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特·霍姆斯特罗姆成为芬兰又一位诺贝尔奖得主

那天清晨本特·霍姆斯特罗姆(Bengt Holmström)被电话铃声吵醒,还以为那是提醒他吃药时间到了的闹铃声。没想到电话里传来的是他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通知。

阅读文章

这位芬兰经济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是与他的英国同行——哈佛大学教授奥利弗·哈特(Oliver Hart)一同赢得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于2016年10月公布获奖名单,12月10日举行颁奖仪式,以表彰这两位经济学家在合约理论与激励机制问题上的研究成果。他们的研究旨在回答诸如以下经济学难题:

聘用合约怎样在激励员工努力工作的同时防止员工冒不明智的风险?雇员的薪酬应怎样恰当设定,以与绩效挂钩,而又不受他/她控制范围外因素的影响?

许多经济学家都表示,诺贝尔奖对霍姆斯特罗姆来说来得有些迟了。“我听到这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总算来了!’”赫尔辛基的汉肯经济学院(Hanken School of Economics)教授多比·米埃蒂宁(Topi Miettinen)说。“他可能获诺贝尔奖的话题已经讨论了有一段时间了。汉肯学院里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板上钉钉的。我听说他获奖的消息后立即决定在微观经济学课上开一节特别讲座,专讲本特的道德风险理念。”

米埃蒂宁以公司的所有者和CEO为例来解释“道德风险”。公司所有者希望CEO努力工作,但又无法彻底监控后者的一举一动。经济学上所谓“风险规避”的CEO自然认为恒定薪酬是最理想的,但所有者会提供激励性的合约,将CEO的工资与利润挂钩。然而CEO其实不能完全控制利润,也不喜欢冒无法控制的风险。非要CEO承担风险才能获得报酬,这就令所有者的激励性合约成本高昂。

应用广泛的重要理念

2016年12月8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发表了诺贝尔奖获奖演说之后,奥利弗·哈特(左)与本特·霍姆斯特罗姆面对镜头微笑致意。

2016年12月8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发表了诺贝尔奖获奖演说之后,奥利弗·哈特(左)与本特·霍姆斯特罗姆面对镜头微笑致意。图片:Claudio Bresciani/TT/Lehtikuva

霍姆斯特罗姆的理念用执行官合约为例来解释看似简单,但米埃蒂宁指出,这一理论的应用领域其实十分广泛。汽车保险是另一个例子:汽车上了保险之后,要让你谨慎驾驶还得多一些激励机制才行,因为你知道万一车子受损,为修理费买单的是保险公司而不是你。

“本特还对多任务问题进行过深入的研究。” 米埃蒂宁继续介绍道。“为了让教师好好上课,可以有多种激励机制,如将教师工资与学生考试成绩挂钩。但是这样一来,教师将一味专注于提高学生在考试中的分数,而不是真正良好的教育。所以在执行多任务时,激励性薪酬很难起作用。”

霍姆斯特罗姆的学术生涯大部分时间是在麻省理工度过的,但与芬兰始终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曾经在芬兰商业与政策论坛(芬兰语缩写为EVA)担任理事,还曾分别在阿尔托大学校董会和诺基亚公司董事会挂职。

“他终于获奖我很高兴。” 米埃蒂宁说。“因为他获奖,公众对经济学的兴趣有增无减。当然,对身为职业经济学家的我们而言,他永远都是启发思路的源泉之一。”

芬兰历史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芬兰前总统马尔蒂·阿赫蒂萨里(Martti Ahtisaari)因“三十余年来走遍世界几大洲斡旋调解国际冲突的功绩”荣获20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拉格纳·格拉尼特(Ragnar Granit)与霍尔登·哈特兰(Haldan Hartline)和乔治·沃尔德(George Wald)因“发现眼内视觉的主要生理和化学过程”而共同荣获196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阿尔图里·伊尔马里·维尔塔宁(Artturi Ilmari Virtanen) 因“在农业与营养化学领域的研究和发明”荣获1945年诺贝尔化学奖。

弗兰斯•埃米尔•西兰帕(Frans Eemil Sillanpää)因“对本国农民的深切理解、描绘他们的生活以及与大自然的关系的精湛艺术手法”荣获1939年诺贝尔文学奖。

David J. Cord 撰写, 2016年12月

这就是芬兰网站

链接