义何在,以及她的灵感来自于哪里:“在芬兰,设计几乎无所不在——可以是咖啡馆的一只咖啡杯,或是饭店里的一盏灯,设计深入到了每一样东西之中。我看到了这些,而且深受启发。也正因如此,我觉得自己无论在工作或生活中,都变得更加有创造力了。”

文思说,某些芬兰品牌的色彩设计“不仅五彩缤纷,同时也让人感觉非常平静”。玛莉美歌(Marimekko)既保持了芬兰元素,又吸引了国际粉丝,“这就叫做好的设计”。

她的灵感还来自于芬兰人本身:“在芬兰,你会感受到一种信赖感。大多数人对工作都很认真,很有责任心。我喜欢芬兰人的直来直去——这样工作起来更加轻松。”

同样对芬兰怀有热情的莫雷诺则从同事们的灵感中得益匪浅:“在Rovio公司我有幸与很厉害的艺术家们合作,这让我每天都受益无穷!”

动画和游戏设计师人才济济、无不对自己的工作充满热情,一家公司能做到这样,夫复何求?甚至象《愤怒的小鸟:星球大战》这样的电影衍生游戏——这一游戏玩家们有时候并不很感冒的一种门类也都在演绎并延续着成功故事。

随着猪头和小鸟以惊人的速度纷纷粉墨登场,Rovio的员工数量在未来的一年里将如何进一步增长,是值得我们拭目以待的。公司正在发展壮大,成为一个真正的帝国。它最近还宣布了将制作首部3D电影,计划于2016年夏季上映。制片人将由《卑鄙的我》等片的制片约翰科亨(John Cohen)担纲。

最后,我们想要说的就是:愿小鸟与你同在。

卡丽娜·切拉(Carina Chela)撰写,2012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